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雨梧桐 作品

第 105 章

不出所料,在高考成績出來的第一天,家屬院門口就蹲守了好多報社的記者,所有人都等著採訪小神童沈星星。

柳煙凝早上一直都沒有出門,她聯繫了國密局的人,這兩年對方一直都處於銷聲匿跡的狀態,柳煙凝也沒有主動聯繫過對方,但是她也知道,對方並不是不在。

在一眾記者中間,混著兩波特殊的人。

這兩撥人不是記者,也不是報社的人,他們來自北京最頂尖的兩所高校,這次過來是特意來招生的。

在高考成績出來的當天,他們就準備要按照考生志願提前調檔,作為北京市的高考狀元,沈星星的志願備受關注,在昨天晚上就被調出來了,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沈星星的志願上面只填報了一個學校,這個學校雖然也是一本大學,但是跟頂尖的差距還是客觀存在的,誰也沒有想到沈星星的志願竟然不是清北,而是這所名次靠後的大學。

不過即使沈星星的志願沒有填報,他們也有辦法將沈星星招進去,只要沈星星願意,他可以去國內任何一所大學。

像這種小神童招進去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除了考生本省的硬實力,還對學校的聲譽幫助很大,所以清北的招生老師才會這樣積極,大清早就過來堵門了。

但是由於沈牧提前打了招呼,看門的大爺守得非常的嚴,愣是一個人都沒有放進去。

柳煙凝給國密局的人打電話,國密局的人回覆是這個他們也無法處理,畢竟都已經上新聞了除非是柳煙凝要帶阿寶出去避避風頭,等風頭過了再回來,如果她同意的話,他們可以幫忙將他們送走。

柳煙凝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阿寶也有,他也不會走,因為他答應給葉蓓蓓做鋼琴老師了。

但是他們總是要出門的。

即使外面的記者進不來,來自家屬院的打擾也不少。

作為曾經的‘傻瓜’兒童,阿寶年僅七歲就摘取了高考狀元的桂冠,家屬院的人心情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他們都知道阿寶是小神童,但是也沒有想到竟然聰明到這個地步,七歲就考了狀元!前無古人,今後恐怕也不會有來者,誰家沒有孩子呢,即使考不到狀元,就是考個一本大學也是好的。

柳煙凝一時間收到了前所未有多的禮物,都是來自家屬院其他人家的祝賀禮品,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有,有土雞蛋,有土雞土鴨,等等,幾乎都是一些吃的。

鄰居們的意思很明顯了,想讓柳煙凝好歹請個客,擺幾桌,好讓大家取取經,到底阿寶是怎麼學習的?

但是柳煙凝都沒有收,她是從來不會吃外面人送的食物的,柳煙凝牢牢記著一個原則,人性就是這樣,怕人窮,嫌人富的。

柳煙凝不收東西,胡雪華勸她,“阿寶現在考了狀元,你要是一個禮物也不收的話,還是擺幾桌,請人吃個飯,不收禮金也行。”

這是人情世故,合該這樣。

但柳煙凝根本就不是個將人情世故的人。沈牧的那些同事就不說了,男人當著面也不會說柳煙凝母子什麼,但是女人就不一樣了,家屬院的女人們不少都是閒的沒事幹的,經常說三道四,即使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柳煙凝心裡不會跟這種人計較,也不會忘記。

讓柳煙凝沒想到的是,中午十分,劉院長竟然親自帶隊,敲鑼打鼓地來到了家屬院,沿路還放鞭炮,牌面很足,甚至還做了一個橫幅,上面寫著‘雙魁之家’。

柳煙凝都沒有想到,一直到劉院長他們來到了家門口,揚聲喊阿寶的名字,阿寶從書房跑出來,看到劉院長一行人之後,又急忙叫午休的柳煙凝。

阿寶見過劉院長,“媽媽,劉爺爺來了。”

柳煙凝睡得迷迷糊糊的,“哪個劉爺爺?”

阿寶想了想,“就是爸爸他們單位的那個啊!”

柳煙凝睜開了眼睛,她聽見了外面的鑼鼓聲。

等柳煙凝匆匆忙忙換了一身衣服,走到門口,就看到了劉院長一行人,不僅僅是劉院長來了,還有航天院的一些領導。

甚至還有記者跟他們混了進來,在偷偷地拍照呢。

柳煙凝推了推阿寶,“去書房,阿寶。”

等阿寶去了書房,柳煙凝才走出來,“劉院長,你們這是...”

劉院長笑眯眯的,“煙凝,我們這是來給你道喜來了啊,不得了,一門出了兩個魁首,沈牧就不必說了,他是國家的棟樑之材,沈星星小朋友也勇摘桂冠,實在是可喜可賀,我們這不就是來賀喜來了嗎?”

