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28. 第 28 章. 從航天院出……<!>

 從航天院出來, 已經到了午飯時間。

 柳煙凝問一塊出來的沈牧,“你不加班了?”

 “忙完了,一塊回去吧。”

 柳煙凝看著手拉手走在前面的阿寶和毛寧寧, 笑道:“為了慶祝阿寶入選, 我們出去吃吧。”

 “出去吃?吃什麼?”沈牧還沒有下館子這個消費觀念。

 柳煙凝沒說,“雪華姐,我帶孩子們去吃點東西,一塊去吧?”

 胡雪華也沒有出去吃的觀念,“家裡蒸了飯呢。”

 “那寧寧跟我們一塊去吧, 他跟阿寶有伴。”

 胡雪華不好意思,外面的東西都貴, “你們帶阿寶去吃吧, 我們家裡蒸了飯呢。”

 “阿寶一個人吃著也不香啊,你就讓寧寧和我們一塊去吧, 你看他們兩個手拉手的有伴。寧寧,你和阿寶一塊去吃東西好不好?”

 毛寧寧一聽要去吃東西,小眼睛頓時亮了,可他不敢隨便答應, 這是要媽媽同意才行的。

 面對兩個孩子祈求的眼神,胡雪華只好答應,“那好吧。寧寧, 你不可以調皮知道嗎?”

 毛寧寧連連點頭,跟媽媽保證, “我肯定乖乖的!”

 胡雪華先坐公交車走了, 柳煙凝一手拉著一個孩子,往前走,沈牧雖然捨不得花錢, 但也不想敗興,沉默地跟在後面。

 “媽媽,我們去吃什麼呀?”阿寶問她。

 阿寶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在外面吃過東西,好奇極了。

 毛寧寧也沒有,他也跟著阿寶一塊問。

 柳煙凝笑道:“到了你們就知道了。”

 走了約莫十五分鐘,他們終於到了前門大街的正陽市場,在一處玻璃房子前停了下來。

 沈牧看著排到店外的隊伍,他沒想到柳煙凝說出來吃,是來這裡吃。

 柳煙凝指揮沈牧,“你去排隊。”

 阿寶和毛寧寧對店門口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老爺爺感興趣極了,老爺爺手上還捧著一隻盒子,上面畫著雞腿。

 “哇!是雞腿,阿寶!”毛寧寧指著窗戶上貼紙大呼小叫。

 沈牧排在了人群最後,他抬起頭,看了一眼招牌上的‘美式快餐’,他和柳煙凝結婚前夕,北京城發生了一件新奇事,當時報紙上鋪天蓋地的報道,美式快餐肯德基家鄉雞在北京城開了門店,一時間造成轟動,排隊的人多到需要警察維護。

 沈牧當時對這些排隊吃美式快餐的人不屑一顧,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成了排隊的一員。

 雖然肯德基已經入駐快五年,每逢週末,來這裡吃飯的人還是多到需要排隊。

 柳煙凝帶著孩子在陰涼的地方坐著等,大半個小時之後,總算是輪到他們進店了。

 店裡人也非常擁擠,柳煙凝先帶著孩子們去找座位,他們運氣不錯,剛進來,靠近收銀臺的位置客人吃完了站起來離開,毛寧寧眼疾手快地跑過去搶先佔了位置。

 “寧寧你真棒呀!”柳煙凝誇他,幸好毛寧寧眼尖,慢一秒都會被別人搶先了。

 柳煙凝知道沈牧身上沒錢,見快排到他了,交代兩個孩子把位置站好,自己去付錢。

 此時沈牧的心裡翻江倒海,他看到頭頂上的標價牌上寫著套餐:吮指原味雞2塊+雞汁土豆泥+菜絲沙拉,標價9.9元。

 沈牧偶爾不方便的時候會在外面吃碗麵,才一塊五,加肉兩塊錢,他還不捨得加。出餐員飛快地往外面端著紙盤子,裡面裝著套餐裡的東西,兩小塊炸雞肉,一小杯土豆泥,一小份洋白菜絲胡蘿蔔絲。分量大人都不夠吃,孩子可能勉強夠了。

 “我們要四份套餐。”一個身影擠到他前面來,伶俐地說道。

 “哎哎,你這女同志怎麼插隊啊!”後面有人不滿。

 沈牧連忙解釋,“我們排隊了的,這是我愛人。”

 說完他拉住柳煙凝,“我不吃!要三份就行了!同

志,要三份!”

 柳煙凝看向他,“你真不吃?”

 沈牧點頭,他摸了摸褲兜裡的紙幣,這是他昨天去交稿掙到的三十來塊錢,只夠買三份,再說他也不捨得吃這麼貴的,柳煙凝和孩子們嚐嚐就得了。

 他掏出錢來,抽出三張十元紙鈔遞給收銀員。

 柳煙凝眉梢一挑,意外地看向沈牧,沈牧見她露出這個表情還以為她懷疑自己藏私房錢,連忙解釋,“這是我昨天交稿拿到的報酬!”

