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24章 打工妹人設不能崩

    ……

    “厲少?沈公子?你們二位在這兒幹什麼呢?”

    一個成熟男人的聲音傳進來,打破了局面。

    “留白,你怎麼也在這兒?”

    楚留白看到是哥哥楚少璟走進來,也有些意外,“哥,我是來找晚寧的,你怎麼也來了?”

    楚少璟道:“有個應酬。”

    轉而,楚少璟看向厲赫鳴與沈暮寒那邊,笑問道:“二位不到裡面坐下來喝酒,在這兒幹什麼呢?你們大概還不知道自己錯過了多麼難得一遇的場面!”

    沈暮寒挑眉,“哦?什麼難得一遇的場面?”

    楚少璟意猶未盡道:“沈公子聽說過影嗎?網絡上很紅的蒙面歌姬,影,剛才在魅絲首次現場獻唱,那把嗓子真是絕了!我這不是找過來討聯繫方式,想把這個好苗子簽下來嘛!”

    沈暮寒揚了揚唇,不忘調侃道:“你家弟弟剛才還非禮了你看中那顆好苗子。”

    楚少璟一愣,疑問地看向弟弟楚留白。

    楚留白汗顏,連忙否認,“哥,我沒有,是誤會。”

    楚少璟又急著問:“那,影的人呢?”

    “她在……”楚留白再往周圍一看,人早沒了。

    好苗子跑了。

    不過,慕千顏還在,正不悅地望著他們幾個擅自闖入內部員工更衣室的外人。

    厲赫鳴拿著秦瑟的手機,冷冷抬眸,問慕千顏,“這手機主人在哪?”

    慕千顏一本正經道:“不知道是哪個員工落下的,手機交給我就可以,一會兒我會讓人事部經理問問是誰丟的。”

    說著,她便伸手去拿那手機……

    厲赫鳴把手機一撤,“不必麻煩,我剛好認識失主,會還給她。”

    “……”慕千顏沒有拿到老大的手機,也沒有再堅持去奪,以免顯得可疑。

    而楚少璟走了過來,到慕千顏面前,頗為客氣道:“穆總,不愧是魅絲,竟然能請到蒙面歌姬影來現場駐唱,不知道方不方便把影的聯繫方式給我?我這邊想簽下她。”

    慕千顏冷睨了楚少璟一眼,“楚總大概是忘了,我們魅影旗下的文娛公司不比你們楚氏的傳媒公司差,遇到了這麼難得的人才,你覺得魅影會把人讓給你們楚氏麼?”

    楚少影一愣,而後朗聲笑了,“也是!我這人就是惜才,那小姑娘有那麼好的嗓子,覺得埋沒了太可惜,如果她能籤給魅影也很好,是金子,在哪裡發光發熱都是好事。”

    老大可沒時間做什麼藝人!

    慕千顏不談生意時,連基本的客套都會省略,留下冷冷四個字,“各位自便。”

    轉身,去了主管辦公室。

    看著女人英姿颯爽的背影,沈暮寒眼裡略過一抹饒有興味的光。

    冰山美人,有意思。

    ……

    魅絲酒吧,主管辦公室。

    慕千顏看著已經摘下面具的秦瑟,道:“老大,你的手機被那個男人拿走了。”

    秦瑟懶散地坐在辦公椅上,單手支著額,“我知道。”

    幸好,上臺之前她嫌累贅,把手機放在了更衣室。

    慕千顏道:“老大,既然已經這樣,你倒不如手機不要了,蔚風山莊也不回了。”

    秦瑟眯了眯眸,一根食指豎起來擺了擺,“厲赫鳴那個人,不簡單。”

    “如果我突然沒有任何理由就不回去了,以那男人的個性,必定會把整個京城翻過來也要找到我,到時候被他扒出我的身份,反而更麻煩。

    “雖然目前查不到他的底,但我敢肯定,那男人絕對有那個實力。”

    另外,秦瑟也是覺得,睡了他兩次就跑,這事兒是個有實力的男人就不能忍,肯定無論如何都得把她找出來追究報復。

    而且媽媽的骨灰盒還沒拿到,若她不回去了,厲家要追回給秦家一千萬聘禮,引得秦超暴走,從而傷了媽媽的骨灰盒,得不償失。

    為什麼不乾脆自己給秦超一千萬,換回媽媽的骨灰盒?

    因為秦超那種下三濫,一旦知道她手裡有錢,能源源不斷的從她這裡要到錢,更會把媽媽的骨灰盒當成要錢的籌碼,永遠不會交出來了。

    秦瑟太清楚秦超是個什麼樣的垃圾了。

    慕千顏點了根菸,問:“那老大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秦瑟有點困了,打了個哈欠,“既然被它發現我在這裡了,那我打工妹的人設也不能崩!千顏,叫人給我找一套酒吧員工的工作服來!”

    “是。”

    秦瑟挑眉瞧了眼著慕千顏吞雲吐霧的樣子,說教道:“少抽點菸!女孩子家家,對皮膚不好!”

    慕千顏點頭,“知道了。”

    ……

    秦瑟換上了魅絲酒保的工作服出來。

    據千顏說,厲赫鳴和他的朋友們坐在二樓貴賓位。

    她現在只需要端著酒過去,假裝不經意地路過他面前,被他發現她今天在這裡做服務生就可以了。

    秦瑟抬頭看去,鎖定目標位置,端著兩杯雞尾酒上樓……

    蘇晚寧在洗手間門口等了半天,也沒等到她的未婚夫楚留白出來,在一樓找了一圈人沒找到,又上二樓找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打電話也沒人接。

    她心裡莫名感到某種不安,若有所思地從二樓走下來,正好和一個端著酒水上樓的熟悉身影走了個照面。

    “秦瑟?”

    蘇晚寧有些不敢相信地叫住她。

    秦瑟停下腳步。

    蘇晚寧從上至下打量了她身上的工作服一遍,“秦瑟,你怎麼跑到這種地方工作了?”

    秦瑟微笑,“這種地方?蘇小姐認為這是哪種地方?”

    蘇晚寧蹙了蹙眉,“你覺得呢?在這種地方給人端茶送水難道很光榮?秦瑟,你真的淪落至此嗎?”

    “工作無貴賤,勞動最光榮!”

    “秦瑟,你……”

    秦瑟懶得理她,“蘇小姐,以你我之間現有的交情,似乎沒必要聊這麼多,我在工作,恕不奉陪!”

    說完,秦瑟便繞過她,繼續上樓。

    蘇晚寧被懟得有些不痛快,追上去擋在她面前,鄭重其事道:“秦瑟,我和留白下半年就要正式結婚了。”

    秦瑟神情淡淡,一臉不感興趣,“哦,恭喜。”

    說著,又要繞過她……

    因為一直沒有找到楚留白,蘇晚寧的心情有些煩躁,一把拽住了秦瑟不讓她走開,懷疑質問道:“秦瑟,剛剛是不是你把留白叫走了?”

    秦瑟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