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第 77 章

龔揚敲了敲沈牧的房門,側耳一聽,裡面沒什麼動靜,他以為沈牧確實不在宿舍,正要轉身走,聽見裡面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發出碎裂的聲音。




“沈牧!沈牧!”龔揚砰砰地敲門,裡面又沒有聲音了,龔揚越想越不對勁,難不成是老鼠打翻了東西?




龔揚低頭一看,發現了異常,門沒有上鎖,是從裡面被栓上了,龔揚暗罵了自己一句,“沈牧,你在裡面是不是?快開門,你做什麼呢?”




裡面似乎響起了幾聲咳嗽的聲音,龔揚頓感不妙,門是木頭做的,但也挺結實,龔揚這麼大塊頭都連撞了好幾次才將門撞裂了。




門沒有撞開,他從裂縫中看了一眼,沈牧正躺在床上呢,龔揚急得罵了一句,昨天都還好好的呢,今天臥床不起了,他急忙從裂縫中伸手將門栓給打開了,推開破損的門衝了進去。




奔至榻前,龔揚注意到沈牧臉頰通紅,雙眼緊閉,他撞門這麼大的動靜,沈牧都沒有醒過來,他連忙伸手去探沈牧的額頭,燙得驚人。




“媽的!”龔揚急得大罵,想將沈牧從床上弄起來,發現自己一個人辦不到,連忙跑出宿舍,剛好看到宋翠翠在一旁晾衣服呢,這個時候也管不了對方是男是女了,只要能幫忙就行,龔揚招手喊她,“翠翠,翠翠,快過來幫忙。”




宋翠翠看到龔揚在撞沈牧的宿舍門了,心裡還疑惑呢,連忙放下衣服就跑了過來。




等宋翠翠走到門口,看到龔揚正在將床上的沈牧扶起來,她吃了一驚,“沈主任這是怎麼了,怎麼不舒服嗎?”




“發高燒了,你快幫我將他扶起來,我揹他去醫務室!”




宋翠翠雖然是女人,但是常年幹活,身上很有一把子力氣,幫著龔揚將沈牧扶坐起來,龔揚彎下腰,在宋翠翠的幫助下將沈牧背了起來。




龔揚雖然塊頭大,但是沈牧有一百五十多斤,半扇豬肉這麼重,揹著確實吃力。




宋翠翠跟在一旁護著。龔揚感覺背上背了一塊火炭,熱得他心慌,他憋著一口氣將沈牧往醫務室背,臉都漲得通紅。




宋翠翠連忙去找人來幫忙。




沈牧被如此顛簸,總算是醒過來了,渾渾噩噩的感覺到有人在揹著自己。




“誰?”




龔揚聽到沈牧的聲音,他咬牙切齒地回答,“你大爺!”




沈牧反應了一會兒,分辨出是龔揚,“龔揚,你揹我去哪裡?”




人一醒,龔揚憋著的那股氣就鬆了,他揹著沈牧走了兩三百米,滿頭大汗,將沈牧放下來,“醒了就行,能自己走不,我們去醫務室。”




沈牧感覺頭又暈又重,站著就感覺自己好像是轉了幾十上百個圈,幾乎要站立不住,但他聽見了龔揚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像他們老家的那種用了多年的老風箱。




“我能走。”




沈牧深一腳淺一腳地被龔揚扶著走,一股強烈的噁心感湧上來,他吐了個昏天暗地,吐得缺了氧,昏了過去。




正好宋翠




翠找的幫忙的人也來了,幾個人扛著沈牧就往醫務室跑。




沈牧生病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劉院長耳朵裡,劉院長聽得心一驚,之前柳煙凝說沈牧生病了,他為此大費周章地去打聽,結果沈牧好端端的,沒想到這才剛過去多久,沈牧就真的病了。




“趕緊把人給我弄回來!()”




“()”




“你帶著阿寶一起去?出了什麼事了,怎麼這麼匆忙?”宋嘉和不放心。




“沒什麼事,就是帶阿寶去看看他父親。”




“煙凝,你別想騙我。”宋嘉和打斷她,“我還不知道你嗎?是不是沈牧出什麼事了,你要是還當我是朋友,你就告訴我。”




柳煙凝吸了口氣,才說道:“沈牧生病了,我們過去看看他。”




“很嚴重嗎?”宋嘉和追問,如果不嚴重的話,沈牧應該不會讓柳煙凝知道,那柳煙凝也不會想要趕過去。




“不嚴重吧,沒事的,我們也一年沒有見到他了,剛好過去看看




()他。()”




“?()”




宋嘉和說道。




柳煙凝一愣,她知道這一路非常危險,上次是他們運氣好,這一次還能這麼運氣好嗎?




