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泛酉星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一章:將兩人徹底鎖死

    “殿下,你給我摘下一串糖葫蘆吧。”

    蕭北野還將雲棲抱在懷裡,他微微俯下頭,唇抵到懷中人未遮住的耳朵旁。

    “殿下”兩個字叫的很輕。

    賣糖葫蘆的是一個老漢。

    老漢將自己那插滿糖葫蘆的木垛轉了轉,一張老臉笑得像是一個頑童。

    “小姑娘快別害羞了,這麼好看的情郎小哥哥,可是多少姑娘家求都求不來的福氣呢。”

    “長得這麼好看,當然是要寵著了。”

    “你情郎小哥哥要吃糖葫蘆,快,給他摘一串。”

    雲棲知道自己要是不滿足蕭北野這個要求,他是沒完了。

    她整個人就很暴躁,掀開了遮住臉的衣袖。

    剛剛因為路人指指點點萬分羞恥而薄紅的小臉上,此時像是結了層層霜寒。

    她內心有多暴躁煩悶,面就有多冷酷漠然。

    只見她在蕭北野懷中,伸手在木垛上面隨便摘了一串糖葫蘆。

    雲棲沒有與蕭北野對視,而是看著他微微上揚的嘴唇,他倒是開心得很!

    雲棲的雙眼中似充滿了冰冷的恨意,“張嘴。”

    蕭北野目光低垂,看著自己懷中逐漸暴躁但隱忍不發還不得不“寵愛”自己的雲棲,歡喜在他眼底大肆盪漾。

    蕭北野張開了嘴。

    只見雲棲將手中的那串糖葫蘆猛地塞進了蕭北野的嘴巴里。

    串著冰糖葫蘆的竹籤前面是尖的~

    賣冰糖葫蘆的老漢只會覺得這一對小兒女是在打情罵俏,還笑呵呵地看著他們。

    葉昭見那邊情景,怒目圓睜,“九公主要死啊!” 萬一將他們王爺戳個好歹來!

    “淡定。” 謝安確實一臉淡定,“王爺,那不沒事嗎。”

    甄不易看著老漢肩上所扛著的那一木垛上滿滿的冰糖葫蘆,心想那冰糖葫蘆怎麼不是由一把把刀子串起來的呢。方才九公主那一下子正好捅死蕭北野那個瘋批!

    簪花鋪子前。

    一對小夫妻站在那裡,由於兩人所站的位置,上面是一串串紅燈籠,兩人在那一串串紅燈籠的暖光下便十分顯眼。

    “夫君,真,真的好看嗎?”

    小娘子的夫君是個周身帶著些許書卷氣的年輕男子。

    兩人的年齡看起來都沒多大,像是剛成婚沒多久的一對佳偶。

    簪花鋪子旁,小娘子含羞帶怯地站在自家相公面前,由於是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鋪子的老闆還在一旁看著他們,這小娘子不免覺得害羞,紅了臉看起來面若桃花。

    她的夫君看自家娘子戴上了簪子也是越看越美。

    “ 好看。 ”

    “這根簪子很適合我家娘子,戴上真是人比花嬌。”

    “老闆,你說是不是?我娘子戴上這根髮簪是不是更好看了?”

    簪花鋪子的老闆笑道:“是是是!公子啊,你的娘子就是今晚這條街上最美麗的女子!您就是今晚這條街上最瀟灑風流的男人!”

    那小娘子的臉頓時更紅了,“夫君,不要在人前取笑我了。”

    “你是我的福氣。” 她的夫君含笑道。

    這對小夫妻在這大街上秀恩愛,還在這麼顯眼的位置,一時引來了路上不少年輕男女的嫉妒和豔羨。

    “這鋪子上面的簪花,我瞧著都還不錯,全包下了。”

    聞聲,鋪子前聚集 的行人,或是打遠處就湊巧看向這邊的行人,都看向了那個身著紅衣黑袍的男子。

    他的出現引起了路上行人中不少年輕姑娘的騷動。

    “我的天,這小哥哥的臉是真實存在的嗎?”

