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55章 母弒子

    劉文三的手也是一抖,煙都直接掉到了地上。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面色難看,手也一把握住了鍘鬼刀,警惕的回頭看院門。

    “十六,這血煞,果真是不能相信!”他動作乾脆利落,一腳踹開院門。

    我額頭上也滿是汗水,快步跟著劉文三走入院子。

    慘叫和嬰兒的啼哭,卻也只是那麼一瞬間,已經消失不見。

    安靜,安靜到心跳聲,呼吸聲,在耳邊都成了雜音似的。

    緊閉著的屋門和窗戶,簡直壓抑到了極點。

    院子裡頭更是白霧瀰漫,白霧之中滲透著幾分血色。

    月光也無法穿透進來。

    “文三叔,小心,你走我後面。”這句話我剛說完,晃眼間,我突然看見屋門前多了一個女人。

    那不正是苗靜嗎?網址co

    不過此刻的苗靜,妝容精緻,媚眼如絲,她身上的衣服也是乾淨整潔。

    哪兒有血煞兇厲的模樣?

    腹部的位置也是平坦,連懷孕的跡象都沒有。

    劉文三腳步未停,他就像是沒看見似的,還是速度飛快。

    同時他沉聲道:“十六,別小看了你文三叔,披髪鬼那些個血煞,可比這女人兇的多!”我也加快了步伐,一把摁住了劉文三的肩頭。

    額頭上的汗水更多,大顆大顆的從側臉滾落下來。

    拉住劉文三之後,他就神色詫異,問我咋地了,怎麼又停下了,趕緊去看商匠,說不定還能救他一條小命。

    我這是確定,劉文三沒看見門口的苗靜了。

    此刻的霧氣更為濃郁了,甚至是感覺伸手不見五指。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一滴汗珠進了眼睛裡頭,酸澀難受的不行,我也不敢閉眼。

    好在,這只是持續了一瞬間,霧氣便煙消雲散。

    劉文三還在問我,是有什麼變故?

    房門前的苗靜,卻已經消失不見。

    我沙啞著說:“文三叔,你剛才沒看見?她在門口。”

    劉文三皺眉,他面色也是一沉,不自然的回答:“門口?門就沒開過。十六,是你花眼了,還是文三叔這對招子不好用了?”

    “不過文三叔自認為這雙眼睛,還是看得透的。”

    我心頭一滯。

    也就在這時,房門忽然開了。

    吱呀的聲響之中,商匠竟然走了出來。

    他臉色的白,白到了沒有絲毫血色,宛若一個行屍走肉。

    他在哭,臉上都是淚水,可是卻沒發出來聲音。

    已然是淚流滿面,無聲的悲愴到了極致。

    並且他的雙手和袖子,沾滿了猩紅汙穢的血跡。

    走到我們面前之後,商匠的身體一晃,他砰的一下竟跪了下來,然後放聲痛哭。

    “搞什麼鬼……”劉文三語氣不好聽,他對我打了個眼神。

    商匠沒事,倒是令我鬆了半口氣,可我也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鬼。

    陰胎哭了,必定是生了,陰胎和苗靜呢?

    我快步走進了房間裡頭。

    那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卻險些讓我作嘔。

    面前的一幕,更是令我覺得愕然震驚。

    苗靜的屍體,跪坐在床上,血應該是流乾了,整個被子都是黑紅色的。

    她身上也都是血紅色的絨毛,並且這些絨毛有朝著泛青轉變。

    她的一隻手按在床上,掐著一個比小臂略微短一點兒的嬰兒。

    這嬰兒脖子歪在一邊,分明是斷了。

    他眼睛卻睜的極大,這一眼看去,不也是三白眼嗎?

    不過還是個嬰兒,也能看出來鼻頭肥大,厚唇無稜角。

    簡直是像極了苗經綸!

    掐著嬰兒的,不只是苗靜的手。

    一條滿是血跡的臍帶,還連著不知道什麼紫紅的東西,緊緊的纏著嬰兒的脖子。

    明顯能看出來,它滋生了一半的血色絨毛,卻被終止下來。

    陰胎是生了,可苗靜殺了它?

    我走到近前,十分謹慎的將手指放到苗靜的鼻翼處,卻發現她已然是嚥氣。

    “……母弒子?這又是什麼情況?”劉文三更為愕然詫異。

    我沉默,定定的看了苗靜許久,即便人已經嚥氣,但從她臉上我還是看得出來情緒,平靜,解脫,還有幾分懊悔。

    地上似乎有一串腳印,不過只有半截。

    “陰胎的確出生了,原因暫且還不知道。”

    “這陰胎會很兇,商匠也不是他爸,肯定是會殺人,苗靜愛商匠到了骨子裡頭,她對於這陰胎,更多的還是厭惡。”

    “一個不屬於她所愛人的孩子,還要殺她愛的男人。”

    “她本身此刻的情緒就很極端,要了陰胎的命,這也就不稀奇了。”

    這也是我的猜測,可我覺得應該和我所預料的差不多。

    恐怕和我剛才用言語激化了苗靜也有所關係。

    想到前一刻的幻覺,我終於回想起來,我在什麼時候見過類似的一幕了。

    當初在陽江祠堂之前,我念訃告之時,不就見過幾百人同時離開他們躺著的靈堂?

    不過那也只有我看見,像是幻覺一般。

    在那之後,本應該鬧祟的黑煞,也不再鬧祟,安安穩穩送入祠堂供奉。

    恐怕這苗靜嚥氣的時候,就是剛才我看見她走出來的那瞬間。

    對於她來說,這才是徹底的解脫。

    她放過了商匠,選擇了自我懲罰,也是自我救贖,同樣更是減少了我和劉文三的麻煩。

    我心有餘悸的看著這紅中帶青的絨毛,不敢深想下去。

    在思索間,我也沒再繼續說話。

    劉文三點了根菸,問我應該咋做。

    我長吁了一口氣道:“安葬了苗靜,火化了陰胎,她不想要這娃子,這本身也是一個不倫的畸形兒,出生就是血煞,避免以後再生事端。”

    我話音落下,床上苗靜的屍體,忽而也朝著側面倒了下去。

    轉頭看了一下商匠,他已經從地上站起來了,也沒有繼續再哭,而是朝著另一個房間走去。

    不多時,他從對面的倉庫屋裡頭,拖出來一個擔架車,其上竟然是一口銅棺。

    商匠衝著我又鞠了一躬,乾啞著聲音求我用這口銅棺安葬苗靜,再給她選一個能平靜去投胎的好葬地。

    我點點頭,並沒有拒絕。

    這時我手機又響了。

    打過來電話的是馮屈,我剛接通,就聽到馮屈說不好了,苗經綸,剛才斷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