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57. 第 57 章5 毛寧寧之前沒有接觸過……<!>

 毛寧寧之前沒有接觸過拍戲, 但是他看的電視劇多啊,他家裡也有電視機的,他媽媽胡雪華沒事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看電視, 他跟著看了好多好多,尤其是動畫片,只要是電視上播出的動畫片, 他沒有一部落下的,毛寧寧有時候還會學著動畫片裡的角色說話呢。

 也有不少的孩子來試過戲, 但是幾乎所有的孩子真正到了要試戲的時候,都會臨場膽怯,忘記臺詞, 其實小孩子的臺詞很少, 但是其他孩子總是容易忘記。

 但是毛寧寧就完全沒有這種畏畏縮縮,試戲的時候,他不僅將臺詞全部都記牢了,跟女主對戲的時候,那一聲聲媽媽喊得特別自然,撲進女主懷抱的時候,他自然得好像真的投入了胡雪華的懷抱, 完全看不出表演的痕跡,就連導演都感到驚訝,這孩子似乎天生就有表演的天賦。

 毛寧寧試戲非常成功, 胡導演幾乎立馬就拍板讓毛寧寧來出演主人公的孩子。

 柳煙凝只是帶毛寧寧來試鏡, 真試上了她還不能代替胡雪華夫妻籤合同呢,毛寧寧是未成年人,是限制行為能力人,籤合同這種事情, 只能讓毛寧寧的家長來籤。

 柳煙凝帶著兩個孩子去肯德基吃了一頓,才回到了家。

 胡雪華得知毛寧寧竟然真的試上了,也忘了之前自己不太想讓毛寧寧去試鏡的事情,高興極了,對柳煙凝笑道:“煙凝,真的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們上哪裡找這麼好的機會,我趕緊去買只雞,晚上你們來我們家吃飯吧。”

 柳煙凝推辭不開,只好同意下來。

 自從沈牧出差,家裡有些她和秦姨處理不了的事情,都是毛曉峰幫的忙,兩家雖然是鄰居關係,但比親人更親近,畢竟沈牧的親爹親媽親大哥都在城裡呢,也沒見他們來幫過忙,都是想著怎麼從他們身上吸血。

 得知柳煙凝母子要去毛曉峰家裡做客,秦姨是不會去的,但是她還是做了兩道拿手菜,讓柳煙凝端過去,當做添菜。

 “雪華要請你一起呢,秦姨。”柳煙凝說道。

 秦姨連連擺頭,說白了,她只是柳煙凝請的保姆,又不是柳煙凝的親戚,人家是邀請柳煙凝母子去做客,秦姨不是不知分寸的人。

 秦姨不願意去,柳煙凝只好帶著阿寶去了,端著秦姨做的兩道菜。

 見只有他們母子二人,胡雪華問道:“秦姨呢,怎麼沒過來?”

 柳煙凝說道:“秦姨說她在家裡吃點就行了,就不過來了。”

 “那怎麼行,一起過來吃了,自己一個人在家懶得弄。”胡雪華解開圍裙,親自去了柳煙凝家裡,沒過多一會兒就將秦姨給拉過來了。

 “請你們吃飯呢,秦姨怎麼能不來,天天在家吃,今天就休息休息,來我家吃。”

 秦姨萬萬沒想到胡雪華會親自上門去請她,這讓她受寵若驚又無比感動,胡雪華將她當客人請過來,就說明胡雪華並沒有因為她是一個保姆而看輕她。

 秦姨在褲縫線上搓了搓手,“還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忙的,我給你打下手。”

 胡雪華笑道:“我在您面前做菜簡直就是班門弄斧了,毛寧寧在你們家吃了您做的曲奇餅乾,回來之後連商店裡的都不喜歡吃了。”

 秦姨高興得合不攏嘴,“寧寧是很喜歡吃我的做的曲奇餅乾的,等明天我再做點,給寧寧送過來。”

 胡雪華笑道:“您歇歇吧,他就是個饞嘴貓,管不了他這麼多呢。”

 秦姨笑眯眯地沒再說話,進廚房幫忙,胡雪華沒有阻攔她,因為胡雪華知道,不讓秦姨乾點活的話,她是無法安心吃飯的。

 毛曉峰很快就回來了,手裡領著兩瓶玻璃瓶裝的汽水,毛寧寧一看到眼睛就亮了起來,這汽水瓶子和啤酒瓶一模一樣,一般人看不出裡面是啤酒還是汽水,毛寧寧卻能認出來,他指著暗紅色的瓶子對阿寶眯著眼睛笑道:“咱們有汽水喝了。”

阿寶一向不饞嘴,柳煙凝給他買一盒高樂高,他能喝個一兩個月都喝不完,但是他沒有見過這樣的汽水,平時柳煙凝也不買汽水給他喝,他問毛寧寧,“這個汽水比可樂還好喝嗎?”

 毛寧寧愣了一下,比可樂好喝嗎?他認真地想了想,點頭,“比可樂好喝多了。”

 說實在的,毛寧寧其實喝不慣沖鼻子的可樂,他更喜歡喝這種玻璃瓶的飲料。

 但是很顯然,這飲料是隻能開飯的時候喝,可毛寧寧等不及了,他現在就想給阿寶嚐嚐這汽水的味道,指定比在肯德基喝的可樂味道好,他趁著大人不注意,偷偷地去將其中一瓶汽水拎了過來。

 阿寶瞪大了眼睛,他可從來沒有幹過這種事!