人都來了,又是沈牧單位的領導,人家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用心,到底還是好心來祝賀,柳煙凝還是將人請了進來。來的人不僅僅是劉院長几個領導,還有航天院的一些職工,柳煙凝都不認識,他們這個單位跟別的單位都不一樣,平時幾乎沒聚餐,過年的時候倒是會開個年會,大家一起吃個飯,但是沈牧幾乎都沒有去參加過,柳煙凝自然也就沒有去過。

這麼多人,家裡坐不下,不過好在其他人也知道,只是在外面站著。

柳煙凝家裡也沒有這麼多凳子,招待不下這麼多人。

讓柳煙凝沒想到的是,在家的鄰居們竟然都自發地將自己家的凳子拿了出來,安排了這些人坐下。

秦姨忙裡忙外地倒茶,家裡也沒有那麼多的杯子,只能先招呼這些領導喝茶。

劉院長喝了一口茶,問柳煙凝,“怎麼沒看到阿寶啊,剛剛我還看到他在客廳呢。”

柳煙凝說道:“外面混了記者,我不想讓記者暴露阿寶太多信息,所有讓阿寶先進書房去了。”

劉院長點頭,“是的,你考慮得很周到。”

說了幾句客氣話,另外一個領導問起來,“阿寶都考取了市狀元,那你們有沒有想好,到底阿寶是去哪個大學呢?”

這個領導有個朋友是北大招生組的老師,他進不來,就託了這個領導來探一探口風。

柳煙凝說道:“我們的志願都沒有填清北兩個學校,所以都不去。”

這個答案讓他們都震驚了, 劉院長更是失口說道:“阿寶這麼好的成績, 不去清北太可惜了,志願上沒有填沒關係啊,我們有的是別的辦法。”

反正都不是外人,柳煙凝說道:“阿寶跟著他的老師在學習,他老師是數學研究所的客座教授,你們現在跟研究院有合作的項目吧,阿寶的老師帶著其他的學生去了,阿寶就是因為沒有他學校的學籍,所以不能去,他就是因為這個,才想去參加考試,獲取學籍的。”

“如果他去清北的話,那邊沒有跟你們合作的項目,老師和同學也不太熟悉,阿寶不想去。”

劉院長等人恍然大悟,又感到欣慰不已,阿寶竟然是因為航天院才去參加高考的。

劉院長雖然非常的惜才,但是還是考慮到阿寶的年紀太小了,能力問題先不說,年紀小,到時候能不能適應項目,這點非常重要。

劉院長說道:“阿寶是非常優秀的孩子,他想要為祖國的航天事業做一番貢獻,我們都深感欣慰,但這孩子太小了啊,未必能吃那個苦,再說這個苦也不是現在就要吃,如果阿寶真的有這份貢獻的心,等他長大一些了,如果那個時候我還在航天院,我會特批他進航天院。”

柳煙凝一聽就知道劉院長誤會了,阿寶還這麼小,能知道貢獻什麼,真要為祖國奉獻終身的是沈牧這一輩人,阿寶還不到有這樣高尚覺悟的時候呢。他只是想要跟沈牧在一起,柳煙凝很清楚,但是既然劉院長都已經誤會了,她也不去解釋。

“這是阿寶的小心願,再說這個項目也未必要深入基層,在北京也能參與的,劉院長,剛好你們都好心來為阿寶慶祝,我在這裡替阿寶跟你們討一個名額,能不能特批他進組呢?”

劉院長等人面面相覷,這個事情確實太突然了,阿寶是很優秀,考了北京市的市狀元,但是有個問題必須明確,就是阿寶的水平或許拿到狀元沒有問題,但是他到底能不能適應航天項目這麼龐大的計算量,這還是個問題,所以劉院長他們也不敢立馬就答應下來,畢竟這個項目至關重要,每一環都要把控好。

柳煙凝也看出了劉院長他們的猶豫,她還是想要替阿寶爭取一下,畢竟這個機會,雖然非常的艱苦,但是確實很能鍛鍊人,如果阿寶在這麼小的年紀就接受了鍛鍊,這對他以後的人生,包括人生觀的塑造將會非常有用。

“劉院長,我知道你們對阿寶計算能力肯定是持懷疑態度的,畢竟航天方面的計算肯定是非常嚴謹的,那麼你們願不願意給阿寶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呢,到底他要怎麼證明自己,你們才能同意給他特批呢?”

劉院長看向剩餘的幾個領導,他想了想,說道:“沈牧對這件事的看法是怎麼樣的呢?”

柳煙凝一愣,沈牧對這個事情好像還沒有表過態,她也不知道沈牧是怎麼看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