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30. 第 30 章 章沈牧一愣,“老師教……<!>

 沈牧一愣, “老師教的你都知道嗎?”

 阿寶點點頭,黑葡萄一樣的眼睛看著沈牧,“靳博也知道。”

 “過生日的那個小孩嗎?”

 阿寶點點頭。

 沈牧洗乾淨手, 拿著課本,拉著阿寶坐在沙發上,他翻開書本中間的知識問阿寶。

 “這個你知道嗎?”

 “這是角函數呀!”阿寶點頭, “它是無窮級數或特定微分方程的解...”

 阿寶說得頭頭是道,涉獵的內容甚至不僅僅是基礎數學, 還包含數學分析。

 沈牧翻到書的後半部分, 這部分是高中的重點數學知識,還涉及到了微積分。

 但也沒有難倒阿寶,他幾乎瞭如指掌, 讓人驚訝。

 沈牧合上了書本, 他本來以為是前面的知識對阿寶來說太淺薄了,所以他全都知道,沒想到整本書上的知識,阿寶都清楚。他試著讓阿寶做一道微積分的計算題。

 他擔心阿寶只是瞭解理論知識,但是能利用數學思維去解決實際問題, 才是學習數學的最根本目的。

 阿寶掃了一眼題目,想了幾秒鐘就開始寫了。

 沈牧以為他要慢慢地計算, 但沒想到阿寶直接畫了一筆1, 就放下了筆。

 沈牧還在心裡搜尋大學學過的知識來解這道題目,他都還沒有計算出答案。

 等他計算出來,目光復雜地看著阿寶。

 “阿寶, 你能跟爸爸說一說你是怎麼解題的嗎?”

 “用洛必達法則啊!”阿寶的小手在空白紙上比劃,“變形過後,利用極限運算法則計算...”

 柳煙凝剛走出房門, 就聽見阿寶稚嫩的聲音在說著一些對她來說非常高深的語言,只能聽出他是在描述什麼題目的解題過程,好像是數學題目,她不確定。

 阿寶一講就停不下來,餘光看到了媽媽的身影,立馬閉了嘴,朝柳煙凝奔了過去,“媽媽!”

 柳煙凝穿著睡袍,蹲下身抱住阿寶,“寶貝,你怎麼這麼早呀?”

 “媽媽,我不想去學校了。”

 “為什麼?”柳煙凝吃了一驚。

 “因為老師上課說的那些我都知道呀,媽媽你跟我說過的,老師是教我我不知道的知識。”

 “有一部分是你知道的是很正常的呀。”柳煙凝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阿寶嘟了嘟嘴,“可是我都知道呀,媽媽。”

 柳煙凝驚愕,她可是數學白痴,不知道阿寶說的都知道,意味著什麼。

 沈牧走過來,將手放在柳煙凝的肩膀上,“煙凝,你想象不到我們的阿寶有多聰明,看來我得去學校跟他們的老師談一談了,我剛才將課本中後部分的知識全部考了阿寶,他全部都知道。”

 沈牧看著手上的手寫體課本,能看出來,為了培養這批小天才,這些老師教授有多麼認真地準備,甚至一個字一個字地寫成了課本複印出來裝訂成冊,沒想到嘔心瀝血寫出來的課本上的知識全是孩子們已經學會了的。

 “阿寶,我去學校跟老師溝通,讓老師教你們不會的知識,好不好?”

 阿寶撅起嘴,看向媽媽,顯然是不樂意。

 柳煙凝也連忙說道:“寶貝,小朋友都是要上學的,毛寧寧馬上也要上學了,爸爸去學校跟老師說一說,給你們的課程重新改一改。”

 在媽媽的勸說下,阿寶不情願地點點頭,“那好吧。”

 秦姨做好了早餐,沈牧父子吃過後,就出門了。

 柳煙凝照例送他們出門,看到阿寶坐在自行車後座跟自己揮手道別,柳煙凝心裡總算不像昨天那樣貓抓般難受了,“寶貝,下午爸爸去接你,好不好?”

 阿寶點點頭,“我知道啦,媽媽再見!”

