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綰綰 作品

第354章 堂堂的妃子竟然在皇宮裡耕地種菜,養雞養鴨

    “放心,朕自由分寸。”

    良久,秦重燁方才開口說了一句。

    只要那個女人一日還帶在宮中,韓諾這顆心便不可能會落下來。

    秦重燁用了這麼多年的時間才漸漸將往事壓在心底,如今卻又忽然蹦出了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又揭開了這道傷疤。

    這傷疤一時半會定是痊癒不了的。

    韓諾長嘆了一口氣,最終也只能帶著滿腹擔心離開,這道坎只能由秦重燁自己邁過去。

    *

    自從上次秦重燁來了一下後,許嬌嬌的小廚房也就關了。

    比起口腹之慾,當然還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只是原來有小廚房的時候,她每天研究美食,帶著歡喜和德福打牙祭,日子過得十分充實,如今小廚房關閉,許嬌嬌沒了打發時間的事情,只覺得閒得發慌。

    “哎——”

    這都不知道是許嬌嬌第幾次嘆氣了,她將手枕在腦後,整個人以一種極其不雅觀的姿勢躺在軟塌上。

    “這日子真是越來越沒有過頭了。”

    歡喜和德福正端著御膳房送來的飯菜進來,看見許嬌嬌這滿臉的生無可戀,兩人的嘴角都不由得抽了一下。

    自從小廚房關掉之後,她幾乎每天都是這副模樣,看得兩人都已經有了免疫力了。

    “娘娘,今天有你最喜歡的糖醋排骨,我們聞著味道可香了,你快來嚐嚐。”歡喜將食盒裡的東西拿出來,又故意揚了揚手裡那一盤色澤誘人的糖醋排骨。

    許嬌嬌吸了吸鼻子,糖醋排骨的酸甜味不停的往她的鼻子裡鑽,只一下她就有些忍不住了,趕緊從軟塌上起身,坐到了桌邊,期待的望著滿桌精緻的飯菜。

    但除了一個糖醋排骨,其他的都是一些清淡的小菜,看得許嬌嬌的味口又減了一半。

    “娘娘,你先嚐嘗嘛,這些味道都挺不錯的,而且現在這大冬天的,這些小菜可是很難得的。”德福和歡喜在旁邊勸道。

    理是這麼個理,但是許嬌嬌可是半個肉食主義,只能接受桌上多兩道小菜,絕對不是現在這樣,一眼望去只有半點葷腥。

    “人是鐵飯是鋼啊,不吃就得餓得慌,還是要吃。”許嬌嬌拿起快起夾了一嘴糖醋排骨,剛吃進嘴裡她就皺了一下眉。

    “這都涼了,而且甜味也太重了,排骨也不夠嫩,這都柴了。”一口就讓她吃出了不少毛病來。

    歡喜和德福對視了一眼,紛紛拿起筷子嚐了嚐,卻並沒有覺得像許嬌嬌說得那麼難吃。

    “我覺得味道還可以啊,就是稍微甜了一點,不過糖醋排骨本來也是甜的嘛,其實還是能接受的,娘娘,不然你再嚐嚐,也許是你的那塊不好吃呢?”

    “對啊,我們覺得味道都不錯,畢竟御廚們的手藝也不可能太差的嘛,陛下也是吃御膳房的飯呀。”筆趣庫

    兩人訕笑著勸道。

    他們現在都覺得許嬌嬌的嘴巴似乎有些太挑了,這些東西他們吃著倒是沒什麼,但是她卻總是覺得非常難吃。

    許嬌嬌也沒說話,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

    她只是太想念她的小廚房了。

    在這大梁她本就沒相熟的人,以前呢,還能靠著做飯打發一下時間,現在每天不是吃就吃躺,她覺得她都要發黴了。

    一頓飯吃完,許嬌嬌還是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她望著那邊的小廚房,心裡只覺得萬分發堵。

    歡喜和德福兩人將桌子收拾乾淨,就也圍在許嬌嬌的身邊的火爐旁,有些擔憂的看著許嬌嬌,自從小廚房關了之後,他們這都沒什麼人氣了,死氣沉沉的。

    而過於安分的許嬌嬌,也讓他們很不適應。

    “你們說,陛下這麼多天都沒有來過,應該是不會再過來了吧,不然我們……”許嬌嬌看著小廚房的門挑了挑眉。

    “這樣不太好吧,萬一陛下突然過來了,怎麼辦?”歡喜第一個反對。

    接著就是德福的弱弱的聲音:“畢竟這宮中也只有娘娘一個妃子啊,陛下來後宮的話,總歸是要到娘娘這裡來的。”

    “怕什麼,上次他來了,不也吃得很香嗎?而且我覺得是我們想多了,他其實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事情,他上次也沒說不讓我在做飯啊。”

