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90章 你們來偷屍體麼?

    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才能不顧自己子嗣的生死存亡,住上這樣一個宅院?

    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思緒飛快轉動的同時,發現陰先生也在注視這個宅院。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陰先生精通陰宅葬法,而勘風水,也是陰宅葬法的一種,他應該也能看出來一些端倪?

    “東西闊者不相當,南北短促人少亡。淺薄多出人淺薄,後來吉慶必榮昌。”陰先生忽而低聲喃喃。

    他眼中明顯又有了幾分銳利,說道:“你知道他為什麼用這種宅子了麼?”“能活到這些年,做了那麼多的惡,此人很是狠辣,也懂得取捨。”陰先生雖然沒說明白。

    但卻已經給了我足夠的提示!

    我如同醍醐灌頂一般,這作惡多端,是要遭報應的,他能活到那麼多年卻不死,豈不是說他將這些報應,全部都轉嫁到了自己的子嗣身上?

    剛好這又是個亡子嗣的風水宅,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安然無恙的活下來!

    而本身宅院的風水,也能保住他最後的血脈。

    我凝重的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給力文學網

    陰先生看了我一眼便快步順著宅院右側走去。

    此時的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子時正刻。

    宅院右側的院牆並不高,還有一道偏門。

    頃刻間,我們到了門前,我是在盤算著怎麼爬牆過去,不曉得裡面情況怎樣。

    沈髻卻身輕如燕,三兩下便上了牆頭。

    也就十幾秒鐘,輕微的咯吱聲響起,偏門開了……

    我不由自主的吞嚥了口唾沫,這沈髻的身手,好的有些誇張。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和陰先生二人走進宅院,他依舊揹負著雙手,神色篤定平靜。我也忍住了心頭的緊張,小聲的說:“要是我奶奶在的話,應該很好找,我爸和我爺爺有兩口棺材。”

    沈髻沉凝兩秒鐘,突然轉身往院子裡疾步走去。

    她的速度很快,幾乎沒有腳步聲,又竄上了屋頂之上。

    而我則是左右打量,發現這裡應該也是一個獨立的小院子。

    不知道院裡頭有沒有住人,現在一切都得小心翼翼。

    這也是我們得之不易的先機!

    屋頂上的沈髻,停留了十幾秒鐘又下了另一邊,消失在我們視線中。

    我本還以為我們要自己去找,現在沈髻的表現,明顯就不需要,還能減少很多暴露的可能。

    大約過了四五分鐘,沈髻總算回來了。

    她輕聲和陰先生說道:“一個小院裡面的確發現了棺材,一共兩口,房間裡有個老婦人,不過那人有些怪異,不像是活人,像是屍。”

    陰先生眉頭微皺。

    我頓時覺得氣血翻湧,眼睛裡一陣火辣刺痛,彷彿充血一般。

    也不受控制攥緊了拳頭,死死咬著牙,太陽穴一直跳動不止。

    “不要情緒用事,你奶奶未必出事,楊下元也不傻,不可能你沒來就先害人,先過去看看再說。”陰先生按住我的肩膀,我才強忍住情緒。

    他看了一眼沈髻,沈髻馬上走到前面帶路。

    因為我是沒辦法翻牆上瓦,所以只能走,就是不知道陰先生身手如何。

    楊下元這風水宅看著不大,內裡乾坤卻不少,七繞八拐的走了不少彎彎道道的路,其中也暗合奇門遁甲的走向。換成其它普通人,必定會在宅院內迷路。

    若是讓我去找,也要花費一些功夫。

    沈髻好的不只是身手,她風水術必定也不弱,否則絕對沒辦法在那麼短時間內探路,又分辨清楚宅院裡面的走勢,她應該在探路的時候就已經做了準備。

    同時我也覺得有點兒怪異,這諾大的宅院裡面,安靜的著實有些奇怪。

    按道理,楊下元就算是子嗣不多,但他也應該很有錢,總不可能一個下人都沒有……

    整個宅子卻給我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暗處像是有很多眼睛盯著似的,讓人不受控制的起白毛汗。

    只是陰先生他們沒表現出來異樣,讓我覺得,是自己的錯覺?

    可我還是沒忍住,和陰先生小聲提了一句,我的意思也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陰先生低聲告訴我,人死多了的地方就是這樣,死氣沉沉,或是有人怨氣不散,也會有鬼祟橫行。

    這話卻讓我心頭抑抑,覺得事情恐怕不會那麼簡單。

    十幾分鍾之後,沈髻帶著我們進了另一個院子。

    剛走進去,我心頭就一凝。

    院子不大,在院角的位置,的確放著兩口棺材!

    黑漆漆的棺木透著一股陰翳的感覺。今天晚上也沒有月光,院門頭上有一個瓦數很小的白熾燈,光線不足以照亮整個院子。

    棺材的存在,讓我心頭狂跳不止。我強忍著緊張,又看向沈髻。

    還沒等我說出來,我想先看那老婦人在哪兒。

    沈髻就帶著我走向了一個屋門。

    她倒是沒到門前,就站在門檻下頭。

    我走至屋門前,伸手就想要推開門。

    不過我又忍住了一下,怕有其它的變故,門前有縫隙,我索性先湊近,看看屋子裡頭的老婦人到底是不是我奶奶。萬一不是呢?

    畢竟沈髻也沒見過她,陰先生所說的話也有道理,楊下元畢竟不傻。

    趴近在門縫之前,我往裡看去。

    可屋子裡頭又太黑,黑的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了。

    我只能作罷,還是得先進去。

    也就在這時,忽而咔嚓的一聲輕響,這聲音就像是火柴劃過了火柴盒,又是嗤的一聲,一團火光亮起來。

    火光亮起的位置就在我近前,甚至我都聞到了那股撲鼻而來的鱗粉味道。

    橘色的火讓我眼前的視線由暗變明,

    那火苗點燃了一根蠟燭。蠟燭幽幽晃動的火苗後頭,是一張白慼慼的臉。

    渾濁的眼睛,滿是褶子的老臉,頭髮更是花白。

    她直愣愣的看著我,皮笑肉不笑的抽動了一下嘴皮。

    這老太婆分明是一直站在這裡等著呢!

    我剛才湊近了想看裡頭,她就一直在看著我,還點了蠟燭……

    她壓根也不是我奶奶!

    我心頭惡寒之餘,猛的後退了兩步,老太太推開了屋門。

    她託著那蠟燭,火光搖曳在她慘白滲人的臉上,除了黑褐色的老人斑,還有一些紫紅色的瘀斑。

    她雖然在笑,但那笑好像沒喘氣兒似的,胸口也沒有任何的起伏。

    “見過偷雞摸狗的,卻從沒人敢來死人宅子裡頭摸東西,你們來偷屍體麼?”老太太聲音乾巴巴的,她身上隱隱還有點兒臭味飄來,讓人作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