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57章 再夢

    我心頭一凜。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們有什麼事情,有必要瞞著我?

    我疑惑無比,不過也沒太激動,對於陳瞎子和劉文三,我也抱有足夠的信任,直接就問出了口。

    劉文三一邊示意我往偏院那邊過去,才一邊說道:“還是和你的事兒有關,也和陰先生有關。”

    我本以為是髻娘山的事情,陰先生有什麼變動?

    劉文三目光卻掃過我的頭髮,嘆了口氣:“陰先生知道你折壽,並不太高興。”

    “他說什麼要你去髻娘墳,有特殊的事情要做,需要二五精氣充沛,你折壽之後陽神不足,大陰之命造成陰骨更堅,就會形成有骨無神。其實我聽不太懂,陳瞎子也聽不太明白。”

    停頓了一下,劉文三才繼續道:“我們能聽懂的,大致就是陰先生最後的意思,他要回南山群嶺,取屍丹,給你彌補陽壽。”

    這番話卻讓我心頭大震,猛然間就駐足在原地。

    劉文三無奈道:“說實在的,這事兒陳瞎子點頭,我也同意,你年紀輕輕,總不能混個短命的下場,陽壽不是錢,沒了可以賺。”

    “再者說,我和陳瞎子也一直認為,陰先生找你去髻娘墳,和當年張九卦的卦有關,他的確在南山群嶺一行幫了我們大忙,可這一切也是利益掛鉤。”。

    “他也不會行無把握之事,這件事情對你沒壞處。”

    我卻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

    劉文三才繼續告訴我,陰先生已經出發了,沈髻留在村裡頭沒走,能守好我奶奶和我爸,以及我爺爺的屍骨。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陰先生的確提議讓沈髻來馮家,大不了就是提前安葬我爸和我爺爺,再讓我奶奶留在馮家,這樣也能有保護作用,他和陳瞎子給否了。

    話語至此,劉文三又深深的看著我。

    提醒我說,陰先生此行肯定會冒險,可他都這樣做了,就代表去髻娘墳的時候,我如果不在全盛狀態會出問題。

    同樣,這也是陰先生對我的看重,到時候想不去髻娘墳都不行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告訴劉文三我曉得了,我會小心注意。

    到了偏院裡頭,劉文三之前住過馮家,也有自己的房間。

    他臨頭推門之前又轉身問了我一嘴,說二五精氣什麼意思,聽得懸乎的很?

    我沉凝了一下,說道:“二五精氣就是人的生氣,乾附為陽稱為神,二五附陰則為骨,有神有骨,便有氣息在,這就是一個活人。”

    “二五精氣越充沛,人的氣息就越充沛,小孩二五精氣未曾到盛氣凌人的時候,過了二十五歲,年輕人的二五精氣也會消退,大概在十八到二十五歲之間,是一個人精氣神最為完美的時候。”

    劉文三若有所思,他點點頭:“成,十六你也別想那麼多,總歸本身就要去髻娘墳,陰先生這事兒對你沒壞處。”說完他就直接進了屋子。

    我也回到房間裡頭,簡單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

    一時間,我卻沒多少睏意。

    陰先生要取來屍丹給我彌補陽壽,這東西就是楊下元拼命渴求的存在。

    南山群嶺,披髪鬼已經成了山墳,本身的風水已經變了,或許陰先生會有把握。

    可這也代表他要挖穿山墳,若是楊下元的屍體重見天日,會怎麼樣?

    只是這件事情,我卻沒有阻攔的機會了。

    睏意一直不來,我也翻來覆去睡不著覺,腦子裡頭莫名的圍繞著二五精氣的信息。

    臨倦意來臨的時候,我也剛好想起來,當初在李家口找到李德賢父母墳塋的時候,我第一次面對接觸二五精氣。

    李德賢活葬父母,就是留那口二五精氣,讓父母得以羽化。

    對於陰先生來說,他又為何要我有充沛的二五精氣?

    難道不是讓我以地相堪輿,以及葬影觀山的風水術,去改髻娘墳的風水,讓髻娘再有羽化的契機。

    並且還要對付張爾和馬寶義嗎?

    我突然覺得,這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

    我本身一直以為去髻娘墳是要辦這些事兒,可這些事情和二五精氣扯不上什麼關係。

    陰先生必定還有事情瞞著我,我真的必須要萬分小心才行。

    睏意越來越足,外頭的天光已經亮了,我反倒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剛睡著,我就入了夢。

    這夢境很熟悉。

    髻娘山,髻娘墳陰宅之前。

    那九個髻孃的僕從,對著我吹響嗩吶。

    高亢嘹亮的嗩吶聲,鑽入我意識深處。

    這一次反倒是比上一回夢的更清楚了,嗩吶也不只是雜音,有股格外異樣的節奏感。

    我也注意左右看了那幾個僕從,發現他們的神色都是興奮之色,看我的眼神都很怪異。

    這一切並沒有持續太久,髻娘墳陰宅的正門,緩慢開啟。

    一個身穿鳳冠霞帔的女人,在那八卦架子前頭站著,背對著我。

    紅燭搖曳,氣息靡靡。

    我有種抑制不住的緊張,卻也有種渴望和好奇的感覺。

    我心裡頭很清楚,這就是一個夢而已。

    只是這夢太過真實了,真實到讓我覺得自己就是在髻娘山上。

    就連細節都是一模一樣。

    這就促使我有一個想法,我想看看髻娘!

    猛地抬起頭,看向那懸疑上方的亭子。

    髻娘還是居高臨下看我。

    我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大殮之服,拔腿便朝著大門內走去!

    上一次,我看到這大殮之服就嚇醒了,因為這是髻娘娶夫的衣服。

    可現如今卻不同了!

    走入大門之後,我徑直前往大殿旁側的廊道。

    記憶很清晰,我曉得髻孃的房間是哪一個,大概登入懸梯的位置,也在那房間裡頭。

    剛步入廊道,忽而風鈴聲丁零當啷的響起,一個清冷的女聲傳來。

    “止步!”

    這聲音不正是沈髻的嗎?!

    八卦架子前頭的女人也回過頭,她赫然便是沈髻!

    一雙冷冽的眸子直直盯著我,她又說道:“未曾行禮,不可見髻娘!”

    我壓根就沒理會她,快步走進廊道,腳下的速度快到飛起。

    幾分鐘的時間,我就來到了髻孃的房間。

    果然,這屋子的正中央多了一個垂直下來的梯子,毫不猶豫,我直接就順著梯子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