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22章 小嬌妻是蒙面歌姬

    秦瑟抬頭看著天空中高飛的鳥兒,微微勾了勾精美的唇。

    人啊,擁有的越多,越害怕失去,飛的越高,摔得才會越疼!

    秦超是扶不上牆的爛泥,一直以來做什麼都失敗,每次失敗也都是不痛不癢的。

    這次,就讓他體驗一下高空墜落,粉身碎骨的感覺吧……

    如果不是因為早些年,她忙於各國奔波創業,早就把媽媽骨灰盒接到自己身邊了。

    只是不想媽媽死後,還跟著她動盪不安,便暫且留在了秦家。

    現在成了他們拿來要挾她的籌碼!

    不可原諒。

    電話那頭,江星涵又道:“老大,今兒是兒童節!晚上來魅絲一塊過啊?”

    “不去。”

    “老慕訂了你喜歡的抹茶栗子蛋糕!”

    “去!”

    “老大在哪兒,我派人過去接你。”

    正要開口告訴手下自己的方位,秦瑟的聲音卻突然頓住了。

    女孩精緻的瞳眸微微眯起,看著不遠處下車並肩走入酒店大門的一男一女。

    那是厲赫鳴和一個挺漂亮的女人。

    那女人金髮碧眼,擁有西方人獨特的深邃五官,身材高挑窈窕,屬於性感氣質型。

    秦瑟嗤了聲,原來他喜歡外國妞啊!

    “老大說話啊,你在哪呢?”

    電話那頭傳來了江星涵疑惑的追問。

    秦瑟收回目光,“我在旗下的酒店,派人過來接我吧!”

    “是!”

    ……

    京城有兩大酒吧,地位不可撼動。

    南夜巢,北魅絲。

    前者是紙醉金迷的夜場 後者是安靜休閒的清吧。

    魅絲,是魅影集團旗下的一條酒吧產業,全國各一線城市都有分店,但最著名的還是京城的總店。

    因為背靠商界巨鱷魅影集團,所以經常能有頂流一線歌手前來駐唱,出入的客人也大多是名流或巨星,門檻極高。

    吧內,天井二樓平臺處,有個不對外開放的絕佳位置,秦瑟慵懶地靠坐在沙發上吃著手下孝敬的抹茶栗子蛋糕。

    江星涵給她倒了一杯可樂,“老大,祝你兒童節快樂,永葆童心,長生不老!”

    秦瑟嗦了嗦蛋糕叉,無聊地問,“千顏呢?”

    江星涵道:“剛才魅絲的主管找她過去了,可能有點事,一會就來了。”

    正說著,慕千顏就過來了,冷著臉坐下,捏了捏眉心。

    “老慕,怎麼了?”

    江星涵看她不對勁,問道。

    慕千顏點了支極細的女士香菸夾在指間,淡道:“沒多大事,就是今天定好來駐唱的歌手來不了了,得臨時換人。今日主場歌手的廣告宣傳打出去了,慕名而來的歌迷不少,一會兒發現換了人,必定會有客人不滿,投訴一通。”

    江星涵紈絝地端著酒杯晃了晃,冷哼,“敢放咱魅絲鴿子,哪家的藝人,不想混了?”

    “陸米,急性闌尾炎,住院了。”

    陸米,金曲獎歌王,也只有魅絲能請得來這種頂流來駐唱。

    因為病了來不了,還算情有可原,若是別的原因,保證他職業生涯斷送在此。

    江星涵又問,“陸米來不了,換了誰?”

    “換了林夏。”

    “林夏?那個唱民謠的?這和陸米就不是一個量級的歌手,肯定是得有人投訴!”

    慕千顏吐出一口薄薄地煙霧,“也沒別人了,文娛公司那邊的一線藝人都出去趕通告了,剩下不是剛出道的,就是不會唱歌的演員。”

    魅絲這邊一直是慕千顏親自打理,倒不是擔心有客人投訴會控制不住場子,主要她這人做事嚴謹,有點強迫症,最討厭事情臨時有變。

    江星涵想到了什麼,看向旁邊忙著吃蛋糕的秦瑟,“老大,要不……您救個場啊?”

    秦瑟嗤了聲,“你們今天約我來,是為了替補駐唱的?”

