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30章 約我?

    ……

    行駛在路上的邁巴赫車內,低氣壓。

    齊傑和司機大氣都不敢喘,只想儘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車後座,秦瑟偏頭看了看隔壁那個面如羅剎的男人,覺得有必要緩和一下氣氛。

    “厲先……厲赫鳴,你不要生氣了!”

    男人冷冷睨了她一眼,語調帶著幾分諷世冷笑,“你還看得出來我生氣了?”

    秦瑟點點頭,“臉拉的比驢長,想看不出來也挺難的。”

    齊傑:噗,咳咳咳……

    司機:少夫人,有膽!

    厲赫鳴:“……”

    “一會兒有時間嗎?”

    在男人沉著臉發飆以前,秦瑟又問道。

    被她這麼問,厲赫鳴臉上的陰沉稍稍褪了些,挑了下俊逸的眉峰,“怎麼,約我?”

    秦瑟點頭,“嗯,你有時間嗎?”

    “沒有。”厲赫鳴冷冰冰道。

    “我知道一家火鍋店味道不錯,如果你有時間,等下我們就帶奶奶一起去吃,當給她老人家壓壓驚!”秦瑟知道厲赫鳴所說的沒有,多半是因為他還在生氣,於是又補了一句,“我請客!”

    厲赫鳴瞥她一眼,一臉冷淡地嗯了聲,“為了奶奶,我可以騰出一點時間。”

    “好,那就這麼定了!正好午飯時間到了,我們帶奶奶去吃火鍋!”秦瑟下意識摸了摸肚子,她自己也餓了,早飯只吃了一半就被帶到了警局。

    女孩口中的‘我們’兩個字,讓厲赫鳴的臉色明朗起來,周身陰沉的氣場漸漸散去。

    秦瑟又道:“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先去一下市醫院。因為我剛才答應過警員叔叔,要去向受害者道歉。”

    “你不用去。”厲赫鳴淡淡四個字否決。

    那意思,是他會給她撐腰?

    秦瑟怔了怔,卻仍然十分堅持道:“我覺得做人要言而有信!說了會去,就一定要去!如果我不去,楚家人一定會為難警局,作為一個好公民,我不應該給社會添麻煩!”

    “他們不敢。”男人的篤定,王者一般。

    秦瑟擰起了眉頭,眨了眨小鹿似的大黑眼睛,巴巴望著他,似乎對於他的好過度管束非常不高興。

    看著秦瑟那張不服又委屈巴巴的小臉兒,厲赫鳴冷著臉,沉默兩秒,吩咐司機,“送她去市醫院。”

    “是,少爺。”司機應道。

    齊傑暗暗叫絕,這位秦小姐真是厲害,三言兩句就能把少爺哄好,讓少爺的臉色一會兒天上,一會地下,冰火兩重天!

    一個字,絕!

    市醫院大門口。

    秦瑟下車,然後發現厲赫鳴也下了車。

    她馬上說道:“你不用跟著我,在車上等著就可以,我進去一下馬上出來!”

    “一起。”厲赫鳴一臉理所當然,邁開長腿往住院部走……

    秦瑟一把拽住他,態度強硬地拒絕,“這是我闖的禍,理應我自己收場!不想別人插手!”

    別、人?

    呵,在警局的時候還是朋友,現在又是別人了?

    厲赫鳴眉頭一沉,又不悅了。

    秦瑟見他的臉又拉下來,不明原因,也一時不知道怎麼緩和……

    這麼僵持著也不是辦法!

    於是,秦瑟抬起了手,輕輕拍了拍男人那寬闊硬挺的肩膀,好聲好氣地說:“厲赫鳴,相信我,這點小事我自己可以解決!你聽話,乖乖回車上等我,等我回來,一會兒我們去吃火鍋好不好?”

    男人依舊冷著臉,眼底的陰沉緩緩散去,沒說什麼,轉身上了車。

    齊傑眼珠子差點點出來,活久見!少爺居然也有乖乖聽話的一天?!

    秦小姐……不,現在可以放心大膽的叫一聲少夫人,少夫人威武!

    見男人終於回到車上,秦瑟總算鬆了口氣,她本心是不想和厲赫鳴這個背景複雜的人產生太多聯繫,免得以後不好抽身。

    ……

    住院部,13樓單間病房13-2。

    秦瑟敲了敲門。

    來開門的人,是楚留白。

    看著站在門口的秦瑟,楚留白清雅俊秀的臉上頓時升起了憤怒。

    “秦瑟,你總算來了!你怎麼可以把晚寧打成這樣?她一直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

    曾經那個滿眼溫柔的少年,此刻正滿眼失望的看著她,彷彿她就是這世上最不堪的東西。

    呵!對於某些人,就沒什麼好解釋的!

    秦瑟沒有理會楚留白,越過他往病房裡看過去,看到了虛弱地躺在病床上的蘇晚寧。

    蘇晚寧額頭上包著紗布,脖子上帶著頸託,胳膊和腿都打著石膏,儼然一副差點被打死的樣子。

    看著蘇晚寧那副模樣,秦瑟早有預料地勾了勾唇角。

    楚留白看到她臉上的笑意,皺起眉頭,難以理解道:“秦瑟,晚寧傷成這樣,你怎麼還笑得出來?你現在簡直變得太冷血,太可怕了!”

    葉筱怡作為蘇晚寧閨蜜,剛好也在醫院探望,一見秦瑟來了,她也上前抱打不平,道:

    “秦瑟,你實在是太過分了!你知不知你最近在學校裡已經臭名昭著,只有晚寧一直在幫你向同學們解釋說好話,可你居然還恩將仇報,把她打成這樣!”

    秦瑟瞥了眼葉筱怡,神色淡得無聊,沒把她放在眼裡。

    如果說秦絮絮是葉筱怡身邊拎包的舔狗,那麼葉筱怡就是蘇晚寧身邊拎包的舔狗。

    葉筱怡家裡是暴發戶,財產不少,檔次卻不高。

    她一直想混進京城的名媛圈,抬高一下自己的level。

    因為蘇晚寧搭上了京城數得上的豪門楚家的二少爺,算是楚家的準少奶奶了,所以名媛圈的人們看在楚家的面子上,也會給她幾分薄面,有些活動會帶上她。

    而葉筱怡這種削尖了腦袋想混進名媛圈的人,自然會巴著蘇晚寧使勁拍馬屁!

    殊不知,蘇晚寧自己還只是名媛圈裡的邊緣人物,怎麼可能帶她一個暴發戶的女兒在身邊,拉低自身檔次。

    ……

    見秦瑟沒有反應,楚留白一臉怪罪地對她說道:“秦瑟,看在我們都是同學一場的份上,今天只要你給晚寧好好道個歉,晚寧會答應不追究你的法律責任。如果你不想坐牢,現在就過去給晚寧道歉吧!”

    秦瑟抬眸看著楚留白,十分配合地點了點頭,“好,我本就是來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