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大團長 作品

第775章 婚禮請柬

    “老天師,這裡有給您的信件!”

    一名天師府弟子手裡拿著一封包裝精美的信封來到羅塔身邊。

    羅塔接過信封稍微掃視了一眼,緩緩道:“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打開信件,羅塔認認真真地品味著信上的內容。看著狛治在信上對自己的留言,羅塔也是不由得笑出了聲。

    “狛治這小子要和戀雪舉辦婚禮了,這可是件好事啊,看來得去一趟素流道場了。”

    安頓好天師府內的事務,羅塔動身來到了櫻落鎮上珠世的診所內。珠世正在認真的進行著藥物實驗,一旁的風鐮建一則是翻看著一本有關藥草的書籍,津津有味地品讀著。

    “都在忙啊兩位?”

    “老天師您來了,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下我們,很抱歉剛剛怠慢您了。”珠世和風鐮連忙起身賠禮道。

    羅塔很隨性地揮了揮手掌,笑著回答:“這種事情不用太在意,老朽不拘禮於這些瑣碎的細節。”

    雖說羅塔表示了不在意,可珠世和風鐮依舊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羅塔顯然沒有繼續在這種問題上糾結的想法,拿出兩張紅色的請柬遞給珠世和風鐮。

    “這是邀請函嗎?”風鐮先是仔細觀察著手上的請柬,隨即轉頭看向羅塔,“這是誰的邀請呢?”

    “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挺有意義的一次活動,到時候一起去捧場吧。”羅塔平靜地說道。

    “這是……狛治的結婚請柬!這麼說他已經要結婚了嗎?竟然這麼快!”風鐮驚訝地撫摸著下巴。

    珠世可不像風鐮那樣冒冒失失的,溫文爾雅地說:“既然是狛治的婚禮邀約,那咱們肯定要去捧場啊。應該要給戀雪準備一些禮物,那孩子可是非常可愛呢。”

    “是啊,可得準備一些禮物送給他們。不過我對挑選禮物不是很擅長,只能盡最大努力挑一挑了。”

    羅塔捋了捋鬍鬚,笑嘻嘻地看著風鐮,“禮物什麼的代表的是自己的心意,只要心意到位就足夠了。只要你們趕赴邀約就是對狛治他們最好的禮物。”

    風鐮頗為忍痛地點點頭,“老天師,你說的沒錯。不過我還是打算送狛治一個禮物,畢竟代表我的心意嘛!”

    “行啊,這種事情你們自己決定就好,不用詢問老朽。老朽此行就是給你們說一下請柬的事情。他們籌備婚禮肯定需要時間,暫時不用太著急。一週後咱們再出發前往素流道場。”

    珠世和風鐮這邊羅塔親自通知到位了,宮本一郎那裡羅塔已經將信函通過鎹鴉寄了出去。

    以鎹鴉的飛行速度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抵達鬼殺隊總部了。

    當天夜裡,鬼殺隊總部內,宮本一郎收到了來自羅塔寄出去的信件。稍微掃視信件之後,宮本一郎便急急忙忙地找到了繼國緣一和煉獄長玖郎。

    “喂,緣一,長玖郎!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你們猜是什麼?”

    煉獄長玖郎和繼國緣一兩人稍作思索也沒有猜到宮本一郎所說的好消息是什麼。

    “是你找到鬼舞辻無慘的下落了嗎?”繼國緣一淡然地看著宮本一郎問道。

    “當然不是了,話說緣一你怎麼老想著鬼舞辻無慘啊!那個傢伙現在可是比誰都能苟呢,一點蹤跡都不敢顯露。”

    “不是啊,那會是什麼呢?”繼國緣一很自然地就問了出來。

    好在宮本一郎及時地反應了過來沒有中緣一的套路。

    “好狡猾啊緣一,差點就中了你的圈套。我是認真的,你們來猜一猜!”

    煉獄長玖郎撐著下巴若有所思地回答:“應該是某些令人高興的事情吧,要不然你也不會這麼開心。”

    煉獄長玖郎的答案已經非常接近了,宮本一郎也是猛烈地點頭示意。

    “抱歉啊,一郎,我還是猜不出來!”

    緣一同樣對宮本一郎投以抱歉的目光,他也是絲毫沒有頭緒。

    既然這樣,宮本一郎也少了些許樂趣,直接將狛治要舉辦婚禮的事情告知了兩人。

    “納尼!”煉獄長玖郎眼睛瞪得老大,他全然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事情。

    繼國緣一臉上那平靜如水的表情也有了細微的改變,“你是說狛治要結婚了?和戀雪嗎?”

    “是啊,信裡寫的很清楚,讓咱們一週後出發前往素流道場。”

    “一週的時間嗎?說長也不長,時間還是有些緊湊的。咱們肯定要準備點禮物的吧?”煉獄長玖郎略顯著急的說著。

    “沒錯,師傅給我講過一些隨禮的事情,說是舉辦婚禮的話,來賓們都會給予新娘新郎一些份子錢!”

    “只是給些錢財的話會不會顯得太俗啊,畢竟……”煉獄長玖郎欲言又止,說實在的他也想不到什麼更好的禮物。

    “嗯,狛治他不是喜歡武術嗎?也可以送他一些練武用的道具。”緣一思考後給出了自己的回答。

    可惜這個回答並沒有迎來宮本一郎和煉獄長玖郎的認同,兩人無奈地看了繼國緣一一眼,緩緩道:“緣一啊,狛治他們家就是開道場的,你覺得他會缺那種東西嗎?”

    “哦!好像是這樣的……果咩……”

    “若是沒有好的想法要不就按照我的方案來吧,用隨禮的方式祝福狛治他們。”

    煉獄長玖郎和繼國緣一相互望了望彼此,也都無奈地聳了聳肩膀。他們也沒想到什麼好的方案,只能按照宮本一郎的提議來辦了。

    “宮本,這個隨禮應該怎麼辦?直接將錢給狛治的話會顯得有些不禮貌吧?”煉獄長玖郎好奇地詢問道。

    “沒錯,隨禮可是有不小的講究的,只是單純給錢會顯得非常俗氣,因此我們需要在包裝上多下功夫,讓這些俗物變得更有意義。”

    雖然兩人沒怎麼聽懂不過看樣子宮本一郎應該是懂行的,那麼就交給宮本去辦就好。

    “那隨禮的錢需要多少呢?有固定的數字嗎?”繼國緣一問到了關鍵問題。

    “這個嘛,隨禮並沒有明文規定金額,但大家為了表達美好祝願都會選擇有良好寓意的數值。”宮本一郎抬起腦袋緩緩回憶著,“我記得師傅曾經說過一些不錯的數字,比如520啊,888啊,1314之類的。”

    “哦?這三個數字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嗎?”

    “嗯,怎麼說呢,好像代表的是“我愛你”、“恭喜發財”、“一生一世”的意思。”

    “感覺前面兩個好像意思有些不太對勁,我覺得還是這個888的好一些。”煉獄長玖郎點了點腦袋,緩緩說道。

    “巧了,我也想選這個。”

    “哎,緣一你也是嗎?果然咱們心有靈犀啊!”

    煉獄長玖郎大笑著拍了拍繼國緣一的後背。

    “你開心就好!”繼國緣一微笑著說。

    “婚禮……若是當時我能再快一些,現在的我應該也能和她在幸福地待在一起吧……”

    緣一緊閉眼睛,漆黑一片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他的妻子“歌”那甜美動人的樣貌。

    “鬼舞辻無慘……就算你一直躲著我,也不可能躲得過命運的制裁。我殺不了你,總會有人要了你的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