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風追雪 作品

第兩百二十四章:開疆拓土,冊封百越王!【求月票】

    


    畢竟深入想下去的話,那簡直太可怕了。

    魏雲弈對此很清楚,但現在的局面又無法改變。

    如今能做的,就是在這其中,尋找能遏制氣運的手段。

    同意孟玦和百越的歸順,也沒有不可,關鍵是看怎麼去處理了。

    畢竟大戰如今怎麼都無法打起來了。

    但歸順之事,也是有講究的。

    而對面,孟玦在聽到魏雲弈的話之後,先是一愣,然後道:“請皇帝陛下明說。”

    其實他心裡並不明白,自己都已經歸順了,應該是大魏皇帝,最希望的結局,這可是辦到了本朝,乃至於歷代都沒做成的事情,為何在這時候,還有話要說。

    不過,現在畢竟是歸順,大魏皇帝要說什麼,孟玦也應該認真聽。

    總不可能說,對方還要繼續大戰吧。

    這就讓人看不懂了。

    魏雲弈呢,則點了點頭,繼續道:“朕說了,百越歸順可以,但不一定要直接納入大魏的版圖,可以先成為大魏的附屬,大魏也承認百越的自主性,如此雙方可以名正言順做一些事情,貿易和文化上的交流都可以。”

    “而我大魏,也能給予百越更多的權力,雖屬於宗藩,但也處於相對平等的位置,你看可好?”

    這句話,讓在場人都愣住了,宋公文等幾人是不解,認為這樣太草率了。

    本來孟玦是歸順,要將百越納入得的版圖當中。

    如此,便能算得上開疆拓土。

    這對於一個帝王來說,是最大的功績了,幾乎超過各種文治。

    畢竟,比起內政經濟繁榮,武德充沛,威壓四海,才是人最津津樂道的。

    只是陛下,居然放棄了這種功績,讓眾人有些想不通,但此時,卻沒有一個人開口。

    因為從今日的事情看,幾乎每個人都覺得,陛下有自己的考量,一定不能只看表面上的那些。

    比起大魏一方那些人的不理解,孟玦在聽到此話後,先是愣住,但很快便心中驚喜,因為他從這其中聽出了另外一層意思。

    那便是,大魏皇帝接受了自己的歸順,但卻不會將自己和百越完全成為大魏的附庸。

    擁有更多的自主性和權力,這相當於什麼,雙方關係親密無間。

    不過,卻處在平等的位置上。

    意味著。

    即便大魏皇帝,對百越已經取得了絕對的優勢,可依舊不會讓百越俯首稱臣。如此寬厚,如此胸襟,孟玦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對方明明能夠將百越強勢納入版圖,作為臣子,給予了百越何等的尊重啊。

    所以,日後的百越,依舊能夠保持和從前那樣,有和大魏的良好關係,但又不需要完全聽從大魏朝廷...

    這種事情,孟玦完全沒有想過,但卻真實發生了,讓他都感覺不可思議。

    當即,孟玦再次跪下,帶著感動道:“多謝,皇帝陛下!”

    說真的,若這種事情都需要猶豫的話。

    他都會覺得自己很蠢。

    自然要立刻接受。

    “好,既然你同意,那朕便放心了。”

    此時,魏雲弈心裡也很高興,覺得目的算是達成一半了。

    其實他所想的,也非常簡單,接受百越的歸順,但又不能完全歸順,給對方足夠的自主權,這樣一來,百越也沒有併入大魏的版圖,氣運的上漲,肯定不會太過誇張。

    還有另外一點,那就是這種做法,能平息雙方之間的鬥爭,但更重要的,是讓百越不成為大魏的一部分。

    或許過不了幾年,由於大魏的幫助,百越發展比從前更好,這孟玦就有其他心思了呢?

    反正,雙方都相對處在平等位置,對方到時候脫離大魏的時候,也更加方便。

    總而言之,是要想盡一切辦法,遏制住大魏的氣運。

    否則,魏雲弈根本不會做此選擇。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啊。

    此戰的最終結果已經註定了,再怎麼樣都沒辦法改變。

    還不如暫時順其自然,然後從中做些什麼,不然只會更加弄巧成拙。

    魏雲弈擔心,要是大戰再繼續下去,怕到時候,整個百越都會直接歸入大魏了,完全沒有請降和歸順的事情,所以,及時補損才是正確的。

    當即,他望向面前的孟玦,稍稍思索了一下,然後道:“那如此,朕便以大魏天子之尊,賜封你為百越王,總領百越大小事物,任何事情,皆可自行決斷。”

    既然是歸順,場面怎麼也是需要走一下的,冊封為王,維持宗藩關係,也是中原王朝常做的事情。

    正如當初的高陽,也是大魏冊封的,因此這種事情,魏雲弈自然也不會落下。

    “多謝陛下!”

    孟玦聞言,自然不會拒絕。

    他心中盤算了一下,現在這種情況,看似歸順,但實際上與請和沒有差別,甚至還要更好一些。

    因為這樣不僅平息了雙方之間的戰爭,百越也能在以後,因為有大魏的幫助,獲得更多的利益,得到長足的發展。

    而且,孟玦心裡還沒有想到,那就是本以為歸順之後,大魏皇帝會對百越高層,進行一次大換血。

    如此一來,便可以更好的掌控大魏,這是每個當權者都會做的。

    可沒想到的是。

    對方,完全沒有這麼做,甚至於,似乎沒有這個想法。

    原來還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此刻,他在內心中發誓。

    如此明君,自己這一生定絕無二心。

    畢竟,對方的做法,完全給了他想要治理好百越的一切條件,如何會不感激呢?

    “嗯,那從今以後,大魏與拜見之間,乃友邦關係,帶著你的人,離開鎮南關吧,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百越的子民們。”

    魏雲弈點了點頭,然後又交代了幾句,便宣佈回城。

    這倒是讓宋公文等人,心中更是有些疑惑,覺得過程太草率了。

    但此時此刻,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也沒有一個人反對魏雲弈的話,直接跟隨,回到城中。

    因為他們知道,陛下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並且正確的。

    自己去反對,那就是目光短淺,會壞了陛下的大事。

    所以,但凡陛下做什麼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