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63章 你是死人

    我將棺蓋拉回去蓋好。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柴昱才開口說道,他給我安排混跡在送喪隊伍裡頭,這樣一來,基本上就跟著棺材。

    送喪隊伍裡頭還要披麻戴孝,帽子壓低點兒,也有遮擋作用。

    柴昱明顯沒見過我之前的模樣,這番話也不稀奇,不過他這安排也讓我覺得不錯。

    此刻時間不過十一點鐘,柴昱和我簡單溝通了幾句,大概就是我這身份,除了他誰都不知道。送喪隊伍是內陽市專業殯儀館裡頭請來的,他們和李德賢也絕無關係。

    他今晚就隨意安排我住下,明早會讓人通知我起床換衣,他會告訴下人,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遠親,屆時如果有冒犯,他讓我儘量包涵。

    我點點頭,說這些都無所謂,隱瞞身份就是要徹底。

    柴昱笑著和我握了握手,說就交給我們了。

    接著,他便帶我出了堂屋。

    臨頭的時候,我還是回看了一下棺木,內心也定了定神。

    走出堂屋之後,柴昱打了個電話,便來了個管家穿著的人。。

    他幾句吩咐,那人就領著我往別處走去。

    對於柴昱這家主,他自然是畢恭畢敬,對於我則是顯得很冷淡了。

    住處也是一個小雜院,進去的時候,他還說了句:“明早五點就會起床,不要到時候叫不醒,家主心善,你們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他都親自接,不過柴家是有規矩的。”

    我點點頭,神色也比較冷淡。

    他甚至都沒有進去告訴我房間是哪個,轉身就走。

    我進了院子,推了兩扇門,才找到一個有床的屋子。

    整個房間都顯得特別簡陋,我進去躺下之後,床板堅硬冰冷,黴味兒也不停的往鼻子裡鑽。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白天睡覺多了,我沒多少睏意。

    可為了明天有精神,我還是強迫自己睡覺。

    只是內心依舊有些隱隱擔心,思緒之間,我壓低聲音,輕聲喊了喊我媽。

    結果並沒有什麼反應。

    猶豫了一下,我爬到床邊,將我鞋調轉了一下方向,鞋尖對著床。

    瞪了一會兒,她還是沒出來。

    這就令我不解了,我媽應該一直跟著我才對啊。

    平時也有她不出來的時候,要麼是時間不合適,要麼是我讓她別出來,不太安全。

    其實這會兒叫她,是因為我還是無法完全放心,想讓她去看著陳瞎子和劉文三,確保萬無一失。

    從兜裡頭摸索出來了一張細麻抄紙,我簌簌寫下一封死人信,點燃燒了。

    這東西,陳瞎子在教我那半個月也和我詳細講解過。

    不過信雖然點燃,代表我媽收了,她卻還是沒出現。

    我皺眉躺在床上,也只能將這打算作罷。

    逐漸的,睏意鑽了出來,我也斜靠在枕頭上睡著了。

    我睡眠很淺,隱約卻聽到輕微的聲響,像是有什麼東西爬上了床,還輕輕撫摸我的臉。

    “媽?”我迷迷糊糊的喊了一聲。

    迴應我的只有寂靜,那撫摸我臉的手,卻冷得有點兒滲人,這感覺……完全不對勁。

    我想睜開眼睛,眼皮卻像是粘住了似的,竟然睜不開了!

    並且我身體也重的厲害,抬不起胳膊,起不了身。

    這感覺像是鬼壓床,但又不是。

    鬼壓床是夢,肯定能醒,然後再被拉回去睡著,對於精神是反覆的折磨,也是其可怕之處。

    不過鬼壓床也只是夢,最多折騰的是意識。

    現在我卻可以肯定,我身邊絕對有東西……她爬上了我的床!

    那手撫摸至我的臉頰,再到脖頸,尖銳的指甲在脖子上劃過,讓我驚懼無比。

    “你是誰?”我沙啞的喊出聲音。

    能開口說話,我也愣了一下。

    也就在這一瞬間,我發現我四肢的重量消失不見了,猛然間我坐起身來。

    同時我睜開眼睛,入目的,是一張青稚的臉。

    這青稚可不是青屍那種泛青的皮膚,而是年紀太小的稚嫩青澀。

    整張臉只有巴掌大,下巴尖尖,如若錐子。

    桃花眼,柳葉眉,鼻樑挺翹,皮膚吹彈可破。

    在她的人中位置,有一顆紅痣。

    她穿著一身普通的殮服,卻依舊遮擋不住姣好的身段。

    只不過她雙目無神,甚至沒呼吸似的。

    按道理這麼近,應該能呼氣出來,我卻感受不到。

    隨著我坐起身,她的手本來是撫摸我,卻忽而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

    尖銳的指甲,彷彿隨時會刺進我的脖頸裡頭。

    我不敢動了。

    “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她嘴巴也很好看,櫻桃小嘴,檀口開合間,聲音也很稚嫩。

    我眼皮一直在狂跳,下意識看向床邊。

    她並不高,所以腿也放在床上,一雙黑漆漆的大頭蛤蟆鞋子,穿在她腳上,顯得格外不協調。

    “你是活人,還是死人?”我回應了一句,聲音依舊沙啞。

    這女孩兒忽然怔住了。

    這也是陳瞎子教我的常識,也是神婆路數之一。

    當時劉文三也略通一二,教我過幾句打發馬寶義。

    大概作用就是,遇到莫名其妙,完全不曉得怎麼纏上的人和鬼祟的時候,能夠將其安穩送走,撇開關係。

    她沒有立刻回答我,像是茫然似的。

    我眯著眼睛,沉聲說道:“死人頭點地,應該在棺材裡,而不是在我床上。”

    這句話落下的同時,她的臉色忽然變得死寂下來,本來還算整齊的頭髮,也散亂無比,一雙眼珠子更是怨毒起來。

    “你是壞人,你和他們一樣。”她聲音透著幾分淒冷,手頓時變得用力起來!

    我在她怔住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摸到了藏在胸前的哭喪棒。

    同時我也厲聲說了句:“我是打鬼的陰陽先生,無端害人,便送你上路!”

    還沒等我抽出哭喪棒!

    她忽而身體一僵,又鬆開了手,怔怔的看著我幾秒鐘後,下了床。

    黑漆漆的蛤蟆鞋吧嗒吧嗒的撞擊腳後跟和地面,她往屋外走去……

    這令我很懵,不過她不怎麼兇,現在不針對我了,我也不想下狠手。

    因為此刻我也發現,床邊的鞋子還是正對著床。

    本意我是想把我媽叫回來,卻沒想到,引來了別人……

    這檔口,她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身體也陡然一沉,意識迷糊,陷入黑暗之中。

    一下子,我意識裡頭都分不清,這是夢,還是我醒了?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耳邊聽到了不耐煩的喊話聲。

    我勉強清醒過來,覺得頭還很發沉,脖子上有些痛感。

    睜開眼睛,手裡頭空空蕩蕩,並沒有握著哭喪棒。

    往懷裡摸了摸,它還在我身上放著。

    真是夢裡頭見鬼?

    我晃了晃腦袋,總算緩過神來。

    房門忽然被用力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