 柳煙凝掃了一眼他手裡剩下的幾塊碎零錢,沒再說話,退到了一邊。

 收銀員問,“還需要飲料嗎?可樂,雪碧,芬達,都有。”

 沈牧還沒說話,柳煙凝先拒絕了,“不用了。”

 出餐很快,沈牧一個人還端不了三盤,柳煙凝接了一盤過去。

 阿寶和毛寧寧期待已久,看到他們端著餐盤迴來,高興得直拍手,“哇!好吃的來啦!”

 柳煙凝和沈牧坐在一邊,兩個孩子坐在對面,一人面前擺了一份快餐。

 “我帶他們去洗手。”

 沈牧坐著等他們,一樓人很多,很吵鬧,還有人端著餐點上二樓的,他聽說肯德基這個門店一共有三層樓,普通食客在一二樓,三樓不對普通食客開放。

 很快他們就回來了,阿寶湊到沈牧身邊,新奇地說道:“爸爸,洗手那裡有個吹風的,把手手放在底下,就會有熱風吹出來,就能把手手吹乾了!”

 毛寧寧看著餐盤裡的炸雞塊直咽口水,“阿姨,我可以開始吃了嗎?”

 “吃吧。”柳煙凝笑眯眯地說道。

 阿寶和毛寧寧開始大快朵頤,新奇的炸雞是孩子們從未吃過的,一下子就愛上了這個味道。

 “媽媽,好好吃!”阿寶咬著雞塊,瞪圓了眼睛。

 柳煙凝拿起面前餐盤的一塊炸雞遞給沈牧,“嘗一嘗。”

 炸雞塊聞起來很香,整個餐廳都瀰漫著這種香香的氣味。

 “我不吃,你吃。”沈牧搖頭。

 柳煙凝不由分說將雞塊遞到他嘴邊,紅潤的嘴微張,“啊~”

 沈牧看著她哄孩子似的模樣,一瞬間似有電流竄過心臟,酥酥癢癢,他低聲說道:“我不吃,留給你和孩子吃。”

 柳煙凝不伺候了,抓起他的手,將雞塊塞過去,“快吃吧,誰多吃一塊也長不了一斤肉,這麼貴,都嘗一嘗!”

 沈牧有些驚訝,她竟然也會覺得這個洋快餐貴!

 阿寶和毛寧寧都吃得很香,沈牧也嚐了一口,味道確實跟國內傳統的食物有點區別,但是也沒有到排長隊吃的程度,不過小孩子確實很喜歡,毛寧寧都把洋白菜沙拉給吃完了。

 阿寶舀了一勺子土豆泥餵給柳煙凝,“媽媽,你吃這個,好吃。”

 柳煙凝吃了,“真好吃,謝謝寶貝。”

 阿寶看了一眼沈牧,又看了一眼土豆泥,他小眉頭微微一皺,選擇忽略他,阿寶倒也不是捨不得土豆泥,他跟柳煙凝一樣,有點潔癖,他的勺子可以給媽媽吃,但是不可以給爸爸吃。

 沈牧將他的反應看得一清二楚,心裡好笑,還是想逗逗他,“阿寶,給爸爸也吃一口。”

 阿寶瞪大眼睛,看看沈牧又看看土豆泥,猶豫不決。

 沈牧剛想笑,阿寶將土豆泥盒子和勺子一塊推到他面前,“都給你吃,爸爸。”

 沈牧一驚,沒想到阿寶竟然這樣捨得分享,心裡一陣感動,“爸爸逗你的,你快吃吧,爸爸不吃,土豆泥是給小朋友吃的。”

 柳煙凝將父子倆的反應看在眼裡,心裡好笑,她當然知道阿寶為什麼會連盒帶勺子一塊給沈牧,但她看破不說破。

 阿寶吃了一塊原味雞塊就吃不下了,毛寧寧胃口大,但他也留了一塊沒吃,“我要帶回家給我媽媽吃。”

 沈牧跟柳煙凝商量阿寶上學的事情,“上學是在清華附小,有點遠,我每天接送他吧..

..”

 兩人說著話,沒注意阿寶什麼時候溜下了座位,跑去了收銀臺,收銀臺旁邊站著一大一小兩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連比帶劃地跟服務員說著什麼,但對方卻弄不明白。

 女人不停地跟服務員說:“birthday!birthday!”

 見服務員聽不懂,女人環顧四周,似乎沒有找到目標,又只能求助服務員。

 而服務員也聽不懂她說話,兩方都只能乾著急。

 “她說有個小朋友在這裡過生日,她要找那個小朋友。”正在這時,喧鬧的人聲中響起一道稚嫩的聲音,傳進服務員的耳朵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