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44章 迷路

    當即我便明白過來,這馮欄就是馮屈派來的人。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沉聲回答說現在還不知道情況。

    下車之後,我直接就過去拉開了那轎車的車門。

    車內空空蕩蕩,哪兒有什麼人?

    接著我也進了一下小二樓,裡頭也靜幽幽的。

    我喊了一聲花姑,迴應我的就只有回聲。

    啪嗒一聲輕響,徐詩雨打開了燈。

    晦暗的瓦斯燈光下,莫名的我覺得有點兒瘮得慌。

    扭頭就看見在南牆的位置,擺著一個靈堂。

    靈堂之上是一張遺照,照片內老丁那張面無表情的死人臉,正直愣愣的看著前方。

    花姑供奉老丁很正常……老丁是她爸,而且這靈堂一直都在,我之前已經見過不止一次了。給力文學網

    不正常的是,遺照前頭還多了一樣東西。

    我疾步走過去,瞳孔緊縮的看著那多出來的木雕。

    這不就是徐詩雨家裡頭那木雕麼?手勢都一模一樣。

    唯一例外的就是,徐詩雨家裡的木雕無臉,這一個已經有了。

    它的臉,竟是李德賢的!

    李德賢面帶微笑,彷彿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這表情和木雕透出來的神態,雖說栩栩如生,但卻讓我厭惡之極。

    我一把就抽出來接陰匕首,刷的一刀斬下去,木雕的腦袋就掉了。

    轉過身,我往屋外走去。

    徐詩雨和馮屈,馮保,都沒開口打斷我,只是緊緊的跟著我走。

    小二樓旁邊的田路,就通往我給陳瞎子點的朝陽宅。

    我心裡頭卻清楚,怕是沒那麼好走過去了。

    夜很深了,田路上頭起了霧。

    當初點宅地的時候,為了避過老丁家小二樓這凶宅,選了一個比較遠距離的風水地。也因此找到了極為適合修建朝陽宅的子午卯酉四正宮。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只不過,那位置卻在田地深處,我們少說得走十幾分鍾。

    極力讓呼吸平穩下來,我才沉聲說道:“夜裡頭的霧,有時候不光是霧,這黑燈瞎火的,除了我們,也不可能有其他好端端的“人”。”

    “總歸你們跟著我,等會兒要是遇到什麼,看到什麼,千萬不要大驚小怪。”

    “不要去搭話,要是有人問話,也全當沒聽見,沒看到。”

    “更不要自己說錯話!““地上的東西不要撿,總歸就是一句話,萬事有我,只需要跟著我就好。”徐詩雨用力點點頭,嗯的聲音也很堅決。

    馮屈和馮保也表示明白。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還是拿出來了幾張鎮煞符,分別交給他們三人。

    然後我才順著田路走了進去。

    田埂硌腳,還很窄小,稍不注意就得掉田裡頭。

    隨著我們進了田路,霧氣似乎就變得更多了。

    白霧都開始濃郁起來,以至於頭頂的月光更加稀薄暗淡。

    馮屈和馮保都拿出來了手電筒,燈光從後面照射至前方,晃動不已,視線卻清晰了不少。

    我也多想了兩分,忽然覺得還有不正常的地方。

    這種霧氣,是陰路才會出現的鬼霧。

    有人死了,這田路附近有屍體,才會出現這種霧!

    誰死了?

    是馮屈派遣來的那個馮欄?

    想到這裡,我心頭壓抑了不少。

    繼續往前走去,我卻覺得,田埂好像有點兒不對勁。

    我也說不出來那感覺,霧氣太大了,加上這夜色太黑,我根本沒辦法判斷前面的路。

    再加上我也有很久沒來過了,這種情況,萬一走錯了田埂,那就要繞路了。

    也就在這時,我忽然發現,前方若隱若現的,似乎有個人影子在晃動。

    一眼我就看出來,不可能是陳瞎子。

    這陰路上頭出來的,絕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我手裡頭也攥住了哭喪棒。

    結果身後卻傳來了馮屈的聲音,他格外小聲的喊我。

    我回過頭,馮屈額頭上都是汗,小聲的說了句:“馮欄,羅先生要不要喊他?他怎麼在這裡杵著呢?”

    我眉頭緊縮,做了個噓聲的動作。

    再等我回頭的時候,那人影子卻不見了……

    霧氣突然大的驚人,這些白霧竟然朝著我們圍攏了過來。

    “走!”

    這霧氣的圍攏,讓我心頭很壓抑,也覺得汗毛乍立,肯定有危險!

    哭喪棒當前,我快步往前而去。

    徐詩雨的反應速度很快,直接拉住了我衣服,她也拽住了馮屈的胳膊。

    馮保膽子大得多,他跟著也沒落下。

    當頭穿進去霧氣裡頭,冷不丁的,我耳邊傳來一個顫巍巍的聲音:“小夥子,你們也迷路了嗎?”

    霧氣彷彿固定了下來,隱約我看見,田埂旁邊杵著一個人。

    這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一臉的生無可戀,她神色更是哀求:“小夥子,你行行好吧,送我去火葬場成嗎?”

    “老瞎子心狠,一直不搭理我們,俺們在村路上,好歹也有個機會,不知道哪個天殺的,把我們弄到這兒來了,回不去了啊!”

    老嫗旁邊,還有一些人,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瘦的皮包骨頭,耷拉著腦袋。

    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牽著個呆呆傻傻的小女孩兒,那女孩兒還在一直嘬手指頭。

    那男人不停的掉眼淚,令人覺得壓抑無比。

    “路邊好歹有香火蹭,田埂裡頭,哪兒有人氣?我孩子都要被餓死了。”“老弟你行行好,成嗎?”除了他們,重重霧氣中還有不少人影子,在朝著我們靠近。

    那些“人”手裡頭,還提著白燈籠。

    記憶雖然模糊了,但隨著他們的話語,面容,我也很快回想起來。

    當初陳瞎子帶我去老丁家裡頭拉屍,開陰路的路上,就遇到了這些“人”。

    當初陳瞎子直接不搭理他們,再加上狼獒的震懾,他們直接就罵陳瞎子冷血,是畜生,說他死了都沒人送終。

    沒想到李德賢,竟然將“他們”弄過來了。

    我沒有搭理那老嫗,手中的哭喪棒揮舞了兩下,呼嘯聲中,他們似是驚慌失措的後退。

    霧氣散了一點兒之後,又變得更為濃郁。

    又走了幾分鐘,卻還是沒有到陳瞎子的朝陽宅。

    我也按捺不住了,摸出來了定羅盤,實在不行,又只能以定羅盤來尋方位,直接找子午卯酉四正宮。

    也就在這時,忽然身後傳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馮管家,你們可算來了,也迷路了嗎?”

    “剛好,我跟著你們,就能走出去了吧?”這聲音來的突然,也讓我大驚。

    猛地回過頭去。

    在馮屈後邊,正多了個二十七八歲的男人。

    他腦袋都快放到馮屈的肩膀上了,衝著馮屈的耳朵根一直吹氣。

    今天的更新結束。

    老羅正在攢稿子,盡力將每週一變成固定爆更日。

    另外,不少書友問,風水是真的麼?

    我不能說它都是真的,畢竟我也是從書本中學來,可存在必定有存在的道理。

    古人創作那麼困難,卻也留下那麼多書籍。

    這些東西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也希望書友們不吝手中的金幣助力,多打賞支持老羅,讓《詭聞實錄》保持粉絲熱度,讓更多讀者有機會看到這部!

    (σ???)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