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65章 破屍

    青稚的巴掌臉,無神死寂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或許這算不上目光,只是頭朝著我這邊而已。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死人哪兒還有什麼目光?只不過一雙死不瞑目的眼睛罷了。

    我不禁渾身惡寒,大顆大顆的冷汗從額頭上滾落。

    她這麼朝著我看,絕對會看出來問題!

    說時遲,那時快,棺材蓋子已經砸到了顧天良當前,眼看就要頭破血流。

    忽的一聲爆喝響起!

    一個扛龍槓的抬棺匠飛身衝入堂屋內,粗壯的龍槓狠狠的頂在了棺材蓋子上,剛好就給顧天良擋了這一下。

    從始至終,顧天良竟然沒躲閃一下!

    他是被嚇傻了?

    下一刻我就發現,並不是這樣。

    本來顧天良雙手揹負,夾著出喪表,此刻他迅速收起來了那張出喪表,並且從腰下的衣服裡頭,抽出來了一把斧子。。

    這斧子透著暗啞的黃銅色,給我的質感就像是看著金算盤似的。

    他左手持著斧子,大步朝前,右手同時摸出來一枚銅釘,頃刻間就到了棺木跟前,揚起斧子,銅釘飛速舉至女屍腦門前。

    斧背重重落下的同時,他沉聲喝道:“手持金斧要封釘,東西南北四方明!朱雀玄武鎮煞氣,青龍白虎驅邪祟!”

    “一釘添丁及進財!”顧天良語速極快,啪的一聲金屬碰撞聲!

    銅釘狠狠被砸入女屍的額頭。

    緊跟著又是一聲悶響,彷彿骨頭被敲裂,女屍本身飽滿的額頭都變得凹陷。

    我瞳孔又是一陣緊縮。

    心頭卻陡然升起一股子惡寒。

    惡寒的不是顧天良竟然有本事反制,而是他用的,是蓋棺封釘口訣的第一訣。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竟然用第一訣來鎮屍!

    簡直是胡鬧,甚至說的上是毒辣無比!

    蓋棺封釘,顧名思義就是封棺材的術法,甚至是那些白事兒先生,都不同程度的會一些。

    基本上死人入葬,蓋上棺材蓋子,用釘子封棺的時候,他們都會在心中默唸,很少會喊出來。

    這術法一共兩訣,都只是用來封棺。

    陳瞎子曾在教我的時候說過,蓋棺封釘若是用來封屍,會起到兩種效果。

    第一是這屍當場魂飛魄散,第二是這屍承受住了這金器的兇厲,反倒是化作更兇的屍煞,要麼就是破屍成鬼祟。

    九成五的概率是魂飛魄散,不得超生。

    往往術者這樣做,都是和死人有不解的血海深仇,這樣也十分損陰德,會遭報應。

    這屍體,是顧天良偷來的。

    和他哪兒有什麼血海深仇?

    偷來的屍體,自然會有怨氣,詐屍起棺也是極為正常。

    顧天良不過是被驚擾了一下,他就直接下這麼狠的手?!讓人魂飛魄散?!

    我心頭有股說不出的厭惡感。

    果然,他的性格和李德賢如出一轍。

    偷屍還要滅魂,當真是毫無人性。

    這一切都只是轉瞬之間,女屍被敲了這一下,已然是要朝著後方倒下。

    顧天良沉聲又喊了句:“扶住她。”

    頓時,那幾個退散的抬棺匠又快步回返上前,他們直接從後方抵住了女屍後背。

    女屍還是僵直站著,只是她的額頭上開始流血,流出來的血跡烏黑粘稠,順著眉心流進了山根處,又進了眼窩裡頭,一雙眼睛就變得猩紅可怕。

    我心下一沉,險些繃不住臉上偽裝的陰冷神色。

    因為顧天良又揚起了那斧子,再取出來了一枚銅釘。

    “二釘福祿天降來!”啪的一下,這銅釘砸入了天靈蓋!

    女屍的頭頂也凹陷下來一塊兒。

    “三釘三元及第早!”

    “四釘子孫滿廳階!”

    接連又是兩斧下去,分別釘死了女屍的人中,以及胸膛。

    她本來青稚的臉,還算是容貌尚可,如今卻變得森然恐怖。

    雙眼猩紅血流不止,頭頂也在滲透血跡,人中的位置凹陷下去,嘴皮被打爛,露出來門牙,牙齒也斷裂了好幾顆。

    莫名之間,我覺得這屋子也變得森冷下來。

    呼哧聲響之中,本身橘色的冥紙火苗以及燭火,都泛上了一絲幽綠。

    這一幕更是讓堂屋中的其他人面面相覷。

    這裡不只是哭喪隊伍,其實也有少量的柴家家人,他們都在柴昱出來之後,零零散散的進來堂屋。現在甚至有幾個膽小的女眷直接嚇得昏厥過去。

    柴昱也是滿頭大汗,眼中分明有了慌亂。

    他甚至有點兒眼神惶恐的看向我。

    我回視了他一個冷冽的目光,他這才不敢多看。

    抬棺匠們幾乎同時鬆開手,砰的一聲,女屍直接倒回了棺材裡頭。

    “蓋棺!”

    顧天良又喝了一聲。

    那些個抬棺匠才將倒在地上的棺材蓋子搬回來,穩穩當當的蓋了上去。

    “沒想到這女人煞氣不小,不過柴家主尚可放心,我已經將她鎮住,她現在不但沒辦法詐屍,下葬之後也完全是給柴家添丁進財的作用。”顧天良衝著柴昱解釋。

    柴昱這才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道:“全靠小李先生了。”

    我心中卻更冷。

    蓋棺封釘的第一訣,一共四釘都砸在屍體上,九成九是魂飛魄散。

    就算真的葬下去了,也絕無添丁進財的作用,反倒是會讓男屍也變得兇厲。

    點陰親點個魂飛魄散的屍體,就和活人結婚真找個死人一樣。

    柴昱若非找上我們,柴家必定家破人亡。

    幽幽的火苗此刻重歸橘紅。

    顧天良也回頭看向堂屋四周,面含笑容的喊大家不要害怕,他已經鎮屍,即刻就要出喪。

    眾人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顧天良的視線也從我身上掃過,不過他都沒多看我一眼。

    很快,之前的混亂就平息下來,顧天良也念了出喪表。

    大概的內容,也和陳瞎子之前用過的差不多,柔日出喪,大吉大利,以及一些好聽的官面話。

    只不過女屍已經被打成了這樣,出喪表也毫無作用了。

    顧天良最後將出喪表拍在了棺材頂頭,用一沓子冥紙壓住。

    他又朗聲喊了一嗓子,八仙各自抬棺,女眷當頭引路。

    結果那沓子冥紙,忽然一下子又掉了下來,直接落進了前頭的冥紙盆裡,火苗呼哧燃燒起來。

    連帶著出喪表,也被燒的一乾二淨。

    明顯,顧天良愣住了。

    我也不受控制的眼皮微跳了兩下。

    這女屍,沒有魂飛魄散……

    出喪表落,代表鬼祟驚魂!她怕是破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