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第 4 章 家的氣息

 沈牧找到後勤保障部,這裡相當於是航天院的行政管理處,除了技術上的事情,其他都由這個部門統管。

 他來到財會處,蔣丹進了航天院之後在這裡當了一名會計。

 蔣丹的父親蔣建林是沈牧的老上級,當年就是他去軍校將沈牧特招進了航天院,對沈牧有提攜之恩。蔣丹的丈夫肖強和沈牧是同一批學員,兩人是老鄉,從同一個地方考出來,關係很好,只不過他做了飛行員,沈牧成了技術骨幹。

 他來的時候,蔣丹正在忙碌,低頭整理著什麼東西。

 “蔣丹。”沈牧出聲叫她。

 蔣丹聽見動靜,似乎嚇了一跳,連忙將桌上的東西收進了抽屜。

 她抬起頭,見來人是沈牧,臉色微變,隨即笑道:“什麼時候來的?”

 “剛進來,我敲門了,你沒聽見。”面對蔣丹,沈牧心情不由得複雜。她看上去成熟了很多,眉眼全然沒了當年的驕傲。

 蔣丹理了理頭髮,目光在沈牧身上流轉,“你看著瘦了,泉城條件很艱苦吧。”

 她一句不提丈夫肖強,沈牧心裡卻更加難受,那場飛行事故,在飛機墜毀的過程中,機上其餘兩名飛行員都跳了傘,只有副駕駛位的肖強,不知是什麼原因沒有及時跳機,最終機毀人亡,那場聯調試飛的指揮官正是沈牧。

 “戈壁灘,確實好不到哪裡去。”

 “我爸聽說你回來的事情,還讓我邀請你去家裡吃飯。”蔣丹笑道,“他一直挺掛念你。”

 蔣丹帶著兒子肖童童住在家屬院,沒住在孃家,沈牧聽她這樣說,只好說道:“這些日子事情多,等忙過了我再去拜訪蔣老。”

 蔣丹笑道:“你還沒見過童童呢,今晚帶著你愛人孩子來家裡吃頓飯吧。”

 沈牧有些為難,他確實應該去看望肖童童,那是肖強的孤子,但是柳煙凝不一定肯跟他一塊去。

 “下班我去看看童童。”沈牧說道。

 蔣丹又笑,“行,來家裡吃飯。”

 下了班,沈牧去商店買了不少東西,買了四罐奶粉,兩罐給阿寶,兩罐給肖童童,又稱了兩份大白兔奶糖。他還想給阿寶買點東西,看來看去,卻不知道該買什麼合適,最後拎著這兩樣去了家屬院。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沈牧一路遇到不少同事鄰居。

 “沈牧回來了啊,買這麼多東西呢!”

 “煙凝帶著孩子出去了啊。”有人告訴沈牧。

 沈牧回到家,家裡果然只有秦姨在,沒看到阿寶,沈牧有些失望。

 “阿寶缺什麼東西,您告訴我,我給阿寶買。”沈牧對秦姨說道。

 秦姨一邊招呼沈牧換鞋,一邊朝門口張望,這母子倆去了有一段時間了,怎麼還沒回來!

 “喝杯茶,這可是煙凝親手做的花茶呢,嘗一嘗!”秦姨極力挽留沈牧。

 沈牧順勢坐了下來,他想等阿寶回來。

 秦姨給沈牧添了三道茶水,門口才傳來動靜。

 沈牧扭頭望去,柳煙凝踩著淺金色的夕陽緩緩地走上臺階,她穿著一襲熱烈的深綠色掛脖長裙,襯得臉白生生的,裙子掐出一截細腰,行動間搖曳生姿,頭頂還撐著一把金色蕾絲鉤花遮陽傘。

 看到沈牧,柳煙凝怔了一下。阿寶的小腦袋從她身後冒出來,嘴裡還舔著小矮人雪糕。

 沈牧不知為何,在她目光的注視下竟有些侷促,站了起來,目光看向阿寶,“我...我來給阿寶送些吃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