 毛寧寧從家門口跑出來,看到坐在自行車後座的阿寶,招呼都沒有打,連忙又倒回去了,砰的聲關上了門。

 柳煙凝看得莫名其妙。

 沈牧特意早出發,帶著阿寶找到了龍老師,他將阿寶在家裡提出來的問題反應給龍老師。

 “現在老師教的知識,阿寶都知道,他對於熟悉的知識學習興趣不濃,我們希望老師能根據每個孩子的情況來制定教學計劃,不然沈星星每天上課的內容都是他懂的,他會對學習產生厭倦。”

 龍老師對此也不是特別驚訝,對這些孩子不能以看普通孩子的目光來看待,“前面的內容可能是較為簡單,內容都是循序漸進的,對於教學內容你請放心,都是清華的資深數學教授和我校資深老師一起制定出來的教學計劃。”

 “但是我今天早上給沈星星做了測試,這些知識點他全都瞭解,而且我也讓他解了兩道題,他也計算出來了。”

 沈牧也理解小天才班的老師制定這些學習計劃是想照顧好每個孩子的學習進度,但是如果他們不針對特別的孩子做出調整的話,沈牧就要考慮讓阿寶退出這個班級,因為這跟他的設想背道而馳,阿寶在這裡不僅學不到東西,還有可能讓學習興趣退化。

 龍老師聽沈牧這樣說,也有些遲疑起來,但是他本身只是小學老師,雖然是班主任,但是並不給孩子們上課,這本基礎數學他看過,裡面是從初中、高中、過渡到大學的知識。

 沈星星就再是神童,也不可能在歲多的時候將整個初高中甚至大學的知識學完吧!

 “我去請宋教授過來。”

 今天有宋教授的課,宋教授四十來歲,清華數學系教授,平時都在學校做項目,這次被安排來給幾歲的小朋友上課,他最開始還覺得是大材小用,找清華附中的數學老師來教他們就已經綽綽有餘了,可昨天上了一節課,就有些心驚,他教的是初中的知識,但是教科書為了適應中學生,上面的定理已經做了很多簡化,他最開始是依照書上的內容教,在意識到孩子們的接受能力非常強之後,他脫離了教科書,更改了一些他覺得沒有什麼用的定理,無意中體現了他在清華課堂上的捉摸不定的教學風格,孩子們竟然也接受得很快。

 這讓他感到心驚的同時也感到了喜悅。

 宋教授很快就趕了過來,他也沒有浪費時間,像沈牧那樣拿課本考阿寶,他很快就從阿寶敏捷的反應中發現,這些知識對阿寶確實不陌生,他甚至都能融會貫通地運用解題。

 宋教授深吸了一口氣,對沈牧說道:“你發現得非常及時,我們馬上給孩子們做全面測試,針對他們的情況來調整教學內容。”

 龍老師壓住心裡的震驚,再次看向阿寶,阿寶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造成了多麼大的震撼,還在盯著桌面上的地球儀。

 龍老師心裡一動,問阿寶,“沈星星小朋友,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阿寶點點頭,“地球儀呀,我們在這裡。”

 阿寶一隻手扶住地球儀,小手指準確地指出了中國的版塊。

 龍老師心裡已經談不上震驚了,沈星星連大學微積分都手到擒來,會點地理知識似乎也不叫人那麼驚訝了。

 “你很喜歡嗎,老師送給你好不好?”

 阿寶小眼睛一亮,“真的嗎?”

 龍老師見他果真很喜歡,也高興起來,“當然啦,一會兒你就可以抱去教室。”

 “謝謝老師!”阿寶響亮地道謝,繞著桌子轉來轉去,他昨天看到這個圓圓的小球體的時候就已經很喜歡了。

 今天不能繼續上課了,宋教授打算今天就將每個孩子的學習程度測試出來,連夜制定出合適的學習計劃,他現在深感責任重大,這一批孩子教育好了,就是祖國未來真正的棟樑啊!

 宋教授乾脆先給阿寶測試,課本上的知識阿寶都知道,只能從《數學分析》,《高等代數》,甚至難度非常高的《幾何與對稱》,《微觀數學》,這種連數學系的學生學習起來都很吃力的學科來給阿寶做測試。

 幸好,阿寶不是全部都知道,他聽起宋教授說起微觀數學裡的知識,雖然他不知道,但是眼睛明顯亮了。

 宋教授鬆了口氣,幸好阿寶還有知識盲區,不然國內恐怕沒幾個教授能教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