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惡人 作品

第434章 奶水治灼傷

    陳楠非常熱情。

    葉歡卻不敢掉以輕心。

    正所謂事有反常必有妖。

    在被人追殺的時候,忽然遇到一個女人,這麼熱心的幫他,似然陳楠解釋說,他幫她殺了殺父仇人,她這是為了報恩。

    可葉歡卻事情會這麼巧。

    對此高度懷疑。

    這是,陳楠並沒有表現出敵意,讓他也不太好處理。

    直接打暈了最省事,簡單直接。

    關鍵是,他在陳楠身上並沒有感覺到敵意。

    要是現在出手打暈她,把她留在這裡的話,很可能會給她帶來麻煩。

    要是她是別有用心,自然是咎由自取。

    萬一,她說的都是真的,她怎麼說也是幫了他,他這麼做就是害她了。

    而且,就算是打暈了,以他現在的情況,眼睛根本看不見,又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是寸步難行。

    念頭電轉,葉歡很快就決定。

    那就是暫時跟陳楠走。

    走一步看一步。

    要是陳楠真的是幫他,自然是最好的;萬一陳楠別有用心,到時候再動手不遲,見招拆招就行了。

    心裡已經打定主意,可是葉歡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把利害關係說了,“現在很多人追殺我,跟我在一起,很可能會給你帶來麻煩,甚至是殺身之禍!”

    “我不怕!”陳楠說道。

    見陳楠態度堅決,葉歡也不再多說什麼。

    在陳楠的帶領下,去了她居住的一個小區。

    一路上葉歡一直緊張戒備著,已發現不對,立馬就控制住陳楠。

    所幸,這一路上並沒有發現異常,葉歡雖然看不到,卻能夠感受得到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區,而不是什麼龍潭虎穴。

    小區裡,有一些小孩子在奔跑玩耍。

    而且還有的住戶家裡傳來油煙味,顯然是有人正在開火做飯。

    這就是一個充滿生活氣息的小區。

    當然,哪怕是如此,葉歡依然放鬆警惕,因為有一些特工,隱藏的非常深,平日裡就是一個普通人,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只在最關鍵的時候,才會暴露身份。

    以他的身份,值得有人這麼做。

    就在葉歡轉動念頭的時候,電梯在八樓停下,叮的一聲打開了,陳楠當先走出電梯,說道:“我家到了!”

    一邊說著,她掏鑰匙開門,“進來吧!”

    葉歡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側耳傾聽裡面的動靜。

    陳楠看出了葉歡的戒備,解釋道:“放心吧,家裡只有我一個人。”

    其實不用她說,葉歡已經聽出來了,裡面並沒有任何的聲響,而且他也沒有感覺到有危險。

    葉歡跟在陳楠身後進入家門。

    陳楠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說道:“你稍微坐一下,我去幫你打盆水,拿條毛巾,幫你清洗一下眼睛!”

    說完陳楠去了衛生間。

    葉歡在她離開的時候,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

    聽到裡面並沒有任何異常,又在陳楠出來之前,重新回到了沙發上坐下。

    陳楠出來,把水盆放在葉歡腳下,自己把毛巾打溼了,作勢要給葉歡擦拭一下,葉歡卻忽然攔住她。

    “我沒惡意的!”陳楠說道。

    “我自己來吧!”葉歡說道,拿出毛巾擦拭了幾下,雖然臉上清爽了一些,可是眼睛卻依然酸澀的厲害。

    之前因為臉上比較髒,看起來不挑明顯,此時擦乾淨臉,葉歡眼睛更紅了,而且腫得很厲害。

    “你的眼睛腫得很厲害,要不還是去看醫生吧!”陳楠擔心的說道。

    “不能去看醫生!”

    葉歡搖搖頭,說道:“現在外面很多人追殺我,而且我受傷的事情,估計已經傳開了,醫院裡肯定都是找我的人,現在過去無異於自投羅網!”

    “那怎麼辦?”

    “  你這裡有沒有眼藥水?”葉歡問道。

    陳楠連忙取出眼藥水給葉歡,葉歡滴了一些進入眼睛,效果卻寥寥無幾,眼睛依然腫得厲害,酸澀的厲害。

    “怎麼樣?”

    “效果不大!”

    葉歡搖搖頭,聽到陳楠唉聲嘆氣,一副很擔心的樣子,葉歡安慰說問題不大,並且問她有沒有奶。

    陳楠還以為是要純牛奶、酸牛奶呢,一股腦的搬過來好幾箱。

    “我要的不是這種奶,而是人奶!”

    葉歡說道,這是治療眼睛灼傷的偏方。

    一些那些電焊工,被電焊弧光灼傷,眼睛紅腫酸澀,當時根本睜不開,用奶洗幾遍之後,第二天就會好。

    他這種雖然更加嚴重,不過想來應該也是有效果的。

    “人奶?”

    陳楠瞠目結舌,眼見葉歡面對自己,似乎在無聲看著她,搖頭擺手說道:“你別看著我,我一個大姑娘,戀愛都沒談過,沒奶水的!”

    “那你快洗啊,這裡有一箱子奶呢。”陳楠催促道。

    “我說的不是這種,而是奶水,女人的奶水。”葉歡望向陳楠道。

    “你別看我,我還是大姑娘,我沒生過孩子,我沒有奶水的。”陳楠舉手聲明道。

    “要不你擠擠看,說不定有呢。”葉歡一腦門的黑線,沒好氣道。

    “擠爆了也是沒有。”陳楠苦著臉道。

    “知道你沒有,可是小區就沒有個帶小孩子的嗎,你不會去借嗎?”葉歡一臉的鬱悶,自己怎麼碰到個這樣的遲鈍女,真讓人受不了。

    難不成吃豬肉,還非得自己養豬殺豬?

    “我這就去借。”陳楠聽了葉歡的話,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點頭,並朝外走去。

    “等一下!”葉歡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事?”陳楠疑惑的問道。

    “你不會打算就這樣空著手去借吧?”葉歡瞥了陳楠一眼,沒好氣的說道,現在對她是沒一點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