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沫有秋 作品

第112章 司徒昀賊心不死

    霽月靈微微一瞥,看了看那幾個形跡可疑的男人,被抓了正著的幾人,忙慌亂著故作鎮定的往旁邊看去,生怕被發現了端倪。

    “這裡人太多,不方便動手,咱們往西邊走,解決完了他們,正好可以直接去爬山。”

    冷若和青黛都點下頭,裝作若無其事的,跟著霽月靈往西邊走去了。

    果不其然,到了山底下,那幾個人就尾隨其後,跟了過來,細端詳一番,才發現,與他們一起的,還有幾十個人,看身型、奔跑的動作,都是習武之人。

    豈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暗處,還有一夥人並沒有跟近,而是在遠處監視著他們,就等著合適的時機,撿個漏!

    “丫頭,找機會你先走,這裡交與我們二人來應付!”冷若低聲說。

    霽月靈絲毫不懼怕的搖搖頭,不過是一些亡命之徒,她們三人的功夫,對付這些人還不是綽綽有餘?

    “別廢話了,早打完了,好爬山!”霽月靈笑著說,說話間,已經擺好動手的姿勢了。

    見她玩性大氣,冷若她們也不好再阻撓,也擺好姿勢,準備大打出手了。

    這些個黑衣人,人數眾多,卻不是她們的對手,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地上已經橫七豎八的倒了不少人,為首的黑衣人,眼看著兄弟們一個個倒下來,心生一計,招呼身旁的手下,將一早準備好的炸藥,點著了拋出來,一時間,轟隆聲四起,白茫茫的煙瀰漫在整個山底,莫說伸手不見五指,白煙繚繞,根本就不敢睜眼了。

    當白煙慢慢散去的時候,黑衣人和霽月靈都不見了蹤影,剛才的混亂場面,如今只剩下了冷若和青黛,她們裡裡外外,找尋了一圈,都沒有見到霽月靈的身影,心想,她肯定是被黑衣人擄走了!

    “姐,丫頭丟了,咱們怎麼辦?”青黛低聲急切的問。

    冷若頓了一下,低聲說著,“彆著急,你去通知顧霄寒,我去找徒兒幫忙,咱們分頭行動!”

    青黛點點頭,飛身先離開了,不一會,冷若也隨之疾步去了雪峰谷。

    入夜,繁星點點,一彎月牙掛在樹梢。

    霽月靈醒來時,藉著月光,環視著屋內一圈,簡樸、陌生的環境,除了她屋內並無其他人,而她並未被五花大綁,想著站起身來,卻發現根本使不上勁,心想,他孃的,自己這是又被下毒了?

    “有人嗎?”霽月靈低吼著說。

    門外果然有人把守,一個高個子男人,閃身進來,畢恭畢敬的說:“姑娘醒了,若是有什麼需要,可以跟俺說,吃穿用度,俺都能給你弄來。”

    霽月靈打量一下他,眉目清秀,算不得俊逸,卻也是五官端正的人,怎麼就做了劫匪呢?

    “那你告訴我,為何抓我來這裡?”霽月靈見他憨憨的,想從他嘴裡套些信息。”

    高個子男人搖搖頭,“姑娘,俺就是個看家護院的,主人吩咐啥,俺只管照做,從來不會多問一句,若是沒別的事,那俺出去了。”說完,男人移步走了出去,門再次被關上了。

    霽月靈不禁低咒著,出使一趟玥國,前前後後,她都被多少人盯上了,難道在不經意間,她都得罪了這麼多人?顯然不是,這些賤人們,顯然有些得寸進尺了,俗話說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之!’

    不知過了多久,霽月靈隱約聽到,有輕微的腳步聲走來,在門口停頓了片刻,才推門而入,她警覺的坐起身,蜷縮在床邊,手裡緊握著一個梳子,隨時準備與那人拼命!

    “為何不掌燈?”說話間,蠟燭被點燃了,搖搖曳曳,亮光十分的微弱。

    霽月靈這才看清,來人竟是司徒昀,她有些驚訝的望著他,冷聲問,“是你抓的我?”

    司徒昀笑著點頭,一身輕鬆的挨著她坐下來,臉上神采飛揚,一副心情極好的樣子。

    “本官可是玥國的使臣,你這樣做,用意為何?”霽月靈冷聲問。

    司徒昀被她質問,並沒有惱火,反而笑的更燦爛了,他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低聲答道,“朕之前救過你,你不會忘了吧?”

    霽月靈一驚,“你怎麼認出我的?”

    “朕若說,是璃國皇帝告訴朕的,你信不信呢?”司徒昀盯著她的臉,被她傾國傾城的容顏,不禁要看痴了。

    霽月靈對於他剛才的回答,雖不願相信,卻覺得應該是真的,那麼,升官後,安排她一個副統領來玥國,其中的目的,也就說得通了,原來看似平庸的璃國皇帝,心思也不簡單呢!

    “我勸你還是趕快放了我,不然,顧霄寒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那時候,你就慘了!”霽月靈低聲冷冷的,將利害關係說與司徒昀聽。

    司徒昀抿嘴一笑,他是堂堂皇帝,可不是被嚇大的,“顧霄寒是厲害,不過,若想找到你,恐怕沒那麼容易,你還是安心的住下來,等著做朕的貴妃吧!”說完,他溫柔的用手,撫著她額前的一縷亂髮。

    霽月靈別過頭去,躲開了他的碰觸,“司徒昀,我念你之前救過我,你只要放了我,我可以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不然,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願的!”

    之前,顧霄寒說司徒昀,好色沒品,她還有些不信,這會,看著他色眯眯的神色,她真的信了,而且對於他的舉動,覺得萬分的厭惡噁心,此時的自己,雖沒有還手的力氣,但是要是被逼急了,咬舌自盡她也絕不讓他得逞!

    看她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司徒昀抿嘴笑了,緩解氣氛的說道,“你身上的毒藥,只能維持七天,若是那時候你還不願嫁給朕,那麼朕可以考慮放了你。”

    “此話當真?”霽月靈顯然不信他的話,一臉的狐疑望著他。

    “朕沒有逼迫人的嗜好,不過,朕會用實際行動去證明,嫁給朕,才是你最好的歸宿,而顧霄寒,他早晚都是朕的劍下亡魂,你跟著他,是沒有好的結果的。”司徒昀話狠,卻笑得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