    歡喜和德福皺了皺眉,看了彼此一眼,同時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一言難盡。

    這分明就是許嬌嬌的自我安慰而已。

    “等晚上就把小廚房重新打開吧,晚上我要好好的露一手。”許嬌嬌根本沒有去看兩人的神色,直接就將這件事給決定了下來。

    反正她是再也受不了,每天閒得蛋疼的日子了。

    “娘娘,你不要在欺騙自己了,上次陛下來的時候,看到你用小廚房分明是不高興的。”

    “確實是不高興。”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試圖將許嬌嬌給掰回來,卻沒有想到根本沒起什麼作用。

    “但是他吃得很開心也是事實。”

    許嬌嬌一句話又將他們剛才的說辭打的全功盡棄。

    “好了,你們也別勸了,反正我也不會聽的。”許嬌嬌偏頭見兩人又要開口勸說,直接說道。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還不如做飯吃,就算出了什麼事,我也會自己擔著的,不會連累了你們。”

    兩人被許嬌嬌這番話弄得十分不好意思起來。

    “我們不是怕娘娘連累我們,只是……”

    沒等他們把話說完,就有被許嬌嬌給打斷了。

    “我知道你們都是好意擔心而已,不過沒什麼好擔心的,大不了等陛下來的時候,我再請他吃點我做的東西不就好了,一來二去的,說不定他還真就喜歡我的手藝了呢。”

    許嬌嬌繼續說道。

    “說不定她喜歡我的手藝之後,就會常常來我們這裡了。”

    這話還真是一下子戳中了兩人的心。

    甚至莫名的覺得很有道理,畢竟他們可算是見識過許嬌嬌的手藝的人,她做的菜確實可口。

    民間有句俗話,要想得到一個男人的心就要先暖住他的胃。

    看來,他們的娘娘也總算是開竅了。

    歡喜和德福在這玉芙殿這麼久

    ,對許嬌嬌的處境再清楚不過了。

    她雖然是皇宮中唯一的妃子,但是沒有封號,而這玉芙殿也是處十分偏遠的宮殿,距離陛下的寢宮有一炷香的距離,也難怪陛下不常來,她這幾乎跟冷宮也差不了多少了。

    一個妃子若是在宮中一點都不受寵,便只能被困在這宮牆中,直到人老珠黃。

    當然這只是歡喜和德福的擔憂罷了,至於許嬌嬌,反而很喜歡這種悠閒的種田生活。

    而且她也樂的清淨自在。

    住在這裡等於是已經提前體驗養老的感覺了。

    歡喜和德福沒再反對後,許嬌嬌就使喚他們去把小廚房門上的封條給撕了,然後又指揮著他們把整個廚房好好的收拾了一遍。

    看著重新恢復了乾淨整潔的小廚房,許嬌嬌滿臉的欣慰。

    “終於又可以開始做飯了。”

    她感慨了一句,尤其是當重新摸上熟悉的湯勺的時候。

    這段日子可是把她給憋壞了。

    所以這天晚上她一定要好好的露一手,慰藉一下自己被虧待了好幾天的胃。

    歡喜和德福幫著她收拾,彷彿又回到了之前,讓兩人也漸漸忘記了之前的顧慮。

    “娘娘,我們今天吃什麼啊?”

    許嬌嬌那手藝是真的讓他們欲罷不能,現在一看到許嬌嬌掌勺,他們就想起了之前吃到過的那些美味,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如今更是滿臉期待的問道。

    “好久沒有做飯了,當然是要做一桌好菜犒勞一下我們的肚子。”

    許嬌嬌說著拿出不知什麼時候準備好的一張清單,遞給了德福。

    “小福子,你去把這上面的食材都準備一下,儘快拿過來,我們今天早一點吃飯。”

    德福接過一看,見食材滿滿當當的幾乎寫滿了整張紙,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這麼多,我們能吃的完嗎?”

    “當然能,只是種類多,但是分量都不大,不會浪費的。”許嬌嬌對自己的手藝很有自信,就算分量大,最後也肯定會解決掉。

    當然她自己最不喜歡的就是浪費食物了,所以當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德福聞言沒在說什麼,樂顛顛的拿著清單去了御膳房。

    沒一會兒,他就把許嬌嬌需要的食材都準備好了。

    許嬌嬌看著那塊上好的五花肉和新鮮肥美的鱸魚,臉上樂開了花。

    “這御膳房的食材就是好。”

    她樂滋滋的拿著食材處理了起來。

    先把五花肉洗了洗,然後切成差不多大小的方塊,然後又抓出了一把香料和上好的糖塊,五花肉最好的吃法當然是紅燒肉了。

    至於那條肥美的鱸魚,也就只需要採用最簡單的烹飪方式,直接上鍋清蒸就好,既可以保留鱸魚的鮮美而且也清淡的吃法也健康。

    許嬌嬌見還有幾根新鮮的筍子,又打算再做一道清炒筍片,再加上辣炒雞丁,魚香肉絲……

    不一會兒,菜品就將整個小桌都擺滿了。

    雖然只是家常菜,但許嬌嬌的手藝好,而且這次為了追求儀式感,給特意注意了擺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