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大小姐又強又颯 作品

第534章 軍部上層

  一切好像沒有什麼變化,但洛予安心裡卻有了懷疑。

  實驗室裡的人並不多,算上他只有三四個。

  除他之外,基本都只能算是實驗助理,而他則是實驗體研究的總負責人。

  實驗被軍部列為完全保密項目,每天的實驗都是全封閉進行的,因此人數會被控制到只有這麼幾個人。

  可除此之外,實驗室內卻還有軍部派來的“保鏢”。

  洛予安頓了頓手上的事情,餘光瞥向了一直背手站在實驗室角落的兩個身型健壯的男人。

  他們像是聽不到也感覺不到實驗室內的任何情況似的,直挺挺地站在那兒。

  像木乃伊似的。

  洛予安同江念嘉在一起久了,有時候會同步和她一樣無厘頭的想法。

  這些所謂的“保鏢”,是軍部派來保護他的。

  不僅實驗室內站著兩個,門外也還有。

  他們都是軍部訓練有素的戰士,都是從執行機密任務的戰隊裡派來的。

  可他們都讓洛予安覺得眼生。

  軍部告訴洛予安,他的傷還沒有好,正處於復健階段,走路不能走太久,也不能長時間站立以及大幅度的運動,不然會導致原傷口處被二次傷害。

  而執行這麼機密的實驗研究,必須有人照顧他的起居以及保護他的安全云云。

  軍部對此很上心。

  上心到洛予安為此留了個心眼。

  他當時上交了調查申請後,是想順著牧川的社會關係網和人口失蹤案進行調查,但是在調查即將展開時,軍部卻收回了權限,讓他回到實驗室繼續研究。

  甚至和他交接工作的,也都不是龐泊簡上將的人。

  誠然,人口失蹤案有許木跟進再合適不過,牧川也只是有潛在軍能者嫌疑。

  他作為軍能部部長並沒有理由繼續在調查中參與,反而確實應該回到研究所,在實驗室裡研究之前的實驗體以及倉庫裡剛發現的屍體。

  但是懷疑的種子一旦在心裡種下,便會在心底生根發芽。

  而種子萌芽的條件,是周圍那種種疑點。

  當時他們剛從m洲回到華國,也就是實驗開始前,洛予安有聽謝楚然說過一件事。

  那是黎陽同謝楚然吐槽的,被謝楚然轉達到了洛予安那兒:

  “洛部……哦不,現在不在軍部,我就直接叫你了。”

  “予安啊,我剛聽我那外甥跟我說,這次咱們在地下實驗室鬧這麼嚴重的事情,這事兒在軍部居然沒什麼人知道……”

  當時洛予安也表現了疑惑,但也沒多說,只是旁敲側擊的讓人去打探了一下,發現確實如此。

  地下實驗室的事情在整個軍部,不論軍銜大小,幾乎沒有人知道。

  甚至於連他受傷後去醫院養傷的事情,也被同級當作是任務結束後回去休息了,也沒人知曉。

  或許是因為地下實驗室的事情特殊,軍部上層特地壓了下來?

  當時洛予安諸多要事纏身,也並未在此多想。

  直到牧川案被上報,他又被派回來開始實驗前,洛予安特地被囑咐“不能講實驗的事情對外透露”,並且在實驗開始後不停輪班的面生的安保人員,他才將之前的疑惑和現在的情形聯繫了起來。

  實驗保密很常見,可為何保密指令會在實驗第二次開始的時候才下達?

  他早年在軍部活躍,認識的人並不少,可這些“保鏢”以及安保人員,卻都是洛予安在軍部沒有見過的。

  因此這些天,他一直在默默記下實驗數據,並且在上下班以及打電話被各種“保鏢”盯著的時候,偷偷留意著實驗室外的情形。

  然而那些人盯的緊,他能做的也只能是這些。

  抱著這些疑團,洛予安揉捏著眉心,疲憊地結束了實驗室一天的工作。

  回到家後,“保鏢”照例站在他的門外,就連洛凱來送公司文件的時候,也必須經過搜身。

  換做平日,洛予安定不會讓他們這樣越界,但作為軍部的人,上頭的指令他卻無法違背。

  “軍部……軍部上層……”

  他坐在辦公椅上,睜著那有些疲憊的桃花眼,靜靜望著窗外發散著思緒,眼尾因為連日來的巨大工作量微微泛著紅,身上的薄襯衫帶著微微的褶皺,洛予安也並未在意。

  他心裡有些煩躁,莫名迫切地想要見到江念嘉,想知道她是否平安,有沒有好好吃飯,會不會遇到這些不確定因素……

  如果嘉嘉在……

  洛予安腦中頓時浮現小姑娘拉著他一人扛著一根棍子掄倒門口保鏢的場景。

  要不還是算了吧……

  洛予安不自覺的勾了勾唇,這是他幾天以來唯一明顯的表情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