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66. 第 66 章 一百萬,柳……

 一百萬,柳煙凝想都不敢想這個數字。

    “不會吧,還是先看看市場反饋吧。”柳煙凝出版的書銷量總和加在一起,都沒有超過一百萬。

    “煙凝,你不瞭解市場規律,《暖春》這部電視劇現在風頭正盛,書店都將《暖春》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我們聯合書店做了宣傳海報,同名劇集原著小說,賣得好得很,我跟發行方那邊聯繫了,暖春劇集三十二集,一天兩集,很快就會播完了,我們得趁著熱度。”

    柳煙凝也不懂這些營銷手段,她只負責寫就行了,“那你們看著辦吧。”

    宋嘉和頓了頓才說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過來,我們重新簽訂出版合同。”

    柳煙凝一愣,“修改合同?”

    “是,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約個地方。”

    柳煙凝笑道:“還約什麼地方,你來家裡吧。”

    宋嘉和也笑了起來,“行。”

    第二天,宋嘉和就來了,地上積著薄雪,宋嘉和穿著一襲灰色呢大衣,夾著風雪而來。

    沒幾天要過年了,秦姨已經在炸丸子了,她準備的東西挺多,但是每樣都只准備了一點,家裡沒個男人在,三人吃不了多少,開了春之後天氣熱起來,吃不了的就要壞了。

    宋嘉和敲門之後進來,一股熱風撲在臉上,他笑道:“家裡挺暖和啊,比我辦公室暖和。”

    柳煙凝坐在沙發上沒起來,笑道:“你自己在鞋櫃裡拿雙鞋子換了。”

    宋嘉和將帶來的禮品放在一旁,換下了腳上的真皮靴子,他一路踩著沈牧修的水泥路過來,鞋上只沾了零星的雪,在門口抖落了才進來。

    秦姨從廚房走出來,要幫宋嘉和掛帽子掛外套,接過了宋嘉和帶來的金華火腿和進口餅乾等,宋嘉和客氣地道了謝,走到沙發邊坐下,從隨身攜帶的棕色公文包裡取出新的合同,“你過目一下,有什麼問題就及時提出來。”

    柳煙凝拿起合同書看了起來,當掃到合同條款的時候,她輕輕地吸了口氣。

    這本暖春出版的時候,她並沒有想過這本書的銷量會這麼火爆,所以當時簽訂的合同是批次版稅,版稅是百分之六。印一萬冊,定價三塊六毛錢的書,她拿到手的錢是2100多塊,第一次印刷印了二十萬冊,她拿到了四萬多版稅。

    而宋嘉和今天給她帶來的合同是階梯稿酬合同,還是以二十萬萬冊為標準,二十萬冊以下稿酬是百分之六,二十萬以上,五十萬以下是百分之八,超過五十萬部分是百分之十。

    柳煙凝將合同放在茶几上,“合同都已經簽過了,你能不能做主改?”

    宋嘉和笑道:“這點權利我還是有的,放心吧,這本書過後你就是暢銷書作家了,以後出版稿酬合同都按照這個來。”

    柳煙凝知道,這是宋嘉和給自己爭取的對自己最有利的合同,她輕吸了口氣,“嘉和,你真的...”

    宋嘉和打斷她,“煙凝,期待你的新作品,馬上要過年了,你簽了合同之後,我會盡快讓財務將稿酬打給你。”

    柳煙凝笑道:“那不必急,謝謝你,嘉和。”

    這個合同意義不言而喻,以一百萬銷量計算,新合同她能多拿接近十萬稿酬。

    宋嘉和又問基地伙食的問題。

    “沈牧倒是說已經改善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改善了。”

    “改善就好,如果沒有改善的話,我可以跟我大伯說一說,看他能不能幫上忙。”

    柳煙凝知道宋嘉和家裡是軍政家庭,到了宋嘉和這裡,他對從政沒有興趣,才去做了商人,他在出版社裡面佔著股權,所以才能有權利幫柳煙凝爭取新的合同。

    但是出版社也不會虧,柳煙凝成為暢銷書作者之後,之後繼續跟他們出版社合作的話,給出版社帶來的利潤絕不止這十萬。

    阿寶從毛寧寧家回來,還沒看到客廳裡的人,先注意到門口的男士靴,他激動了一瞬,那瞬間他以為是爸爸回來了,但是很快他就知道這不是爸爸的鞋子,爸爸沒有這樣的皮靴。

    一抬頭,果然看到客廳裡坐著的是宋叔叔。

    “宋叔叔!”阿寶也挺久沒有看到宋嘉和了,興奮地喊了一聲。

    宋嘉和站起來,幾步迎上阿寶,將他抱起來,“阿寶長高了好多,都這麼壓手了!”