 而毛寧寧顯得駕輕就熟,這種汽水的瓶蓋跟啤酒瓶蓋一樣都是鐵的,憑著小孩子的力氣很難打開,毛寧寧找到了家裡的啟瓶器,拿著啟瓶器就要開,阿寶連忙制止,“寧寧!不能偷喝!”

 毛寧寧逢年過節的時候,經常偷偷地開家裡的飲料喝,他壓根就不怕,“別怕,阿寶,我爸爸不會說我的。”

 他小手熟練地一撬,只聽見‘滋啦’瓶子裡的氣就衝出來了。

 毛寧寧也不找杯子,湊著嘴喝了一口,學著大人模樣打了一個滿足的嗝,將汽水瓶遞給阿寶。

 阿寶盯著汽水瓶,平平無奇的汽水瓶此時變化成了無數種樣子,每一種都在對阿寶散發著誘惑,這瓶子裡的汽水也因此變得格外香濃,讓他忍不住想要嘗上一口。

 到了吃飯時間,柳煙凝來找兩個孩子吃飯,阿寶和毛寧寧都統一地捂著肚子,“吃不下,不吃了。”

 柳煙凝疑惑,“你們吃什麼了,就吃不下了。”

 毛寧寧不說,阿寶也捂著嘴,這讓柳煙凝更加奇怪了,本來還以為他們只是偷吃了糕點什麼的,吃零食吃飽了不想吃飯,這毛病可不能慣,“不行,你們兩個都得來吃點飯,要是現在不吃,晚上要是餓了,也不許再吃東西了。”

 胡雪華端著菜從廚房走出來,聽見阿寶他們都不想吃飯,感到很奇怪,毛寧寧是個小饞貓,今天燉了雞,要是平時,他肯定是要吃的,今天怎麼會不吃了呢?

 “毛寧寧,你帶著阿寶吃了什麼?”

 胡雪華到處看,沒發現他們到底是吃了什麼。

 毛曉峰在擺放碗筷,要找杯子倒飲料的時候才發現飲料少了一瓶,“估計是偷偷地喝了一瓶汽水呢,我買了兩瓶汽水都少了一瓶。”

 胡雪華也明白過來了,扭頭等了毛寧寧一眼,她知道這主意肯定是毛寧寧出的,阿寶那樣乖巧,根本不會做這種事。

 毛寧寧看著媽媽,突如其來地打了個長長的飽嗝,他連忙用手捂住了嘴。

 阿寶沒想喝那麼多的,他本來只是想嘗一嘗這汽水是什麼味道,沒想到毛寧寧突然出了個主意,帶著阿寶你一口我一口地喝了起來,一瓶汽水不知不覺就被兩人喝完了,肚子都撐得圓滾滾的,一點東西也吃不下了。

 回到家,阿寶安安靜靜地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餘光卻注意著柳煙凝,他今天在毛寧寧家裡一口飯都沒有吃,媽媽應該會生氣的。

 可是媽媽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想理他的意思,阿寶有些拿不準媽媽是什麼意思了。

 “媽媽...”阿寶心虛地叫了一聲柳煙凝。

 柳煙凝抬起頭來,這會兒外面天色都暗了,柳煙凝還在看書呢,她揉了揉眼睛,準備去書房工作一會兒,“怎麼了,寶貝。”

 阿寶沒在媽媽臉上看到生氣的神色,鬆了口氣,“沒什麼媽媽。”

 柳煙凝看了他一眼,對秦姨說道:“秦姨,一會兒給阿寶煮碗麵吧,我看他要餓了。”

 阿寶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媽媽說得沒錯,在毛寧寧家的時候,那時候肚子脹氣呢,什麼都吃不下,但是這會兒氣都排出來了,他還真有點餓了。

 媽

媽一句責怪的話都沒有說,讓阿寶更加自責了,“媽媽...”等柳煙凝轉頭看他,阿寶才小聲地說道:“我錯了...”

 柳煙凝笑了起來,小孩子偶爾調皮不是什麼大事情,所以她跟毛曉峰夫妻都沒有將這事放在心上,柳煙凝甚至覺得挺有意思的,阿寶一直都很乖,很省心,但是柳煙凝有時候卻不願意阿寶這樣省心,她覺得阿寶甚至可以偶爾不太乖,調皮一次,這才是孩子的天性。

 “沒關係的阿寶,你肚子痛不痛?”柳煙凝唯一擔心的是這個問題。

 阿寶搖搖頭,“沒有,媽媽。”

 秦姨去廚房給阿寶煮了碗麵條,阿寶餓了,呼呼地吃完了。

 葉蓓蓓今天來了,但撲了個空,柳煙凝一家人都去毛寧寧家裡吃飯了,只好先回去了。

 蔣丹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回來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葉蓓蓓垂下頭,“阿寶不在家,他們家沒有人。”

 蔣丹探頭看了一眼,“他們家要出門,也不提前說一聲,蓓蓓,你現在感覺學習進度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