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恆 作品

第995章 危險

    三天之後,新的五位黑衫人隊員,從聞人升模擬的山谷幻境中出來。

    出來之後,他們面面相覷,站立當場,久久不語。

    “還真是難啊……”其中一位最為高壯的男隊員,喃喃自語。

    “是難啊,若不是提前知道這是幻境,我們這些人恐怕都要死在詹大哥手上。”另外一個身形瘦削的女隊員卻是冷哼一聲。

    “盛彩,你看你說的都是什麼話?幻境中的事,當不得真。”另外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輕隊員勸說道。

    “我說錯了什麼?面對那棵長生草,詹大哥可是要將我們全部滅口,要不是我最後點醒他這只是幻境,讓他懸崖勒馬,恐怕我們都出不來了!”被叫做“盛彩”的瘦削女隊員直接撕破臉皮。

    “胡說,我沒有,我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們的事,當時是你自己被迷惑了!”高壯的詹姓隊員臉色漲紅,給自己辯解道。

    “我被迷惑?誰不知道真正的長生草,能夠讓異種者延壽三十到五十年,很多宗師都願意拿一顆異種來換取,如果剛剛不是幻境,而是真實的山谷,我想你會怎麼做,大家心裡都清楚。反正太平洋上有了霧牆,拿到長生草後,就逃到另外一邊,我們也不能拿你怎麼樣!”盛彩大聲喊道,語氣中很是絕望傷心。

    詹姓隊員咬著嘴唇,卻是一時無法辯解,因為他現在拿不出任何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他也不習慣和女人爭吵。

    其他三人都默默地遠離了他。

    不出意外,他將落選這次行動,而且還要調到其他單位。

    然而,當五人來到評議室,由他們的隊長對他們進行事後評點時,卻得到了完全不同的結果。

    “詹明成,表現合格,過關。”

    “盛彩,被醉心草迷惑,誤解自己的隊友,不信任自己的同伴,回去繼續訓練。”

    “什麼?”盛彩一臉不可置信,“我被迷惑了?這不可能,我的眼睛不會出錯。”

    “不,你平時訓練時,就經常不相信同伴的能力,而這一次山谷尋寶,你的這一弱點,被那棵醉心草徹底放大。這是事發時的全部情形,你們要感謝聞人老師的辛苦,不然的話,以你的狀態,會造成莫大損失。”

    說著,那位隊長,將一段錄像視頻調出來,給五人看去。

    盛彩立刻瞪大眼睛看過去。

    一處小山坡前,生長著一株非常茂盛的人參草。

    普通人參是有一些藥用價值,但並不離譜,只是當它發生神秘畸變後,就成了一種罕見的長生草,可以讓異種者吸收,同時延長壽命。

    至於原理是什麼,通過觀察之後,發現它起到一種許願的效果。也就是說,在人們的概念中,人參能吊命,能延年益壽,然後在它神秘化之後,就真的能夠延年益壽了。

    當然能夠發生這種改變的人參數量太少了,幾率不比普通人獲得特殊力量高多少。

    那株人參草周圍,正是盛彩等五個人。

    他們七嘴八舌,興奮非常。

    他們興奮的原因,是因為找到這樣昂貴的植物,意味著他們的此次的訓練得分將會很高,能夠入選下一次的行動。

    只是一絲絲綠氣緩緩從那株人參草中散發而出,蔓延到五人所在的地方。

    很快他們的興奮,就變成了爭吵。

    而爭吵的主角,正是詹明成和盛彩。

    視頻中的盛彩突然上前推開了詹明成。

    而詹明成則是一臉迷糊,這樣說道:“小彩,你在幹什麼?”

    “詹大哥,這是假的,你不能被迷惑啊!我們是在訓練尋寶的能力,這都是假目標。”盛彩卻是一臉焦急。

    “我沒有被迷惑,我知道這是假目標,我想說咱們千辛萬苦才發現了長生草,得分肯定會高很多,”詹姓隊員手足無措,甚至想要上前拍醒對方,“你快點清醒過來啊!”

    結果他的舉動,更加增強了對方的誤會。

    “你要幹什麼?你想殺了我們?沒想到,詹大哥,看你濃眉大眼的,結果你竟然是這樣的人!”盛彩連連退後。

    “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這是幻境,我什麼也不做,我不要這棵長生草。”詹姓隊員只好配合對方說話。

    “哼,你還知道懸崖勒馬,但是如果我不提醒你,你是不是真要殺了我們?”

    “我沒有,我不是……”

    整個片段播放完了,盛彩目瞪口呆,一臉呆滯。

    “沒錯,這就是當時的真相,我怎麼解釋你們都不聽。”詹明成嘆了口氣。

    “不,你作為五人中訓練時間最長的隊員,也有錯誤,你沒有辨識出這棵草的本來面目,沒有帶人及時離開它的周圍,這也是後來產生一系列誤會的根源。”他們的隊長接著說道。

    總之兩人都沒有被放過。

    “是,隊長,我業務不精,我認錯。”詹明成很誠懇道。

    “現在你們該知道這次任務的危險了吧?這還是最簡單的一種情況,你們都沒有完全過關,假如你們事先不知道這是模擬測試,假如你們進入真實的霧包尋寶,碰上類似的事情,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你們應該想得到。”隊長嚴肅道。

    五人低下腦袋。

    他們本來聽說這次任務只能由普通人出戰,心中還有一些得意,很想借助這個機會好好證明自己。

    然而僅僅一場模擬測試,就讓他們明白,這種驕傲之心,絕對要不得。

    “太難了。”盛彩喃喃自語著,她在重複之前詹明成說過的話。

    現在她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那樣說。

    而在這時,李元風和聞人升在另外一間房子裡,觀看著這次測試結果。

    “這麼看來,我們派人進去,就是送肉進老虎洞啊。”李元風一眼看出問題所在,連連搖頭。

    “是啊,這種地方,你讓沒有辦法得到後續支援的黑衫人進去,毫無意義。”聞人升點點頭。

    這就和搶灘登陸一般,如果沒有持續不斷的後備支援,就是讓登陸者白白犧牲。

    “幸好進行了這次模擬測試,不然的話,我們會損失更多的人,卻得不到想要的結果。”李元風做出了決定。

    “那你們這是準備放棄了?”聞人升詢問道。

    “不,我們準備開放給那些膽子夠野的傢伙們,然後從他們手中收購,不能因噎廢食,要充分發揮民間力量。”李元風搖搖頭道。

    “高,實在是高。”聞人升向對方比劃了一個大拇指。

    是啊,這種地方,派遣訓練有素的黑衫人,其實意義不是很大,因為在神秘威脅下,訓練有素的黑衫人,生存率比那些只經過一定訓練的僱傭兵,高不到哪兒去。

    而成本卻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