    “這男人長得真是絕了!”

    “孃親,我喜歡這樣的男人。”

    “看看就得了哈,你孃親也幫你搞不到。”

    “他懷裡抱著的是”

    “長得這麼俊美的男人不會英年早婚吧!”

    首飾鋪老闆不管別的,他聽到了這男子剛剛所說的話,因此看著他向自己這鋪子走來時就好像見著了金光閃閃的元寶,差點閃瞎了他的眼。

    蕭北野將雲棲放了下來。

    “棲兒喜歡哪一支簪花?”

    蕭北野叫完雲棲“棲兒”之後,雲棲看著他,鮮少有神情波動的冷冰冰小臉上開始變了臉色。

    此刻就像是有什麼么蛾子在她面前亂撲扇~

    雲棲清冷無波的雙眸中好似劃過一絲提防和戒備。

    蕭北野彎身,為雲棲在簪花鋪子上挑選。

    街上一大群姑娘三五成堆,穿的花枝招展,成堆後如花團錦簇,用各色帕子掩嘴尖叫“淫笑”時便又如花枝亂顫一般。

    “我的天,他的腰!啊啊啊啊!我沒了!”

    “哥哥好腰啊!”

    “嗚嗚嗚,一個男子的腰竟然比我一個女子的腰還細!”

    “寬肩窄腰大長腿,長身玉立,玉樹臨風,風度翩翩,原來話本上也不全然是騙人的,今日我可算是看到活的了。”

    “光是一個背影都讓人想入非非啊,剛剛那張臉,嗚嗚嗚也是絕色!

    “孃的!我竟然饞上了一個男人的腰!”

    “真是要了老命了!”

    “有生之年我得想辦法睡了那個男人!”

    “我們組團將那個男人偷過來吧,他實在是太太太好看了。”

    蕭北野身形高大,身段確實極好,彎身時那束著黑皮帶的腰身就極其吸引人的注意力。

    輪廓線條流暢漂亮,不顯半分柔美,是一種呼之欲出似將要噴薄而出的力量感,柔韌卻非常有力。

    “這個好看。”

    “棲兒,你看這個簪花好不好看?”

    蕭北野手裡拿著為雲棲挑好的簪花,朝雲棲走了過去。

    雲棲目光從蕭北野腰身處移開。

    冰顏上面色如常。

    只是看到手中拿著簪花,笑嘻嘻地朝自己走過來的蕭北野,她眉宇之間肉眼可見的皺了皺。

    蕭北野微微歪了歪頭,向雲棲晃了晃他手裡的那支簪花。

    “蕭北野,你別這樣。” 雲棲警告他道。

    被大街上這麼多人圍觀,雲棲面上不顯,但心中盡是隱忍不發的怒火和有些想要找個地縫鑽下去的侷促。

    雲棲的右手被蕭北野緊攥著。

    兩人手之中還有那串蕭北野沒吃完的糖葫蘆。

    在這之前,雲棲被蕭北野抱在懷裡,蕭北野吃進肚子裡的那幾顆糖葫蘆都是強制性的就著雲棲的手吃下去的。

    蕭北野知道自己的小殿下向來隱忍不發。

    當年在學宮中便是如此。

    她不喜歡被人圍觀。

    不喜歡在眾目睽睽之下和人糾纏。

    不喜歡被當做焦點和議論的談資。

    但今時今日,蕭北野就是想要為難她。

    他就是要雲棲在這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和自己站在一起。

    就是要和她在人前與她曖昧不清,糾纏不斷。

    他未必就是想要他們成為眾人眼中豔羨的一對,但他就是要讓所有人看到他們就是這世上最般配的一對。

    越是擔心自己終有一日會困不住她,蕭北野便更急於想用什麼辦法將兩人徹底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