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20章 脫險

    楊下元和陰先生兩人在岸上都要全力對付,還是我打開懸棺的棺槨斷了生氣,他們才有可乘之機,將青屍鎮住。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在這水裡雖說沒有生氣支撐,但水中全都是陰氣,也是屍煞的主場……

    鬥起來,那恐怕真的是十死無生。

    我的手摸索到了哭喪棒。

    沈髻從我身上離開。

    劉文三的鍘鬼刀也出了水面。

    包括陰先生,陳瞎子,甚至是狼獒都做好了準備。

    “你們先走。”陰先生忽然說道。

    這已經不只是一次,陰先生要先保我了。

    可想而知,他對我的重視程度,以及髻娘山缺了我不可。

    偏偏就在這時,那青屍卻忽然緩慢沉入了水下,消失不見。給力文學網

    水中的冰冷依舊沒有消散,這就代表青屍還在附近,可他沒有動手的打算?

    我剛這樣想到,劉文三忽而不自然的說了句:“他好像不打算動手,也不想攔著我們……這青屍,該不是想出去?”他這話,卻讓我心頭一凜。

    陰先生也是眉頭緊鎖,他沉默了片刻,說了句:“應該是想要出去,他還有一口沒咽的氣,不知道執念是何物。”

    “不過,他已經成了青屍,所用的咒法從正牌都成了陰邪毒咒,即便是身在風水局之中,他也用不了風水術,這些東西,對他來說都是空談了。”

    我們在原地足足等了七八分鐘,青屍再沒出現。

    要動手早就動手了,已經可以確定,他就是想跟著我們出去了……

    轉而繼續往前游去,這時水中的壓迫力似乎都小了不少,彷彿下方有什麼東西託著我似的。

    都不需要多想,就知道恐怕是那青屍……

    本來的力竭,反倒是得到喘息的機會。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周圍的黑暗都快讓人覺得麻木的時候,忽然耳邊聽到一聲咳嗽的聲音。

    這冷不丁的聲音,讓人身上起了細密的雞皮疙瘩。

    與此同時,水面微微有了一絲絲的暗光。

    這暗光來自於斜上方的一個洞口。

    而咳嗽的聲音,則是來自洞口邊緣的一隻賴皮蛤蟆。

    青黑色的蛤蟆皮,以及它鼓動的腮幫子,上下起伏不止……

    光線的微弱程度,如果是在正常的夜晚,根本無法發現。

    也就是我們在暗河裡頭呆了太久,所以才顯得那麼清晰。

    我心頭大喜,抬手指著那洞口,說了句“到了!”

    那蛤蟆卻轉身往上爬去,消失在我們視線中。

    沈髻從暗河邊緣的石壁往上攀爬,她很快就上了那狹小的洞口,鑽進去之後,她將鞭子丟了下來。

    與此同時,劉文三也解下來他身上隨時攜帶的繩索,直接往上拋了一下。

    “沈姑娘,用繩子,這麼多人呢,別把你鞭子整斷了。”

    劉文三的聲音裡頭也有抑制不住的喜色。

    我們逐個往上攀爬,鑽進了洞中,又繼續往上面的出口爬去。

    這洞太小,根本不能讓人等待,不往前走,下面的人就上不來。

    大家都已經很疲憊了,往上攀爬,足足花費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最後才鑽出洞口。

    離開了那逼仄的地下,陣陣山風吹拂在身上,我大口大口的呼吸,感覺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我們一行人,都格外的狼狽。

    狼獒則是跑出去了幾米外,瘋狂抖動身上的毛髮。

    我都想學著他抖兩下,不然這身上太溼了……

    本就在冰冷的暗河裡遊了那麼久,又在潮溼的洞裡爬了半個多小時,不僅是肢體的極度疲乏,渾身的水氣,被夜風一吹,那叫一個冷颼颼,我不禁牙齒都有些打顫了!

    又是一聲冷不丁的咳嗽。

    我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才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那隻長者青黑色皮膚的癩蛤蟆,跳到了狼獒的頭頂上頭。

    狼獒竟然也沒有掙扎,更沒有要甩開咬它的舉動,反倒是搖了搖尾巴。

    物極通靈,如果提及因果的話,還是這蛤蟆給了我們生機的提示。

    之前我是聽陳瞎子的話,尋著這隻蛤蟆,才發現這洞口下的暗河,提前知道了生門有問題。

    剛才我們幾人逃入水中,一直沿著暗河往前遊,最後也是聽到它的咳嗽聲提示,我們才能立刻發現洞口,否則的話大家一直在黑漆漆的暗河中都麻木了,還真可能忽略掉洞口那點微弱的暗光。

    狼獒自不會恩將仇報。

    天邊有一抹魚肚白,這會兒應該是臨近天亮了。

    身上的手機,手錶,全部都浸水溼透,壓根也看不了時間。

    我心裡頭也慌了神。

    我身上的幾本書會不會也溼了啊,要是損壞了這幾樣至寶,哎!那可真是……

    匆匆朝著石山上走去,一行人也跟在我身後。

    很快我們下了石山,才發現姜萌和姜堰兩人,正在營地裡頭烹煮早飯呢。

    我們下山,也引起了他們兩人的注意,驚喜的看向我們。

    結果發現只有我們幾個,他們的神色也變得愕然起來,問我們發生什麼事兒了?其他人呢?

    我沉默了一下,才回答說山中鉅變,恐怕凶多吉少,我們是險死還生才逃出來,還不知道別人的情況。

    當時姜萌就被嚇壞了,姜堰也是眉頭緊鎖。

    他表現得鎮定不少,說讓我們趕緊去帳篷裡頭換衣服,別弄生病了。

    這會兒我也顧不上太多,匆匆進了帳篷。

    陰先生他們也都進了帳篷。

    路途上我們都帶了一些衣物能夠更換,要說這些還是楊下元事先準備的。

    換了乾淨衣服之後,那四本書都拿出來,其中包括了葬影之法。

    幸而我之前為了防備意外,一直用一張油皮紙包著這幾本書,外面還套了層塑料袋,經過長時間浸泡,有少量水透過塑料袋和油皮紙的縫隙處,滲透進了書裡,好在這些書都只是被浸了一些水漬,墨跡字體都沒問題,葬影之法被羊皮外殼保護著,倒是一點沒浸水。

    我趕緊出帳篷,跑到了火堆旁邊,將書攤開小心翼翼的烘烤。

    姜萌則是在另一側,不知道和姜堰在說些什麼。

    劉文三,陳瞎子,陰先生也換了衣服出來。

    姜萌過來給我們盛飯,姜堰則是說要去山裡頭看看。

    我當時就阻止了姜堰,讓他不能去。

    姜堰臉色卻格外的不正常,最後他才咬牙說了句:“楊下元不可能出不來,他要是出不來,這就是大事,你們都得惹上麻煩。”

    此刻,陰先生忽然說了句:“他到底是什麼人?和你們羌人有什麼關係?另外,柳家的正牌道士,應該也和你們有交集吧?”

    今天初一了,就暫時不爆更啦。

    三更結束!

    老羅要陪陪家人,和朋友稍微聚一聚。

    大家新年快樂!

    ps:打賞榜獨佔鰲頭,諸位神通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