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51章 僥倖不減

    下一刻,那下人就將商匠帶到桌前。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商匠的眼神明顯有幾分閃躲,臉頰因侷促而漲得通紅。

    我和他對視,他更是不自在,一雙手不斷重複著鬆開握緊的動作。

    “商老哥,有什麼事情,坐下說。”我隨和的開口。

    商匠身體一顫,他搖了搖頭,慘然的說道:“我哪兒有資格坐?”

    “羅先生,幫幫我。”明顯,他的眼神多出幾分哀求。

    我也想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從他家裡離開,我就算準了他會來找我,他老婆當時就出問題了,只不過他當局者迷,看不透徹。

    只是現在他破了財帛宮,問題就更為嚴重。

    她老婆謀財?這不現實,錢本身就是兩口子的。

    我正要開口,馮志榮卻先說話了。。

    “商匠,馮家應該待你不薄。”

    同時馮志榮也微微對我點頭,旁邊的馮屈更是給我使了個眼色。

    商匠連連點頭:“對……我一直感激馮家的照拂。”

    下一刻,馮志榮眯起眼睛繼續說道:“那我讓羅先生去找你,你卻將他趕出來?”

    “若不是馮屈告訴我,我還當真不知道你那麼大的威風!”

    “羅先生好意提醒你,那是要救你,你還以為他對你老婆有什麼意思?”馮志榮的聲音都冷冽了不少,壓迫力更強:“看在馮家的面子上,這件事兒就這麼算了?”

    商匠的臉色刷的一下慘白。

    他支支吾吾:“我……我……”

    馮志榮眯著眼睛,又繼續道:“羅先生惜才,才會那樣幫你,他平時事務繁多,便是馮家請他幫忙,也不是隨時都能做到。”

    “你反倒是將人趨之門外,口口聲聲說的感激馮家,卻這樣對待馮家的貴客?!商匠,你的小人之心太重,還是請回吧。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求人辦事,連求人辦事的態度都沒有,還求什麼人?”

    “馮家也不缺你一個工匠!”話語至最後,馮志榮已經變得嚴厲了不少。

    商匠的頭都快埋到地裡頭去了。

    馮志榮喊了句:“送客。”

    商匠才猛地抬起頭來,他臉上更焦急,說了句:“馮家主且慢!”

    下一刻,商匠就衝著我一鞠躬,這一鞠都快成九十度。

    他連著鞠了好幾下,才慘然道:“羅先生,我是個粗人,鬼迷心竅,枉費你一片好心意,對不起。”

    “還請你諒解,給我個機會。”

    馮志榮的臉上,這才露出幾分滿意之色。

    我心頭苦笑,本來我是打算直接幫商匠,他肯定不會再懷疑我。

    馮志榮的做法卻更為直接徹底。

    商匠的確沒給我和馮屈留顏面,馮屈將這些事情告訴馮志榮也無可厚非。

    如今馮志榮簡單幾句話,也幫我和馮屈找回面子,同時無疑讓商匠低了一層。

    雖然事實上,我覺得低這一層的意義不是太大。

    但馮志榮在幫我,我沒有反駁他的道理。

    馮志榮沒開口,我就沒先說話。

    商匠抬起頭,他的臉色更急,哀求似的看向馮志榮。

    馮志榮卻嘆了口氣道:“我的話已經說了,這是馮家的意思,至於羅先生如何,我馮志榮也管不了。”說完,馮志榮便端起一杯酒,悠悠的喝了起來。

    商匠又滿眼哀求的看向我,正要說話。

    我也感覺馮志榮對商匠教訓的夠了,再多就像是乘人之危,這並不是我本意。

    “商老哥,我倒是覺得不是什麼大事,咱們就此翻篇,你說說你的事情吧。”我回了一個友善隨和的笑容。

    商匠臉上立刻露出狂喜之色,他馬上就急促的說了一遍事情的始末。

    原來那天我走了之後,他也回過味兒來。想讓他老婆的表哥,也就是他表舅子離開。

    結果他表舅子又說他過河拆橋,一副賴著不走的嘴臉。

    他本就對這樣的事情無可奈何,平時也不太習慣拒絕人,所以之前都是能躲著就躲著,全靠他老婆苗靜勸人走。

    結果苗靜又直接睡了,就只能安排人先住下。

    等第二天天亮了,他表舅子就開始要錢,好說歹說,非得要拿到才走。

    苗靜又一直在房間裡頭不出來,不吭聲,他沒辦法,就答應給四十萬。

    他表舅子不幹,說結婚要八十萬。

    最後苗靜竟然在房間裡頭開口說話了,讓他給八十萬。

    商匠雖然搞不明白,但還是同意了,想著可能她老婆有什麼打算。

    果然,沒一會兒他老婆就說讓她表哥拿了這錢,以後一輩子都別來他們家。

    商匠心裡頭也痛快不少,想著破財消災。

    結果他表舅子當場就表示,都要斷絕關係了,八十萬怎麼夠?得要一百六十萬。

    商匠懵了,覺得這太貪得無厭,直接就回絕了。

    結果他表舅子當場就動了手,把他打了一頓,說他不念情分。

    都捱了打,他就更不可能拿錢出來。

    可他卻沒想到,苗靜竟然出了房間,直接給他表舅子轉了一百六十萬,將人打發走了。

    他本來氣不過,覺得這錢怎麼能給?

    可他又的確心疼苗靜,苗靜的意思就是一次性破財,打發了這個瘟神走,之後就沒人再來打攪他們。

    他難受了一會兒,也接受了現實,錢還能再賺,日子安靜就成。

    結果晚上他就發現了別的問題。

    苗靜睡著了之後,呼吸特別微弱,他怕出事,趕緊就把人叫醒,說去醫院看看。

    結果苗靜大發雷霆,把他趕到了其他房間。

    他還是擔心的不行,偷偷回房間,卻發現苗靜沒睡在床上,反倒是鞋尖子對著床。

    對於這些簡單的事情,他還是聽一些先生說過,鞋尖子朝裡鬼上床,他趕緊就去把鞋子擺正。

    結果他卻發現,苗靜趴在床底下看他。

    這把他嚇得不行,怪事接二連三。

    他想要勸,結果又被一頓臭罵之後趕出房間。

    一晚上他就沒怎麼睡了,好端端的人怎麼就出問題了?

    他覺得是不是他表舅子的事情,其實也刺激到了苗靜?

    所以他就打算等天亮和苗靜好好談談,卻怎麼都找不到人。

    找了整整一個白天,他愣是不知道苗靜去哪兒了,打電話也不接。

    最後都快天黑了,他聽到庫房有響動,就過去看,結果發現苗靜躺在他收來的一口銅棺裡頭,剛爬起來,臉上還像是長了黑紅色的毛。

    當時他都被嚇傻了,也不敢待在家裡,所以就直奔過來找我。

    這番話說完,商匠就更是哭喪著臉求我,一定得幫幫他,救救他老婆。

    恐怕是他家裡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讓她老婆變成這樣的。

    我沉默,然後嘆了口氣,搖搖頭:“商老哥,她到底怎麼樣了,你自己怕是也猜到了吧?”

    商匠嘴唇嗡動了一下,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