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六米婷 作品

第1064章 大水衝了龍王廟

  王小六兒這話語裡,似乎藏著威脅,但似乎,也沒什麼毛病。

  那人一聽,頓時遲疑了一下,他上下打量著對面幾個人,良久之後,這才小聲問道,“不是,你們,你們幾個,什麼人啊?”

  王小六兒一抿嘴,“你問我呢?怎麼的,跑我這兒鬧事兒來了,連我是誰你都不知道麼?”

  對方有些遲疑,看向了之前那個車販子,車販子小聲說道,“大哥,別看他比劃比劃的,我看啊,他也沒什麼能耐!十有八九就是個收車的,在這兒虛張聲勢呢!”

  那光頭一聽這話,顯然受到了鼓舞,他點了點頭,看向了王小六兒,用手指了指對方之後,說道,“跟我這兒玩這個,是吧?”

  “誒!”

  三扁瓜有點兒受不了了,直皺眉,“問你話,你就趕緊說,你大哥誰啊?”

  “我沒有大哥!”

  那光頭說著,用手指了指三扁瓜,“說出來,嚇死你,知道,東城路郭大小姐麼?那是我表妹!”

  “啊,這麼厲害呢!”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恍然大悟,然後把手機拿了出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高大成!”

  “行了。”

  王小六兒心中冷笑,立即撥通了小郭的電話,電話那邊兒,郭小姐一看是王小六兒的電話,挺高興,“喂?老闆~”

  “我問你個事兒,你認識不認識一個叫高大成的?”

  “嗯?”

  小郭一聽這話,當時一愣,對面兒那個光頭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下,也神情緊張。

  王小六兒重複了一遍,“這邊兒有個叫高大成的,是個車販子,來我這兒鬧事兒來了,說是你表哥,叫高大成。我尋思著,問一下,是不是你的人,是你的人,趕緊領走,別說我不給你面子!”

  “老闆,你看你說的!”

  郭小姐被逗笑了,“要是我的人,還敢在你地盤上撒野啊?你讓他接電話,要真是我的人,不用你出手。”

  “誒!”

  王小六兒看向對方,“接電話。”

  “誰,誰啊?”

  那光頭明顯有些緊張,支支吾吾地,“誰電話?”

  “你表妹!郭小姐嘛!”

  王小六兒示意對方接電話。

  對方一聽,猶猶豫豫地把手機接了過來,手裡的棍子,也交給了手下,小心翼翼地,“喂?”

  “你誰啊?”

  小郭聲音冰冷,像個大佬似的,“我怎麼不知道我有個表哥,叫高大成呢?”

  “啊,那個,那個,郭小姐啊!”

  光頭確定了說話的是小郭,當即就老實了,他咧著嘴,吭吭嗤嗤地說道,“那個,大小姐!我跟人開玩笑呢,鬧著玩兒呢!那個,我,我,我是高二林的堂哥!”

  “高二林的堂哥。”

  小郭立即明白過來,她冷笑一聲,“你可以啊,怎麼的,你打著我的旗號,出去砸人店去了?”

  那高大成臉上直冒汗,“那個,大小姐,其實不是這個意思,我那個,我那個,其實,可能是個誤會。”

  “你麼的,高二林!你給我過來!”

  話沒說完呢,小郭就指向了一邊的司機,那司機縮著脖子,趕緊跑過來了,小郭直接把電話給他了,“你給你堂哥說!”

  “大小姐!咋的了?”

  “你問他!”

  郭小姐說著,踹了對方一腳,那人都沒敢吭聲,趕緊接過手機,“喂?堂哥?是我,你,你幹啥了?啥?砸人店去了?誰啊?哪個店?王記?”

  當那司機聽到到火鍋店的名字的時候,那貨當時就嚇壞了,腿肚子一軟,差點兒坐地上,“你丫瘋了吧!你知道那個是誰的店嗎?六爺你也敢惹我看你是瘋了!”

  那光頭腦瓜子嗡嗡地,“什麼?六爺?哪個六爺?”

  “還嫩哪個六爺?江城有幾個六爺!”

  對方說完了,急得直跳腳,“你趕緊把電話給六爺!”

  那光頭,此時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喉嚨一動,嚥了口唾沫,他一臉駭然地看向了王小六兒,“六,六爺?”

  王小六兒斜睨著對方,“知道我是誰了?”

  他把手機拿了過來,此時,那光頭後面幾個站腳助威的小弟似乎也看出了事情的不對勁兒,你看我,我看你,呼啦啦全跑了。

  “誒?”

