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14章 懸棺葬

    且不說我先要從山潭游出去,此刻在這死門的位置,也聚集了很多幹屍,他們靜靜的漂浮在水面上,看似沒什麼動靜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可我要一旦下水,他們定然不會讓我游出這山潭。

    尤其是還有一具屍體正在水中移動,赫然是剛才被我斬斷手的趙巳,他簡直是陰魂不散,也到了死門的位置……

    回頭瞅了一眼另一側的岸上,陰先生和楊下元並沒有佔上風。

    那口漢白玉棺槨,也被潭水推上岸。

    並且還有一個“人”從棺槨中立了起來……

    從背影看那個“人”穿著一身青黑色的官袍,陰森至極。

    這就是那具眷陽陰屍!

    說到底,眷陽陰屍才是這裡真正的防護措施,其餘的屍,不過是因為這些年楊下元反覆來,死了太多人,因為這裡的生氣而形成的屍煞而已。

    當然,這本身肯定也是那人計算中的一環。

    因尋覓此處而死的人,也會變成這裡的守衛!。

    陰先生和楊下元現在恐怕也是自身難保,沒有辦法來幫我。

    摸索身上的東西,現在別無選擇,我只有自己下水,搏命上山!

    也就在這時,身後忽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我心頭一驚,猛的回頭。

    卻發現在我身後的,竟然是沈髻!

    她髮絲略有幾分凌亂,胸口也在起伏喘息,令我詫異的是,她除了鞋尖和褲腿的位置,身上其他地方都沒有什麼水跡。

    沈髻走到我身側,她也順著我剛才的視線看向第四枝腳的懸崖峭壁。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你怎麼過來的?”我心中驚愕不已,沈髻不應該在岸上對付秦泰麼?

    沈髻眉頭微皺:“自然走過來的,難不成還能飛過來?”她聲音依舊清冷。我:“……”

    之前我沒發現,這沈髻嗆人的本事還真有一手。

    沈髻這才解釋了一句:“你給的羅盤定住了秦泰,另外一具血煞被我鎮住,我也幫你兩位朋友定住了其餘兩具血煞。我幫不上師尊,就過來看能不能幫上你的忙。”

    我這才略微鬆了口氣。

    的確,沈髻本事本就不弱,有了仿製羅盤,對付血煞就沒那麼大問題了。

    她能幫陳瞎子和劉文三,也讓我感激不已。

    我正要開口說話,忽而後面也傳來了罵罵咧咧的聲音,同時還有水花濺射聲。

    側眼一看,渾身溼漉漉的劉文三,也爬上了這大屋的地面。

    “一堆乾屍,這些勞什子玩意兒,撞著還真疼。”再看水中的那些乾屍,有好幾個都被劉文三砍得七零八落,有的斷了手腳,有的只剩下個腦袋。

    劉文三肩頭扛著鍘鬼刀,他還朝著水裡頭吐了口唾沫。

    接著他看向我:“十六,陳瞎子幫陰先生他們對付那倆屍體了。文三叔也來幫你搭把手。”

    下一刻,他就又罵了句:“操,棺材呢?不見了?”

    我定了定神,劉文三對付血煞的確是捉襟見肘,這些普通的乾屍卻並不是他對手。

    沒有多說別的,我也直接抬手指著那峭壁上的位置,說道:“棺材不在屋中,屋子裡的只是影,那人用的是葬影之法,真正的棺材,是那口懸棺!”

    “文三叔,我要上那山去開棺,這水裡的屍體,都要拜託你了。”我話語說的很快。

    劉文三從兜裡頭摸出來半瓶白酒,滋了一口,道:“放心,這些勞什子,文三叔都給砍了,水裡頭的東西,怵他作甚?!”

    語罷,劉文三大闊步的走過來,側身而過之後,直接就縱身躍入水中!

    鍘鬼刀呼嘯而起,當頭斷的,就是趙巳的人頭!

    也是因為他最兇,劉文三下水他當即就飄過來。

    直接就成了刀下殘屍!

    其餘乾屍也在接近劉文三,而在水中,就到了劉文三的主場!

    我正準備從旁邊下水去對岸,然後想辦法上峭壁懸崖。

    結果沈髻卻忽然一甩鞭子,呼哧一聲,那長鞭直接纏住我腰間。

    緊跟著,我就被拽到她身前。

    “抱住我。”清冷的聲音入耳,我還來不及做反應,沈髻又是一拉,我就貼近她的身體,下意識抱住了她的腰肢。

    沈髻側身一躍,便跳入水中!

    不過我們並沒有落水。

    她踩中的是一具乾屍,與此同時,她另一隻手中抽出一根長鞭,揮舞之中,也將兩具乾屍抽出去數米之外,漂浮在前面的潭水上。

    “我助你一臂之力!”劉文三爽朗的聲音赫然響起。

    他揮刀之間,有數具殘屍拋飛而出。

    這一切不過是轉瞬之間,沈髻身體微微下沉,又是蓄力而起!

    她連續踩踏而過兩具剛才抽飛的乾屍,第三次躍起落下,剛好踩中劉文三拋飛出來的殘屍。

    我簡直是瞠目結舌,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之前就見識過沈髻的身手,身輕如燕,剛才看她只是溼了鞋子,她也說了是走過來的,我就很清楚,她全憑身手,幾乎是從水面跑過來。

    可我完全沒想到,帶上我這麼個大活人,她還能屹立於水面之上!

    幾十米的距離,若是遊,怕是得幾分鐘,而靠著沈髻,不到一分鐘,我們便踩在了對面的岸上。

    眼前再十餘米,便是峭壁懸崖。

    泛著青黑色的石頭,透著更為刺骨的冷意。

    空氣漂浮的暖意生氣和這冷意夾在一起,這感覺就格外怪異了。

    我也趕緊鬆開了抱著沈髻的手,可她那鞭子卻不知道什麼時候,緊緊纏著她的腰間和我的腰。

    “這是羌族特有的懸棺葬,沒有棧道,沒有繩索,他們從山頂往下葬人,沒有繩索,你上不去。”

    “抱緊我,別婆婆媽媽。”

    沈髻呼吸略有喘息,分明是帶我過河,也花費了不小的氣力。

    她耳垂也微微泛紅,臉頰也透著幾分粉色。

    我只是猶豫了一瞬間,就不得不趕緊抱緊沈髻。

    因為她已然躍起身體,迅速攀爬上岸邊僅有的一顆枯木,借力躍上了峭壁懸崖!

    她每一腳,都巧妙的踩在一塊凸起的岩石上,手也趁機在上方借力,我們在懸崖上飛速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