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79章 押鎮神咒

    他手中的動作沒有停下來,拔出那柄漆黑色的桃木劍,便開始唸咒。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口中剛剛發出“蓋聞”兩個字,我就能感受到一股殺機凌然。

    而他那諷刺的神色,輕蔑的聲音,也讓我很不舒服,

    尤其是他要殺死孟欣書的魂魄,讓她徹底魂飛魄散。我已經拿匕首架著他脖子,他還無視我。

    我手中的匕首往前稍微送了半分,匕首尖銳處,剛好就戳破了柳昱咒脖子上的皮膚。

    一點嫣紅的血冒了出來。

    我死死的盯著他,說道:“你之前說過,我只是僥倖得到陰陽術。在本質上,我也的確是個陰生子。”

    “孟欣書雖兇卻不惡,秉承了冤有頭債有主的道理,她也沒動苟家,還交出來女兒做誘餌。”

    “讓一個母性如此深厚的女人交出女兒置入險地,已經足夠看得出來她的本性。現在她中招了,你就要反而殺她,這不合道義也不合情理。”

    “你不要逼我,我從小過的日子很壓抑,你逼我太狠,我不敢保證自己的手會不會一哆嗦,到時候我們兩個都後悔!”我的話也有種豁出去的意味。

    因為從柳昱咒的面相,我能夠基本摸清楚他的性格,他是個完全認死理,固執己見冥頑不靈的人,他根本不會聽從任何人的勸說。給力文學網

    我真要和他豁出去,他才會有退卻的可能。

    柳昱咒不說話了。

    他眼睛微眯成了一條縫隙,銳利的目光幾乎要剖析透我的內心。

    我額頭上也一直控制不住有汗水冒出來,手卻保持著平穩,沒有再往前,當然也沒後退。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呵呵。”柳昱咒忽然笑了笑。

    他將桃木劍推回腰間掛起。

    我還是沒挪開匕首。

    他眉頭又是一皺。

    我沉聲開口道:“之前說好了不能動孟欣書母女,可你剛才都要動手了,我信不過你,你鎮屍,我才收手。”

    他冷漠的轉身走向孟欣書跟前,我緊隨其後,還是保持舉著匕首的動作。

    這真是應了那句話,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柳昱咒身手遠勝於我,真的打起來,十個我都不夠看。

    他卻落了先手,被我威脅住,否則的話,今天孟欣書和何小云怕真的就要魂飛魄散了。

    到了孟欣書跟前之後,柳昱咒突然從兜裡摸出來了一支筆。

    這是一支毛筆,筆上有一點硃砂紅。

    柳昱咒抬手,那筆便落到了孟欣書的額頭之上。

    這個過程中,孟欣書變得更為兇厲,她尖銳嘶吼了一聲,陳瞎子都險些摁不住她的頭,劉文三也是低吼著才勉強拽住那兩根繩子,孟欣書都險些能揮動胳膊!

    柳昱咒卻非常淡定,朗聲開口道:“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鎮,諸殃皆退,萬鬼潛藏!”

    “家宅平安,出入皆遂,人口永康!”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這清朗的聲音,充斥著中正平和之氣。

    我將手放了下來,沒有繼續威脅柳昱咒了。

    即便是我現在不懂,但我也看的出來,柳昱咒沒有殺孟欣書的舉動,的確是在鎮屍。

    而他這段話落下之後,孟欣書臉上的青紅色絨毛,竟然有了被壓抑的徵兆。

    緊跟著,他手中的硃砂毛筆也在孟欣書額頭上繪了起來!

    頂頭是一個屍字,多了兩個頭,那一捺則是直直往下,從額頭拉到了孟欣書的下巴處。

    緊跟著又在屍字頭下方寫了一個煞字,煞字下方兩圈兒鬼畫符,拉出一撇,也到了下巴處,這就形成了正常符文兩邊的兩條豎線。

    煞字下方,他又寫了一個界字,將界的兩豎拉長到接近下巴位置的最後,以一個定字收尾。

    這符落筆的瞬間,孟欣書臉上所有的絨毛,立刻都消失不見了。

    我清晰的感覺到,孟欣書被鎮住了……

    剎那之間,她的眼中竟然恢復了清明。

    她艱難的扭過頭,憂慮哀傷的看向另一側,那邊正是徐白皮衣服落下的位置,何小云就被困在那裡。

    她再次抬眼看向我,那眼神裡滿是哀求。

    我看的明白孟欣書是什麼意思,輕嘆了一聲,說了兩個字:“放心。”

    孟欣書雙目逐漸閉合。

    沒有了絨毛,她皮膚就只剩下單純的青紅色,就像是人被打傷了臉那種感覺一樣,尤其是臉上的硃砂,又有一些像是血。

    陳瞎子從孟欣書背上跳下來,劉文三也鬆了手,狼獒也鬆開了孟欣書的小腿,不再咬她。

    很快劉文三就到了孟欣書身邊,他隱隱也有幾分擋著柳昱咒的動作。

    我則是趕緊回過頭,去將那衣袍中的何小云給弄出來。

    現在何小云還是雙目緊閉沒有睜開。不過抱著她,我才安心不少,不然我怕柳昱咒下殺手。

    “屍我已經鎮了,我鎮過的屍,基本上都會除掉,不會說留有後患。”

    “羅十六今天你要管,我不會和你再搶,若是來日她為禍,我必找你要交代,還有今天的事情,屆時也要有個清算。”柳昱咒語氣冷漠,似乎對我的反應很是不屑。

    他性格中除了死犟,狂妄,最重的還是墨守成規。

    聽完柳昱咒的話,我總算是鬆了口氣,

    再次看向孟欣書,我心頭落下大石的同時,反倒是有幾分說不出的苦澀!

    這世間,大是大非,大善大惡,維母愛至深至切!

    想到剛剛孟欣書因為要救何小云所爆發出的凶煞轉瞬間就被柳昱咒制服,我心中也是徒生悵然之意。

    對於我,劉文三,陳瞎子來說,血煞兇的無法匹敵,見了就只能逃,不逃就要險死還生。

    對於柳昱咒來說,這一道符就鎮住了!上九流對比下九流,的確在某些層面上會碾壓。

    似是察覺到我的情緒變化,柳昱咒看我的目光,更多了幾分優越感。

    而我那種挫敗情緒,只是一閃而過。

    隨即我升起的則是信念!

    就好比當日我還只會接陰,粗通宅經的時候遇到李德賢。

    他以層級壓我,我便以事實還之!

    柳昱咒的確強,他強在驅邪。

    上九流和下九流的確有區別,可我也不是單純的下九流!

    宅經和骨相,這地相堪輿之法我學了透徹,也可因地制宜,謀算天時地利人和,以卦成陣,也能鎮屍破煞。

    柳昱咒的目光忽而又變得詫異起來,就像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信心和他對視了似的。

    他一甩袖子,冷硬的說了句:“我不和你們耽誤時間了,徐白皮人呢?朝哪邊逃了?他走不遠,我去了結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