  那大金鍊子一看這架勢,也要跑,可早有人抄了對方的後路,幾個人,將對方攔住了,一個個冷著臉,示意他別動。

  “六爺,我是高二林!”

  那司機在電話裡說著,咧著嘴都要哭了,“您可能不記得我了,我,我是那個,我是那個二小姐的司機啊!咱們那時候,見過面!”

  王小六兒撇著嘴尋思尋思,“啊,小郭的司機啊,行啊你,你現在,混的挺猖啊!”

  “別別別!”

  那司機差點兒嚇尿了,想起了當初被王小六兒暴打過一頓的事兒,“六爺,這個事兒,自始至終我都沒參與!那個人是我堂哥,但這個事兒,我真是完全不瞭解!六爺,那個,那個!”

  對方想說,看在我的面子上您高高手,可尋思尋思,自己有什麼面子,當即咧嘴看向了小郭。

  小郭一把將手機拿了過來,瞪了對方一眼之後,嬉皮笑臉地跟王小六兒說,“老闆,這個事兒,既然是個誤會,你看,就這麼算了,行不行嘛!”壹趣妏斆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被逗笑了,“來,你過來,你過來把人領走,別說我不給面子。”

  小郭一聽這話,頓時一陣頭大,“那行,我馬上到!”

  話說完,小郭不敢怠慢,風馳電掣地就來了。

  來的時候,人就兩個,在後廚後面抱著腦袋蹲著呢,一動不敢動。

  王小六兒手揣兜兒看見小郭帶著司機跑過來,二話不說,一把掐住了小郭的小肥臉兒,當時把對方掐得摟著王小六兒的胳膊誒呀誒呀直叫,“老闆!老闆!我錯了,我錯了!”

  “你現在,混的挺猖啊?”

  王小六兒瞪著眼睛,把小郭帶到後面,一頓收拾,那司機咧著嘴沒敢跟著過去,一直等王小六兒氣消了,小郭才嬉皮笑臉地跟著出來,從身後,像個小跟班兒似的,完全沒有平素裡的桀驁不馴。

  在江城的地界兒上,此時的小郭,也正經算是一方諸侯了,平心而論,金彪馮楠這些地頭蛇,小郭都不太放在眼裡,也就趙老大這樣的人,勉強能給點兒面子,可在王小六兒面前,小郭顯然不太硬氣得起來,不過這也不奇怪,別說她了,白勝簪何等人物,在王小六兒面前,一樣老老實實地。

  “這次的事兒,我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給我八個膽子,我也不敢啊!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不想活了麼!”

  小郭跟在王小六兒身後,撅著小嘴兒,委屈巴巴地。

  “少來了,我看啊,你是不安分了,覺得自己行了,想造反!”

  王小六兒斜睨著她,“你要是不服,可以直說,不行就找個機會,碰一碰,我要連你都收拾不了了,我也就不在江城混了。”

  小郭一聽這話,都被逗笑了,“看你說的,我瘋了啊?你的厲害,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啊!我能有今天,不全靠六哥扶持麼?你要想收拾我,還不跟玩兒一樣?”

  小郭說完,嬉皮笑臉地直往王小六兒身上貼,直接開始撒嬌了,“六哥,你要是心裡不痛快,要不,我晚上安排一下啊?今天晚上,好吃好喝好招待,包滿意!”

  “還包滿意,那不滿意怎麼辦?”

  “你說唄!你說咋辦就咋辦!”

  小郭在那嬉皮笑臉,一個勁兒地往上貼貼,看那樣子,真是服帖極了,乖巧極了。

  其實郭家主力不在江城,但實打實應該算豪門,這郭二小姐打小就桀驁不馴十分厲害,基本上,沒人制得住她,能認讓她如此乖巧的估計也就是王小六兒了。

  王小六兒這個人,向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看她都這樣了,就嘆息一聲,捏捏她的小臉兒輕聲說道,“這也就是你,換成旁人,說什麼不給這個面子。”

  “嘻嘻,我就知道六哥對我最好了!”m..m

  小郭說著,連忙就給司機使眼色,那司機點點頭,趕緊就去後面把人提走了。

  “滾吧。”

  王小六兒對著小郭的小翹臀拍了一下,小郭趕緊跑了。

  這邊兒剛出來,小郭就對著那兩個缺心眼兒的貨一頓拳打腳踢,那下手是真黑啊。

  不過,好在事情到了這裡就算差不多了,總算沒鬧大,這也就是王小六兒就在店裡,要是不在店裡,估計按照這個事態發展的話,到什麼程度小郭自己都不敢想。

  送走了他們,王小六兒就回去了,店裡依然熱鬧,食客眾多。

  白勝簪坐在吧檯後面磕著瓜子兒,笑吟吟地瞄著王小六兒,見他回來了,一挑眉,“人都走了?”

