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一不透 作品

185、安小暖,你是要打死我嗎?

    不過她也不能太自私,要真是一點懲罰都沒有,陸北城在董事會也會被詬病,說他維護家裡得親戚,還讓他集團蒙受巨大損失。

    所以,她想到一個折中得方式,他必須要承擔自己應該要承擔的後果,只不過,後期她在想辦法把他弄出來,當然,也需要陸北城配合才可以。

    安小偉被抓了,很快就承認了自己行為,就在事情幾乎要沉浸得時候,整件事情又出現了新的轉折。

    安小偉出來了,而且還在媒體面前承認,一切都是陸北城讓他這樣做的,他是陸北城得小舅子,所以用自己人更穩妥,才會鋌而走險得,他其實就是陸北城得替罪羊。

    安小暖看到這個新聞,氣的差點沒暈倒,血壓飆到一百八。

    她急著去給安小偉打電話,關機,去他的住處找他,沒人,這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而陸氏剛剛穩定的股市,瞬間暴跌。

    這是她第一次在陸北城面前哭,哭的那叫一個兇啊,“對不起,陸北城,都是因為我。”

    安小暖一哭,他就心疼。

    “和你沒關係,別哭了,眼睛都哭腫了。”陸北城安慰道,“老婆,你哭的我都想哭了,咱不哭了好嗎?”

    沒有什麼比老婆開心更重要,安小暖抽泣,主要是心裡過意不去,自責的難過。

    “可是,陸氏現在的情況,董事會一定會拿著這件事說事的。”

    “想說就說,嘴巴長在他們身上,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再說,說了又能如何呢?改變不了任何現狀。”

    也只有狂野的陸北城能說出這麼囂張的話來。

    “可是損失了好多錢。”

    “賺錢不就是為了花的嗎?有什麼好心疼的,老婆乖,一切有我在。”

    有的人,就是有讓人安心的本事,好像只要有他在,天塌下來都不怕。

    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她說,“安小偉好像是躲起來了,我現在根本就聯繫不上他。”

    “現在就算是聯繫上了也沒用,我讓青巖去打聽了一下,安小偉在裡面的時候見過秦靖遠。”

    秦靖遠嗎,如果是他,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一定是秦靖遠許諾了他什麼好處,安小偉才敢這麼做的。仗著自己是安小暖的親弟弟,量陸北城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怎麼又是他,他不在背後搞小動作,是不是會死。”

    “他這種登不上臺面的私生子,也就只敢在背後搞搞小動作了。”

    秦靖遠是私生子,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秦家的嫡長孫死了,這才費盡心思找回秦靖遠繼承家業,一直養在老太太身邊。

    “真是玩不起。”

    “他不仁我不意,既然如此,那也別怪我出手對付他了。”

    陸北城把他當成對手,不過,也算是尊重他,可這次的行為實在是太卑鄙了,陸北城可不會輕易就原諒他。

    “你想到辦法了?”

    “弄死他的辦法,一直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