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7章 姐姐以後就是豪門闊太太了呢

    秦瑟眼底暗光流動,動了動手指回復: [好,時間,地點?]

    【下午六點,在薔薇會所,不見不散哦!】

    【對了,薔薇會所是高級會員制的,姐姐進不來的呢!到了給我打電話,我閨蜜是這裡會員,我叫我閨蜜下去接你!】

    [ok!]

    秦瑟唇角輕勾。

    她和秦絮絮同歲,只不過生日比秦絮絮大了一個月。

    大學的時候,她們兩個同校不同系,而區別在於她是拿全額獎學金的特優生,秦絮絮是秦家給學校塞了不少錢才好不容易擠進來的特長生,並且特長成績也是作假的。

    後來秦瑟跳級畢業,秦絮絮如今還在讀大三。

    秦絮絮今天安排這頓飯,會有什麼驚喜呢?

    秦瑟給手下江星涵發了一條微信。

    [星涵,派人去鄉下給我奶奶送兩萬塊錢,低調點,告訴老人家我過段時間再回去看她。]

    對方秒回:【是,老大!】

    ……

    薔薇會所。

    秦瑟穿了一身休閒裝,白體恤,牛仔褲,帆布鞋,如緞如墨的長髮披肩直下,明眸淺笑,渾身撒發著少女的青春靚麗。

    只是,這樣一身隨意的裝扮,在薔薇高級會所門前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兩個名媛打扮的豔麗女人從一輛高級跑車上下來,用鄙夷的眼神打量秦瑟的寒酸穿著,卻又忍不住對她的脂粉未施的顏值感到驚豔。

    一個名媛心生嫉妒,忍不住奚落道:“喂!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裡得穿正裝才能入內,可不是你這種人能去得起的小餐館!看你還是回家換身像樣的衣服再來吧!土包子!”

    秦瑟沒有搭理她們,徑直走進薔薇會所的大玻璃門,只見那前臺經理畢恭畢敬地迎了上來,道:

    “秦小姐,您來了,我這就去通知我們老闆過來接待您。”

    秦瑟擺手,道:“不必,我來找人的。”

    “好,秦小姐要找的人在哪個包廂?我領您過去。”

    秦瑟被前臺經理親自領路,走了進去。

    後面,剛剛那兩個名媛看傻了眼,那個女孩是誰啊?竟然讓薔薇會所的前臺經理那麼點頭哈腰的?

    薔薇會所可是京城最高檔的會所,背靠京城巨鱷魅影集團,一般的小富小貴根本不會放在眼裡。就連她們每次來,都得求著那位前臺經理給訂個好點的位置!

    那女孩卻連正裝都不穿,就受到了女王級待遇,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

    秦瑟一進包廂,迎來了在座所有人的注目禮。

    秦絮絮帶頭開攻道:“姐姐,你怎麼穿成這樣就來了!這裡可是高檔會所,要穿正裝的,姐姐你這樣穿不覺得有點拉低檔次嗎?”

    坐在秦絮絮身邊的那位女同學用懷疑的目看著秦瑟,問道:

    “秦瑟,你是怎麼進來的?不會是硬闖進來的吧?”

    按理說,秦瑟不是會員根本進不來,更何況還穿得那麼隨意,難道她有什麼門道?

    這位說話的女同學名叫葉筱怡,就是秦絮絮口中的那位好閨蜜,家裡有企業,也算是京城小有頭臉的人物。

    秦瑟淡聲回答道:“來的時候,外面剛好有兩位名媛進來,我跟在她們後面混進來的。”

    葉筱怡嘲弄地勾了下唇角,“原來如此啊。”

    想想也是,秦瑟怎麼可能有什麼門道!她那麼寒酸……

    這時,秦絮絮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道:

    “各位,我們的主角來了!我的姐姐,也就是我們京大的校花秦瑟,昨天結婚了!嫁給了一個非常有錢的鬼夫做沖喜新娘哦!以後她可就是豪門闊太太了呢!”

    大家驚呆,低聲議論:

    “什麼?鬼夫?為了錢,給人去做沖喜新娘,秦瑟也太那個啥了吧……”

    “好白菜都願意讓有錢豬拱,哪怕是個快死的豬!”

    “秦瑟在學校的時候是校花又是學霸,還以為很有骨氣呢!想不到也是這種為了攀附權貴連節操都不要的人!”

    ……

    聽著同學們的議論聲,葉筱怡唇邊泛起了得意的弧度。

    她和秦瑟曾經都是京大的校花,但秦瑟的人氣比她高的不是一星半點兒!

    就算秦瑟很早就跳級畢業了,也一直是學校傳說中女神一樣的存在,而她還是籠罩在秦瑟的陰影下出不了頭。

    今天,她終於壓了秦瑟一頭!

    “同學們,你們別那麼議論秦瑟同學嘛!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應該祝福秦瑟同學才對啊!秦瑟,祝你新婚快樂!”

    葉筱怡舉起一杯紅酒敬向秦瑟,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揚眉吐氣的勝利色彩。

    秦瑟淡淡微笑,“謝謝,我不喝酒。”

    葉筱怡收回酒杯,自己喝了一口,心想,還拽什麼,馬上就從京大傳說中的校花變成笑話了!

    秦絮絮更是得意,又道:“大家想吃什麼隨便點,今天我姐姐請客!”

    秦瑟拉了把椅子坐下,“我有說我要請客嗎?好像沒有吧?”

    秦絮絮笑得很是燦爛,激將道:“姐姐,你別這麼小氣嘛!同學們現在都知道你嫁了一個有錢老公,大家也都是來祝福你的,你可不能怠慢大家!反正等你老公死了,他的錢不就都是你的了!”

    全場一片鬨笑。

    秦瑟托腮,“嗯,有道理!可就算他死了之後錢都是我的,也不代表我有義務幫你買單吧?秦絮絮,你安排的局,理應你自己請!”

    秦絮絮臉色難看了幾許,她囊中一向羞澀,說是閨蜜,其實就是個跟在葉筱怡身邊拎包的,蹭吃蹭喝。

    今天這個局,不過是秦絮絮為了坑秦瑟一頭,順便帶著大家一起嘲笑秦瑟,從而討好葉筱怡罷了。

    秦絮絮哼了聲,嘲弄道:“姐姐,你該不會是身上沒有錢吧?呀,難道你那個鬼夫都捨不得給你錢花嗎?”

    葉筱怡聽了表示心疼,擺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道:“秦瑟,沒關係的,你如果沒錢的話,這頓我可以先幫你付的。”

    “哇!葉大校花好善良啊,好大氣啊!居然願意幫忙秦瑟付錢!”

    “秦瑟為了錢,嫁給了鬼夫,結果還沒錢花,何必呢!”

    “看她穿的也那麼寒酸!不過是豪門工具人而已!”

    “想不到一代學霸校花秦瑟竟然淪落至此!”

    ……

    “這頓我來請吧。”

    一個溫潤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帶著清澈明朗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