  “走了!”

  王小六兒輕嘆一聲,“都是熟人,沒辦法。”

  白勝簪也是看破不說破,就在那兒笑吟吟地瞅了王小六兒一眼,王小六兒那點破事兒,白勝簪知道個七七八八,不過,白勝簪倒是不在乎那些花花草草的,男人有幾個不好色的,不好色的,多少都沾點兒不正常。

  而且白勝簪也沒辦法說什麼,雖然她跟王小六兒,差不多什麼都幹了,但名分上說,她們之間,頂多就能算是好朋友,雖然王小六兒對白勝簪很是青睞,但白勝簪從來都沒有鬆口承認過兩個人有什麼特殊關係,也正因如此,有些事情上,她也不好說太多。

  王小六兒在這種事情上倒是也沒那麼執拗,感情的事,強迫不來,這些年王小六兒見多識廣,那名義上的兩口子,同床異夢機關算盡的事情見的太多了,就更覺得強扭的瓜不甜這句話特別的有道理。

  與其如此,倒不如這樣自由自在,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再見,反倒看起來更加灑脫些。

  其實白勝簪長這麼大,也就跟王小六兒一個人嘿嘿哈哈的有點事兒,她雖然女神得很,但其實也就比王小六兒稍大一丟丟,相比於王小六兒這樣的老司機,白勝簪其實差遠了,這表面上這樣那樣的,私底下,王小六兒拿捏她就跟玩兒似的。

  但沒辦法啊,誰讓人家硬實力擺在那裡呢?

  此時的王小六兒,不僅僅是江湖上威風凜凜的過江龍,要說某些方面的本事,不是大宗師,起碼也是個小宗師,要不然一不至於那麼多姐姐妹妹成天圍著他亂轉。

  白勝簪是王小六兒遇到過的女人當中最為中意的一個,幾乎沒有之一,要說在王小六兒心中唯一能跟白勝簪掰掰手腕兒的,也就只有米姑娘了,區別在於,前者基本上已經吃幹抹淨解鎖了所有成就,而後者,也就親親抱抱啥的,嘴兒都沒嘴兒過幾回,還是不好稍作對比才是。

  當然了,要就顏值身材,模樣長相這塊兒來說,家裡那個小妮子,還正兒八經是個潛力股兒,光就現在來說,其實,以那小妮子的姿色來說,就已經遠不是尋常人能比的。

  只是相比之下,成天跟王小六兒膩在一起嬉皮笑臉的小妮子,更像是家裡的一員,他們之間,半是主僕半是親人,跟別人也確實不太一樣。

  白勝簪羞恥心還是很強的,在外人面前,不想跟王小六兒過分親暱,但時不時地看王小六兒一眼,那小眼神兒,也是滿滿都是寵溺,只要不是缺心眼兒,都看得出來,白勝簪對王小六兒,那也是喜歡得不得了。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尤其在李紅杏兒看來,更不奇怪,難得的是,李紅杏兒不單不妒忌,反而覺得很高興,雖然,她曾經有很好的機會牢牢地把王小六兒攥在手裡,但是,李紅杏兒心裡頭很清楚,像王小六兒這樣的人,絕不是她能掌握得了的,想當初,她跟王小六兒好上了,一半是因為寂寞難耐,確實需要個男人好好地撫慰一下。另一半兒,也實打實地是出於感激。要

  是沒有王小六兒,她現在怎麼樣,她都不敢想。

  尤其一尋思,自己還收了白勝簪的錢,李紅杏兒就更嫉妒不起來了。

  她對現在這日子,滿意得很,加上白勝簪如此優秀,這要是真能跟王小六兒走到一起,她也正經地替王小六兒高興不是。

  王小六兒倒是沒想那麼多,坐在一邊兒擺弄著手機,白勝簪在一邊兒看他手指頭飛快地在屏幕上敲打著,挺好奇,便躡手躡腳地湊了上去,一屁股坐在王小六兒旁邊兒,小嘴兒一撅,“幹啥吶!” 壹趣文學為你提供最快的憋寶人黎照臨更新,第1064章 大水衝了龍王廟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