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82章 我是沈髻

    我也很詫異,當然我對他一點兒印象都沒有。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認識我,劉文三認識他?

    他是誰?

    我也友好的抬起手,點了點頭,正要說話。

    劉文三卻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他微眯著眼睛,忽然說了句:“十六,我們不和這種人握手,也不和他們打交道。”

    劉文三的語氣,並不好聽,透著冷漠。

    他很少會顯露出這樣的情緒,我沒見過幾次,這人得罪過劉文三?

    楊興呵呵笑了笑,收回了手道:“處於對苟家主的禮貌,我也禮遇羅十六,你們這話,卻聽得刺耳。”

    “說的似乎我願意和你們這些下九流的人有交集一樣。”

    “接陰婆?懂風水又怎樣?連個正兒八經的人都不是,若非是我願意,他又有幾分資格和我握手?”

    “有的東西生來如此,底層就是底層,是怎麼都改變不了的。”楊興雖然在笑,但是他的話語卻格外的輕蔑。網址co

    我腦子嗡的一下,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楊興。

    “你到底是誰?!”我聲音都沙啞了許多,目光將他鎖死,絲毫沒有遊離。

    “你沒資格問。”楊興卻一甩袖子,神色冰冷不少。

    他轉而又看向苟三塘,皮笑肉不笑的說了句:“苟家主,看樣子他們是要走,等你送完客,咱們再談吧。”

    “這……”苟三塘明顯也是不解。

    他歉意的對我和劉文三笑了笑,又給我使了個眼色。

    我看得出來,這楊興背後家業絕對不小。

    之前苟三塘就說了,是達官貴人要那玉化陰胎,他都在忌憚楊興!或者說,忌憚他背後的家業。

    我心裡頭卻格外的混亂,我還想說話,卻又不知道說什麼。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則是拉著我往外走去。

    苟黃準備好了一輛皮卡車,後車廂裡頭放著一對子母棺。

    很明顯,其中分別裝的是孟欣書和何小云。

    狼獒跳上後車廂,趴在棺材旁邊。

    劉文三用力拍了拍我肩頭,說了句:“十六,你沒事兒吧?”

    我仰起頭,眼眶略有幾分發紅:“文三叔,你知道他是誰對不對。”其實我心裡頭已經有猜測了。

    我絕對沒有見過這個楊興。

    他說的那幾句話,卻令我似曾相識!

    劉文三卻明顯猶豫起來,他沒接我話,反倒是催促了兩句讓我先上車,有什麼事情,等回頭再說。

    說完,他竟然先上了車。

    陳瞎子灰白色的眼珠子掃過我,又回頭看向苟家的大門,他說了句:“十六,你要做的事兒還不少,莫要在這種小事上耽誤時間,那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不必要和他計較。”

    我強笑了一下,卻說不出來話。

    轉身上了車,我坐在副駕駛,劉文三和陳瞎子則是在第二排。

    安排車的是苟黃,開車的卻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苟家的人。

    對此苟黃的解釋是,昨晚上到今天,他實在是快到極限,撐不住了。貿然開車,他怕出什麼事兒。

    我沒什麼興致搭理他,陳瞎子也沒開口,劉文三就催促那人開車,讓苟黃去歇著去。

    車從苟家前頭離開,不多時便經過了九曲懸河的第一曲。

    此刻陽光刺目,透過車窗照射在我身上,我卻覺得心裡頭壓抑不已,那暖意都讓我煩躁。

    懸河水流滾滾,那些群島在我眼中,卻像是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怪物。

    分明是白天,我竟有這種錯覺?

    用力晃了晃腦袋,將那些負面情緒給驅趕了出去。

    也就在這時,劉文三忽然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十六,文三叔剛才不是不說,是怕你情緒受不了。”

    我心頭猛地狂跳起來,立刻就回過頭。

    沉默了一下,劉文三又嘆了口氣道:“你真是有點兒出人預料的聰明,你不是已經猜到了麼?”

    他的話,卻讓我拳頭死死的握了起來,眼眶不受控制的又開始發紅了。

    我沒開口,沒打斷劉文三,他才繼續說道:“當初和顧開陽,顧若琳一起來的男人,就是他。”

    “當時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站在顧若琳身邊,倒是顯得謙遜,沒想到今天卻很狂妄。”

    “他是顧若琳的表哥。”

    劉文三點了一根菸,也給我遞了一根。

    同時又勸慰我,不要再因為這件事破壞了心緒,那人也不過是井底之蛙,怎麼知曉陰陽先生的本事和能耐?

    我閉上眼睛,也將那根菸點燃,我吸的不算用力,辛辣和灼燒在喉間肺裡掠過。

    我能夠猜到他和顧若琳有關,很簡單。

    因為他說的那句話,連個正兒八經的人都不是!

    這由劉文三轉述,出自顧開陽口中的話,早就在我心裡頭烙印了一個傷疤!

    當初我想的是將對顧若琳的那幾分感情壓在最深處。

    之後隨著我發現她將我微信拉黑,再無任何交集之後,我就已經知道,我不可能愚蠢犯賤的去找她搭話,這一切也就是到此為止了。

    只是我沒想到,今天遇到楊興,遇到相關的人,我還是沒能抑制住情緒。

    最後一口將煙吸到底,我思緒平穩下來不少,笑了笑說道:“文三叔,你們放心吧,我沒事兒。”

    “我不懂什麼是家財萬貫,他們也不懂什麼是風水堪輿,本就是兩路人。我只是一時亂了情緒而已,已經好了。”

    劉文三這才高興起來,他點點頭:“十六,你這樣想就對了!憑你現在的本事,稍微再有一點兒名頭,多的是女人撲上來。”

    也就在這時,陳瞎子忽然開了口:“再我看來,還是那陽差妮子不錯,配得上十六,身世相仿,她對十六也還好。”

    劉文三摸著下巴,他眉頭時而皺起,時而鬆開,又搖搖頭說:“不行不行,你這瞎子說的不靠譜……找老婆找陽差?這男人還混不混了?”

    眼看他們又要聊起來。

    我額頭上全是汗,趕緊讓他們打住,說我真沒事兒,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肯定會自行考慮。

    他們再說下去,指不定我就出點兒啥事了。

    陳瞎子倒是不開口了,劉文三卻絮絮叨叨的和我關於女人的事兒,肯定不能那麼輕巧,以及說一些他的經驗之詞……

    此刻我的壓抑的確少多了,看劉文三現在侃侃其談,想著他在何採兒面前被知道風流債之後的狼狽,又忍不住想笑。

    當然,我沒好戳穿劉文三。

    忽而我手機嗡嗡震動起來。

    我拿起來手機,是一個陌生號碼。放到耳邊的同時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娟秀的聲音。

    “羅十六?”

    “我是沈髻。”

    我的面色陡然一凝,手也緊握住手機,指關節都凸了起來!

    第五更送上,今天爆更結束。感恩各位看客父老鄉親的喜愛和支持,您的打賞是對十六和詭聞的認可,也讓文三叔多喝了瓶酒,陳瞎子多抽了根菸,狼獒也多整了只雞。

    羅某人鞠躬拜謝,會更加班ing幹工!

    力爭用更好的作品來換口糧。

    明日咱們繼續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