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小強 作品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字

    “師兄!”

    準提一把拉住了接引,滿臉都是無奈的表情,

    “和你說實話吧!十金烏霍亂洪荒是我的傑作。洪荒生靈死傷無數,準提罪責難逃,不得已來求仙師……”

    準提被弄的沒了辦法,不得已將事情經過全都說了一遍。

    “你……”

    接引聽完準提的敘述後,氣的直瞪眼睛,“你不僅是聖人,還是西方佛陀,行事怎可如此荒謬?”

    “哎呀!”準提無奈的一拍大腿,“這不都是道祖鴻鈞的意思嗎!我被鴻鈞給坑了!”

    接引好像給準提兩個大耳瓜子,憤恨的指著他,

    “挑起巫妖大戰,會有更多的生靈枉死,那是鴻鈞都不願意沾染的惡果,你怎可去做連鴻鈞都不敢做的事?”

    “嗨嗨!”準提硬著頭皮嗨嗨一笑,“不過沒關係,咱們有仙師指點。”

    “你……你去死吧!”接引氣的一甩袖子,扭身朝外走去。

    這個準提,不僅促使十金烏霍亂洪荒,令洪荒生靈塗炭,接下來還要面臨巫妖惡戰,死傷更會慘重。

    從古至今,從未有人造下過如此惡行,就是三族族主,以及魔祖羅睺,都沒準提罪惡深重。

    他就是死上一百次,都不足惜。

    “師兄,今後佛教,就全靠你了。”準提鬱悶的揮著手,來了這麼一句。

    接引也沒在理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很快被引領進了李洋所在的宮殿中。

    剛剛過完沒羞沒臊生活的李洋,奇怪的看著接引,“你是找我來給你理髮的嗎?”

    “阿彌陀佛,仙師說笑了。”接引雙手合十的一躬身,

    “巫妖惡戰在即,接引想替洪荒眾生做點事。但天道不明,接引不知該何去何從,斗膽求仙師指點一二。”

    “你是接引!”

    李洋嘴角一陣猛抽。

    有沒有搞錯啊,這位被自己剃成禿子的傻帽,竟然就是六聖之一的接引!

    接引有些疑惑的看著李洋,“我……一直都是接引呀!”

    “咳咳!”李洋忍不住乾咳了聲,“那好吧,接引大人,您找我,什麼事來著。”

    接引再次彎身施禮,“準提犯下了彌天大錯,導致巫妖惡戰在即,故而接引想替洪荒眾生做點什麼,用以彌補師弟準提犯下的過錯。”

    “這個簡單,稍等我一下。”

    李洋回身,隨意拿起一本書籍,直接翻開念道:“治心,清靜無慾;治身,皈原真柔;治世,自然無為;治家,和合恆一;治神,抱一還元;治萬物,得一而生。”

    在李洋看來,接引的目的,無非是要自己照本宣讀。

    給他讀上一段,他自然會心滿意足的離開。

    這個是大神們的通病,很好解決的。

    雖然只是胡亂瞎念,但卻讓接引瞪大了眼睛。

    短短几句話,竟包羅萬象,蘊藏著深刻的道理,這簡直就是大智慧啊!

    可這些……與來此目的有什麼關係呀!

    但也不敢追問,繼續聽著李洋念道:“天地運行,萬物化生,世間一切之理,唯有一個‘一’字。”

    “啊!”接引目露驚駭。

    繁瑣的天道治理,李洋竟然稱只有一個“一”字!

    這好像不對吧!

    李洋也不知道接引的想法,繼續宣讀,“天若失一,清明世界變為汙濁,萬物不育,自然皆無;地若失一,山崩地裂,江河氾濫,萬物不載,無以為安;萬物失一,萬物不生、不長,陰陽不通,自將滅絕……”

    接引聽的如五雷轟頂,呆立當場。

    繁瑣的大道治理,竟被李洋用一個‘一’字給概括了。

    這個‘一’字,就是道,就是天下萬事萬物的根本啊!

    可這種大道真理,世間又有幾人明曉!

    這短短几句話,真是……太受益匪淺了!

    李洋並不知道書中內容,給接引帶來了怎樣的震撼,繼續道:“君王失一,萬靈相殘,相爭天下!”

    “君王失一!”

    接引忍不住驚呼,旋即“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

    “接引銘記仙師教誨。”

    君王失一,萬靈相殘,說的不就是帝俊嗎!

    帝俊死了九個兒子,巫妖必有一爭。

    但他還有一個子祠尚在,只要保住帝俊最後一個子祠,不讓他失一,天下就不會大亂,巫妖便不會掀起最終的決戰。

    仔細想想,帝俊出關後,為何沒有揮師下界,與巫族開戰。

    他顧慮的,不就是最後一個子祠嗎!

    他擔心陸壓在巫族手裡,因而不敢開戰。

    利用好陸壓,才是平息巫妖惡戰的根本。

    先生智慧,萬靈不及啊!

    李洋也不知道接引在激動什麼,繼續裝腔作勢的道:“現在,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知道、知道。”接引忙不失的點頭,“接引定以天之道,行治世之法。不為功德名世,只為普度眾生。”

    “嗯!”李洋滿意點著頭,“去吧!做你該做事情去吧。”

    “謝仙師。”接引感恩戴的,三拜九叩後,才躬著身子退了出去。

    離開妖師宮後,直奔不周山,女媧行宮的方向遁了過去。

    猶豫妖師宮與外界時間流逝不一致,此時的洪荒,已過百載。

    世界不再荒涼,萬木鬱鬱蔥蔥,彷彿從未經歷過十日同天的烘烤。

    這讓接引不由回想起了李洋的“一”字之說。

    天地失一,清明世界變為汙濁,萬物不載,不育。

    相反,天地若不失一,自然會想著好的發現發展。

    哪怕經歷了生靈塗炭,火燒水淹,也會枯木逢春,萬物復甦,迎來下一個生機勃勃。

    一路飛馳,很快見一妖瞳,手持斬仙葫蘆,閉著眼睛,守在女媧宮門前。

    不用問了,這肯定是侍候媧皇的童子。

    雙手合十的上前道:“敢問仙童,媧皇可在?”

    妖瞳聞言睜開了雙目,直直的盯著接引,“請問,您是?”

    “西方接引!”接引表情凝重的看著妖瞳,感覺他雙目熾熱,似有兩團火光在跳動,顯得非常妖異。

    不由詫異道:“你就是陸壓?”

    陸壓也不否認,略一點頭,“佛祖好眼力,我正是陸壓童子。佛祖稍等,我這便去通報媧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