“找誰?”柳煙凝問。




“我一個朋友,你放心吧,他肯定會將你們安全送到目的地。”




柳煙凝有些猶豫,“會不會太麻煩人家了。”




“不會,你別多想,是我一個好朋友,以前當過兵的。”宋嘉和掛了電話,立馬打了過去,但是不湊巧,對方此時不在北京,柳煙凝非常著急,今天就要過去。




火車是下午三點鐘的票,宋嘉和給柳煙凝打電話說對方會趕過去,柳煙凝不知道那人長什麼樣子,於是告訴了宋嘉和自己今天的著裝特點。




準備妥當,柳煙凝開著車帶著阿寶一塊前往火車站。




去之前柳煙凝就問過阿寶,告訴他沈牧生病了,他願不願意和媽媽一起過去看望爸爸。




阿寶一聽沈牧生病了也很著急,二話不說就同意跟著媽媽再次前往泉市。




不知道這次會待多久,柳煙凝甚至帶了一套冬天的衣服。




柳煙凝給葉教授的辦公室打電話,打了幾通都無人接聽,她只好給雜誌社打去電話,讓宋怡給蔣雲飛說一聲,請蔣雲飛代阿寶請個假。




秦姨得知宋嘉和請人陪柳煙凝他們一塊過去之後,也非常贊同此行,柳煙凝和沈牧之間的問題一直沒有處理好,這次過去,兩人興許能重歸於好。




秦姨在心裡還是認為沈牧是個很好的人,換個人或許不會那麼寵愛柳煙凝,柳煙凝雖然沒有陪伴,但是她有別的女人都沒有的自由。一個女人在結婚之後還能擁有這麼多的自由,是很不容易的。




柳煙凝趕到火車站,到處尋找宋嘉和口中的朋友,宋嘉和說對方穿著一省黑色風衣,181的個頭,但柳煙凝找了一會兒都沒找到這麼個人,直到阿寶指著一個方向,拉了拉柳煙凝的衣服,“媽媽,快看,是宋叔叔。”




柳煙凝吃了一驚,順著看過去,果然看到宋嘉和拖著一隻黑色小皮箱,朝他們走過去。




宋嘉和身上穿著的,正是一件黑色的風衣。




柳煙凝就這樣呆滯地看著宋嘉和走到她身前,抱歉地笑道:“我那個朋友目前不在北京,他趕回來也來不及,那我就找不到更信任的人了,只能自己護送你們過去。”




柳煙凝下意識地拒絕,“那不行,你那麼忙,怎麼能耽誤你的時間!”




宋嘉和看向阿寶,阿寶在看到他出現的那分鐘,眼睛都亮了,阿寶對這麼長的旅途是存了陰影的。




“不,上一次你們過去是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肯定也要找人送你們的,這次我能信任的人不在北京,那我還能信任的人只有我自己了,放心吧,出發之




()前我將事情都安排好了。”()




“”




?青雨梧桐的作品《九零幼崽是神童》最新章節由??全網首發更新,域名[(()




柳煙凝垂頭看向阿寶,她知道宋嘉和說得很對,她確實不能讓阿寶受到威脅,可那也不影響柳煙凝心懷愧疚,她不願意因此去麻煩宋嘉和。




但宋嘉和還是跟著他們上了車,宋嘉和買的也是硬臥,但是因為沒有在一起買票,所以不在一個車廂,宋嘉和直接出了五十塊錢,跟柳煙凝母子對面的硬臥乘客換了票。




列車開動了。




宋嘉和帶著阿寶坐在他的鋪上說話,柳煙凝坐在窗口前看著外面急速閃過的風景發呆。




不知過了多久,窗外的風景都變成了虛無,柳煙凝彷彿來到了自己的內心世界,在那裡,她和沈牧相處的一點一滴正在一遍遍回放著,其實她和沈牧相處的時間並不長,甚至還沒有他們做筆友的時間長,在那麼短暫的時光裡,沈牧用他潤物細無聲的陪伴和呵護,溫暖了柳煙凝的心。




這樣看起來好像很平凡的事情,換個人也能做的事情,就是那麼奇妙地打動了柳煙凝的心,有的人天生對愛情不屑一顧,有的人卻願意為愛奉獻一生。




柳煙凝本以為自己是果斷乾脆的人,她對愛情是嚮往的,但也是果決的,但直到她登上了前往蘭城的火車,她才意識到,自己也不過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女人,她沒那麼輕易就能放棄心中所愛。




柳煙凝正想得出神,聽見阿寶在跟宋嘉和說沈牧生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