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萌 作品

第九百六十章 我只有一個擔心

    “不好了,出大事兒了,王爺王妃出來看戲呀!”

    章三峰破鑼嗓子迴盪在整個幸福來來村。

    正打算入睡的鳳無心被聲音吵得無法入眠。

    “章三峰你想死不成!”

    “王妃……喪彪和明軒打起來了,打的可慘可慘了。”

    “啥?走走走,相公咱們去看戲。”

    一聽有戲可看,有卦可八。

    鳳無心拉著北辰夜起床去了東村。

    此時的東村已經被圍的裡三層外三層。

    喪彪和明軒兩個人鼻青臉腫看不出本來面貌,可見彼此雙方下手之狠。

    “臥槽!”

    五個老頭也來看戲了。

    看到眼前一幕,大呼一聲臥槽。

    “這兩個是什麼玩意?”

    “喪彪和明軒唄。”

    鳳無心雙手端著肩膀,目光轉過看向一旁受驚嚇的黑明花,以及佯裝著一臉關心的萱兒。

    “咋回事兒?我是不是來晚了?”

    龍嫣然也拉著自家爺們來看戲,可惜來的時候戲已經落幕了。

    “無心姐,咋回事兒,發生了啥事兒?”

    “我也是才到不久,大致就是喪彪讓小花花回家,明軒要送小花花回家,喪彪不讓明軒送小花花回家,明軒不滿喪彪對小花花不善的態度,於是乎兩個人打起來了。”

    “那她呢?”

    龍嫣然又指了指萱兒,故事裡沒有她,這女人為什麼會出現呢?

    “她…和稀泥來了唄。”

    不能乖鳳無心幾人對萱兒的態度有所偏見。

    這幾日萱兒的所作所為簡直是茶到無極限啊。

    又是挑撥人心,又是上躥下跳,又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她們可是真真切切的敲在眼中。

    而且女人對這些耍心機的同類最是敏感。

    “明軒公子,你怎麼可以對喪郎下手如此之中。”

    萱兒怒視著明軒,美眸中有著怒火。

    旁觀的人愣了愣,喪郎是誰?

    誰家郎君死了?

    “不是不是,是我的錯,和明軒哥哥沒有關係,是我沒有聽喪彪哥哥的話回家……”

    黑明花解釋著一  切都是因為她的關係,才讓喪彪哥哥和明軒哥哥打起來,是她的不對。

    “明花姑娘真是好手段,糾纏喪郎又勾搭著明軒公子,更是讓兩個男人為你大打出手,萱兒真是佩服。”

    “我,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被扣上莫名須有的帽子,黑明花搖著頭,辯解著自己沒有這麼做。

    “小花兒是世間最純淨的女子,萱兒姑娘還是看好你的喪郎,若是有下一次,莫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護在黑明花身前的明軒陰沉的雙眸看著喪彪和萱兒。

    “小花兒,我們走。”

    明軒牽著黑明花的手,二人穿過人群消失在了遠方。

    “你站住,不準走!”

    “喪郎別追了,我給你包紮一下傷口。”

    萱兒扯住了喪彪的衣袖,美眸中的神情讓喪彪止住了腳步。

    最終,二人也轉身離開人去。

    “嘖嘖嘖嘖,不枉我大半夜不睡覺來看戲,真特孃的是好一齣狗血愛情大戲啊。”

    “嗯,完全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