    “哪敢啊!這不是那個陸米來不了,老慕臨時找不到同等咖位的歌手來救場嘛!”

    慕千顏道:“老大,不用,沒事!”

    秦瑟吃完最後一口蛋糕,端起桌上的礦泉水喝了一口,展臂伸了個懶腰,起身,“我去換個衣服!”

    慕千顏一怔,老大這是……

    江星涵興奮了,“乖乖,今天來的人耳朵有福了,咱老大要出山了!”

    ……

    一樓的普通卡位上,四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坐在一起喝著飲料,有說有笑。

    “晚寧,今天是六一兒童節,大概是你婚前最後一個兒童節了!”

    “對,等你和楚二少結婚了以後可就再也過不了兒童節了!要過也是你們倆的寶寶過了!”

    蘇晚寧面頰一紅,“你們別亂說,哪就那麼快會有寶寶啊!”

    葉筱怡馬屁拍得很溜,“晚寧你就是命好,能嫁給楚家的二少爺,要家世有家世,要樣貌有樣貌,不像那個誰,為了一點錢嫁給了個將死的老頭子。”

    其餘兩個女生跟著嘲笑道:

    “說的是說那個跳級畢業的學霸校花秦瑟吧?”

    “我也聽說了她給老頭子沖喜的事,學校裡傳得沸沸揚揚,都說她太現實了!”

    蘇晚寧眼底也閃過一抹嘲弄,卻蹙了蹙眉,阻止道:“你們別這麼說秦瑟,我相信她一定有她的苦衷。”

    “晚寧,你就是太單純,當初你好心跟她做朋友,她卻想搶你的男朋友!切,她能有什麼苦衷,還不就是貪財唄!”

    葉筱怡笑了笑,“可惜貪財她也沒能如願呢!你們不知道,晚寧訂婚那天,我看到秦瑟在她的訂婚宴上做臨時服務生!”

    “什麼!她也太丟人了吧!居然做服務生?”

    “嫁給了一個有錢的老頭子沖喜,結果還得出來打工,看來她也沒過上豪門生活嘛!真是活該!”

    蘇晚寧卻愣了愣,疑惑地看著葉筱怡,“筱怡,你剛剛說看到秦瑟在我和留白的訂婚宴上做服務生?”

    葉筱怡點點頭,“是啊!她穿著服務生的衣服在你的訂婚宴上!”

    蘇晚寧有點懵了,“你會不會是看錯了?因為那天我和留白看到她穿著一件……”

    說到這裡,突然就不想說出秦瑟那天穿了巫奈高定禮服,不想給秦瑟任何長臉的機會!

    “晚寧,你家楚二少來了!”葉筱怡道。

    楚留白一身白色西裝,英俊絕倫,一身貴族氣質引得旁人紛紛側目。

    他在矚目中走過來,對未婚妻的幾位閨蜜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優雅地坐在了未婚妻身邊。

    蘇晚寧暗暗自豪,深情地看著自己的白馬王子,“留白,真是難為你了!讓你來陪我和閨蜜們一起過六一這麼幼稚的節日。”

    楚留白溫柔地莞爾,哄道:“只要你開心,什麼我都可以陪你。”

    葉筱怡和另外兩個女生紛紛露出了羨慕的眼光……

    這時,隔壁桌興奮的議論聲傳了過來,“聽說了嗎?歌王陸米今天來不了了,今天主場的駐唱歌手換成了蒙面歌姬,影。”

    “什麼?是網上很傳奇的那個蒙面歌姬,影?!”

    “天!我超愛她!可是她近一年她都沒有發過歌了,沒想到今天能在這裡看到本人的現場!”

    蒙面歌姬,影。

    網絡上唱作俱佳的女歌手,出鏡時永遠帶著一張貓臉面具,至今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樣貌。

    影在網絡上發表過很多原創歌曲,網絡上死忠歌迷一大片,微博粉絲超過八千萬。

    很多經濟公司看中她的實力,卻苦於找不到她的聯繫方式,至今,影也沒簽約過任何公司。

    影,從未出過道,一直在江湖,一個絕對重量級的神秘人物。

    場內燈光忽然燈光暗下來……

    駐唱歌手——影,抱著吉他走上了臺。

    秦瑟穿著一身白色長裙,臉上帶著標誌性的貓臉面具,從容自若地坐在椅子上給吉他調了調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