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愛吃瓜 作品

第一百八八章

    一回營地太安公主便將手中的馬鞭重重的扔在桌子上道:“欺人太甚!”

    侍女服侍她和申屠嬋脫下披風,申屠嬋淡淡道:“娘娘,小心隔牆有耳。”

    這是營帳,隔音自是不如太子妃的宮殿。

    李靜姝已經從隨行的侍女那裡聽到了前因後果,但是她沒有馬上管這件事,而是道:“皇帝那邊出事了。”

    太安公主和申屠嬋俱是一驚,異口同聲道:“何事?”

    “皇帝狩獵途中遇到了一隻熊瞎子,成國公原本想要護駕,卻被那熊瞎子一巴掌招呼在了臉上,不過侍衛救得及時,命沒事,毀容了。”

    太安公主聞言有些失望的哼了一聲,申屠嬋看了她一眼道:“皇帝呢?”

    李靜姝接過侍女手中的茶水放到申屠嬋面前的桌子上道:“安然無恙。”

    恐怕是成國公自導自演的想要落個救駕的功,結果遭到反噬。

    太安公主還沉浸在今天和宇文極的爭執中,夫妻都是熱衷於權勢的人,隨著宇文極繼位的進程,如今矛盾凸顯。

    但是她只是個太子妃,女人依附於男人,是自古就天經地義,陰陽調和的事情。

    太安公主手中沒有能與宇文極抗衡的東西。

    申屠嬋足夠了解她了,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提醒道:“娘娘,皇后娘娘背後的秦家手握兵權。”

    因為秦家過於龐大,為了達到某種平衡,秦家的女兒可以做皇后,卻不能生下繼承人,秦家這一代的小姐可以做太子側妃,卻不能做王妃或者太子妃。

    這是大周皇權與兵權的制衡。

    太安公主抬頭看向申屠嬋,申屠嬋並沒有看她,坐下將茶盞端起來,壓低了聲音道:“皇后娘娘是嫡母,又是養母,宇文極用著秦家,卻未必看重和信任秦家,對他來說,成國公才是自己人,娘娘,您貴為太子妃,只要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有了拉攏秦家的資本。”

    太安公主微皺眉頭:“可是還有兩年多的時間本宮才能生育。”

    申屠嬋抬眼看她:“白側妃就要生產了。”

    這是去母留子的意思。

    太安公主不是傻子,眯了眯眼道:“她是宇文極的心頭好,你這麼快就動她,是因為今日的冷箭吧。”

    申屠嬋十分坦然:“我素來睚眥必報,宇文極今日未必不是真的想殺我,他想動我,我為什麼不能動他心愛的人?”

    申屠嬋的話雖這樣說,但是太安公主比申屠嬋更明白,如果今日宇文極是真的想要動申屠嬋,他並不是針對申屠嬋,而是立在申屠嬋前面的她自己。

    她壓著聲音冷冷的道:“恐怕他是為了拔去我的爪牙,就算是猛虎,沒有了爪子和牙齒,也是被當成貓玩弄的下場。”

    申屠嬋沒有接她這句話,她已經把答案告訴太安公主了。

    她看著一旁的侍女道:“去把五公子喚過來,就說今日他救我有功,太子妃要賞賜他。”

    侍女應聲去了。

    往常李靜姝都是避著姜瀾的,姜瀾對她十分防備,她對姜瀾一直是漠視,彷彿這個人真的只是個親衛,但是今日她坐著沒動。

    申屠嬋並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