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97章 五不葬之山

    陰先生這冷不丁的一句話,也驚住了我。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五不葬之山指的是童山,斷山,石山,獨山,過山。

    上山的時候,我就注意到,這死龍山上危巖崢嶸,怪石嶙峋。

    我曉得這裡是石山,也知道不能葬人,卻沒想過這裡會有墳。

    我們都在注意山向,還真沒多看別處。

    此刻順著陰先生所看的目光看去,在另一側下山的山坡處,有一片墳岡!

    月光之下,這些墳岡之中的墳塋,基本上都沒有土,全都是亂石堆砌而成,甚至可以看到其中露出來的草蓆……

    別說入土為安了,怕是連口棺材都沒有……

    墳岡之中,起碼有上百石頭墳,端的是陰森滲人。

    秦泰的臉色也變了,聲音難聽的說道:“石山為地怨之氣,多惡煞,葬屍驚魂,今晚還不能在這裡紮營。”

    這連續三天,每天我們都在地勢開闊的山地紮營,這死龍山雖說風水不好,但是地勢開闊,草木少,也就少蛇蟲,而且這山峰也算是視野極好的地方,能看到後方山向。。

    要是進山去其他峰,住處就不好尋覓了……還不知曉峰頂視線是否會受阻。

    也就在這時,我忽而聽到荷嗬的咳嗽聲。

    這聲音很突兀,在這寂靜的夜空裡頭,就像是響在耳朵邊似的。

    左右四看,那些風水師也面色凝重,卻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的咳嗽……

    “下山……”

    秦泰一揮手,轉身就往山下走去!

    我們短暫上山下山一行,也花費了約莫快兩小時的時間。

    主要是觀風水山勢走向,稍不注意時間流逝的就很快。

    等到了山腳下,帳篷都已經安扎好了,姜萌和姜堰也做好了飯食。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烤的色香味俱全的野豬腿,以及麵皮夾饃。

    此外還有一大鍋野菜湯。

    這比我們之前去髻娘山,跟著馬寶義吃乾糧,到頭來都是牛雜湯,簡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劉文三和陳瞎子,沈髻,都已經開吃。

    狼獒卻圍著我們上山處來回打轉。

    它嘴皮時不時翻動兩下,眼睛裡頭更猩紅,還有一些暴躁似的,脖子上的毛都有些許乍起。

    秦泰皺眉和楊下元說了一遍,我們得連夜進山,這裡不能安營,然後說了風水問題。

    楊下元則是說讓我們放心,這地方是有不少人說過詭異,他此前進來幾次,他們開始規避,之後也沒有再避開,並不會出事。

    此地葬人,其實是羌族所葬,他們早年間是請過風水師看過的。

    這聽得我就不明所以了。

    羌族所葬?還請了風水師看過,故意葬在這生氣不結穴,還有地怨之氣的凶地?故意讓亡者不安寧?

    疑惑的不只是我,還有秦泰和其餘人。

    就連陳瞎子和劉文三都看了過來。

    楊下元則是對著姜堰和姜萌那邊招了招手,讓他們過來個人解釋。

    走近我們身前的是姜萌,她掛著個圍裙,擦了擦手,才認真的解釋說,這地方其實是他們族內的兇棺地。

    他們一族不似普通的那些羌族,而是古羌,傳承下來不少文化和規矩,尤其是入土的葬法。

    基本上古羌人去世,要用石條和石板堆砌墓穴,做成石棺墓。

    這些年來很多羌族漢化,已經開始土葬了,只剩下少量血脈精粹的羌人,還是延續祖宗的規矩。

    在這祖訓之中還有一條,窮兇極惡之人,不得入土,不得入石棺,不得安寧,兇棺地就因此而生。

    惡貫滿盈之輩,在受刑死了之後,裹了草蓆,亂石做墳,也不挖土。

    碎石亂石擋不住風吹日曬,他們生前作惡,死後再受折磨,白天烈日照射屍體,封死了魂魄不得離身,終日都會在這兇棺地受苦。每一座墳塋前面,都有風水師下的符,不可能會有屍體能跑出來。

    姜萌的一番解釋,令不少人鬆懈了兩分。

    秦泰皺起的眉頭也略有舒展,也說那就等吃完飯,再去峰頂勘山勢走向,再做打算。

    可我心中的那警惕卻沒有絲毫減少。

    我們下山那咳嗽聲又是怎麼回事?單純在墳裡頭冒出來的聲音?

    真就那麼簡單麼?

    一餐飯吃下來,縱然烤肉很香,但我卻有幾分食之無味。

    今天沒有星象,陰先生也不打算再上峰頂。

    我還是跟著秦泰他們上去了一次,用紙筆通過我所看到的山勢走向,畫出來了二十四座山峰。

    並且按照記憶中那風水盤對九星的標註,在這些山峰上標了一次。

    的確,風水盤很準,幾乎完全正確。

    秦泰忽然說了句:“哦?羅十六你標記九星,地相堪輿對九星也有研究?還是你和陰先生同行,也懂葬影之法?”

    這一句話,令我頓時心驚無比。

    我不動神色,又笑了笑迴應一句:“地相堪輿,的確有一些星象描述,我也在嘗試用星象方法看看,有沒有取巧捷經,這方位是風水盤上所帶,畢竟現在我們沒風水盤,我標記下來,或許有用。也可以讓陰先生再看看。”

    我沒完全矢口否認對九星的知曉,因為地相堪輿的確有這些,其餘的風水師也不可能絲毫不通天星術。只是葬影之法是完全利用星象而已。其餘的風水術中,還是以龍脈走向為根本。

    秦泰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也沒說別的。

    不過我總覺得,他應該注意到我了……

    我已經足夠小心,也不知道他在哪兒發現的端倪?

    之前那個道出我來處,並且一路上和我搭話最多的趙巳,忽然也湊到我身邊,他伸手就從我手中奪過了我那張圖紙。

    當時我臉色就變了變,因為我沒料到他會突然出手。

    趙巳低頭看了一眼,卻笑呵呵的說了句:“圖倒是準,記得也準,可羅十六你得記住有一點,風水沒有捷徑可走,可不能因小失大,浪費了這地相堪輿的傳承,要是有時間,咱們可以交流切磋,能給你不少提醒。”說完,他才將那圖紙還給我。

    我心頭髮沉,也抑制不住臉色有幾分變化。

    這趙巳看似在和我說好話,勸誡我似的,可司馬昭之心,卻是路人皆知。

    提醒?

    他都快將想要“窺探”的這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我準備在下山回去營地休息的時候,將山上的事情和陰先生商量一下。

    對這秦泰和趙巳兩個人的確需要小心謹慎。

    就怕在這種節骨眼上,有人在背後捅刀。

    我們又下了山,而在下山一半的時候,我忽然發現陳瞎子和狼獒卻上山了……

    狼獒衝著我搖了搖尾巴,顯得很興奮。

    他們上山作何?

    看狼獒在前頭帶路,竟像是要去那亂墳崗一樣!

    第三更結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