    柳煙凝看著宋嘉和,宋嘉和比她大三歲,快奔三的人,還沒有結婚,“你還挑挑揀揀,不結婚,你要是早點結婚,孩子也有阿寶這麼大了。”

    宋嘉和一愣,他看了柳煙凝一眼,柳煙凝結婚快七年了,可她還跟當年一樣,幾乎沒什麼變化。

    “沒有遇到合適的結婚對象。”宋嘉和淡淡一笑,“人生也並不是非要結婚的,如果沒有遇到那個想要結婚的人,結婚是件很消耗的事情。”

    柳煙凝看著他,笑問,“你家裡不催你嗎?”

    據柳煙凝所知,宋嘉和是獨生子。

    宋嘉和笑了笑,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他父母當然沒有那麼前衛開明,每到過年他要遭受的就是長輩的輪番轟炸。

    “留下來吃午飯再走吧。”柳煙凝笑道。

    宋嘉和是要拒絕的,他應該拒絕,他無所謂自己的名聲,卻不能不顧及柳煙凝母子,可那聲“不了”卡在喉嚨裡,怎麼也吐不出來。

    宋嘉和垂下視線,似乎在這麼溫暖且帶著她身上獨特香味的環境裡,封印在他身上的修養殼子,開始冰裂出龜紋,塵封多年的情緒趁虛而入,將他的理智攪得天翻地覆。

    就這一會兒,只這麼一會兒,他聽見心裡的聲音說道。

    宋嘉和微笑道:“那太麻煩了。”

    柳煙凝含笑對秦姨說道:“秦姨,我留宋先生吃午飯,多做兩個菜。”

    宋嘉和連忙說道:“不用,不必加菜,煙凝,不要這麼客氣。”

    柳煙凝撿起茶几上的合同搖晃一下,“你這一下子給我送了這麼多錢,不好好請你吃頓飯怎麼說得過去。”

    宋嘉和笑了起來,不再說話了。

    阿寶拉著宋嘉和說話,宋嘉和告訴他北京有個新開的遊樂園很好玩,等開春暖和了就帶他去。

    阿寶高興極了,“真的嗎,宋叔叔,你真的要帶我去嗎?”

    宋嘉和看向柳煙凝,笑問,“可以吧,煙凝?”

    柳煙凝看著阿寶愣神,阿寶都快六歲了,她竟然從來沒有帶阿寶去玩過小朋友該玩的東西。

    “行。等暖和了,宋叔叔有時間就帶你去吧。”

    阿寶興奮地舉起雙手,“耶”了一聲,又想起什麼,問宋嘉和,“我們可以帶著毛寧寧一塊去嗎?”

    宋嘉和對毛寧寧也並不陌生,知道那是阿寶的玩伴,點頭答應,“行啊,那我們就帶上毛寧寧。”

    吃了午飯,宋嘉和就告辭了。

    到臘月二十八,宋嘉和給柳煙凝打電話,讓她去查一下賬戶,錢已經打過來了,一共十二萬餘,但繳稅一萬三千多,實際應該到賬十萬有餘,讓柳煙凝去查收。

    柳煙凝知道這是宋嘉和給自己提供的方便,換別的作者,一次性肯定拿不到這麼多錢,出版社都要根據銷售情況分批打款,雖然跟出版社追加了四十萬冊,但應該才剛開始銷售,其他作者在這個時候即使能拿到錢,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完。

    柳煙凝還是拿著存摺去銀行查了一下,果然有一筆十萬八千多的款項到賬。

    即使柳煙凝見過很多市面,一次性到賬這麼多錢,她的心也忍不住一抖。阿寶看到媽媽看著存摺發呆,誤會了,“媽媽,我們是沒錢了嗎?那阿寶不買新衣服了。”

    出門之前,媽媽就說要帶他去買衣服。

    柳煙凝垂頭看向阿寶,露出笑容,“不是,媽媽有錢。”

    柳煙凝讓櫃檯小姐給自己取兩千塊現金。

    取了錢,柳煙凝帶著阿寶前往商場,阿寶的過年新衣服已經買了,今天是作為額外的獎勵。

    這兩年,因為買了車,平日要養車要開銷,經濟情況沒有以前那麼寬鬆了,柳煙凝這兩年都很少買衣服,她站在熟悉的店鋪門口,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女店員看到柳煙凝也是一愣,連忙露出笑容,“柳女士,您好久沒來了,店裡剛來了一批新款呢。”

    柳煙凝挑了一身新款,換上之後,她站在鏡子前,鏡中是位氣質翩然少婦,身材高挑,膚若凝脂。柳煙凝抬手摸了摸臉,女人的花期太短了,她真擔心有朝一日沈牧回來,她的青春年華已經逝去,這讓柳煙凝感到焦慮。

    即使她知道沈牧不會在意這些,她還是跑去二樓的日化品區購買了一大堆護膚品。

    年三十這天,柳煙凝接到了沈牧的電話。

    讓她驚訝的是,沈牧並不是去鎮上給她打的電話,沈牧告訴她,基地換了新領導,不僅伙食改善了,還專門安裝了一臺電話,早上剛安裝好,他們以後可以給家屬打電話了。

    這個消息比什麼都讓柳煙凝高興,沈牧沒跟她講太久,因為還有別的同事排著隊等著在除夕這天跟家人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