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34章 人設有點崩壞

    即便人設有些崩壞,在落幕以前,戲還是要演下去。

    秦瑟嘆了口氣,老老實實地走到厲赫鳴面前,沒了剛剛在樓梯間裡揍人時的狂野與凌厲,看起來就像個軟萌可愛的小姑娘。

    “不是說好讓你在車上等我嗎?你怎麼還是上來了?”

    厲赫鳴沒有回答她的話,眉心微微繃著,冷冷一個字,“手。”

    秦瑟愣了一下,悟性極好的她,馬上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乖乖把兩隻手抬起來伸給他……

    齊傑非常有眼力見兒地遞上了常備的消毒紙巾。

    厲赫鳴接過紙巾,輕輕拉過秦瑟的一隻手,細緻而慢條斯理地給她擦了一遍,然後是另一隻手……

    那動作,那姿態,那耐心,就像是父親在照顧剛剛玩完泥巴的寶貝女兒似的。

    秦瑟表面很配合,心裡卻在腹誹:這個男人自己潔癖就算了,怎麼每次在她打完人之後,還強制給她的手消毒呢?

    她只是打了人,又不是打了屎?!

    厲赫鳴似乎可以告知到她心裡的嘀咕,挑眉看了她一眼,“以後,沒必要親自動手,何必髒了手。”

    這話說的,好像她不用動手,他也會幫她解決?

    秦瑟卻有自己的一套理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仇人自己打!不親自動手,哪來的爽感呢?而且,偶爾活動活動我這老胳膊老腿兒,也當是鍛鍊身體了!”

    老胳膊老腿兒?她才多大?

    “現在打完爽了?”厲赫鳴把用過後的消毒紙巾隨手扔給了齊傑。

    秦瑟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話可能有點過於狂傲了,又找補道:“……你知道我昨天只輕輕打了幾下那個女人的頭,可她今天又是帶著頸託又打著石膏,分明是想訛我,所以我才打她的!厲赫鳴,你應該瞭解我的,我平時不這樣,還是很溫柔的。”

    溫柔?厲赫鳴很有歧義地看著她,像在看一個冷笑話。

    秦瑟:“……”他那眼神什麼意思?她平時不溫柔嗎?

    厲赫鳴沒再說什麼,擁著秦瑟的肩膀帶著她調轉了方向,一起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

    叮!

    “秦瑟!”

    電梯門剛剛打開,就聽到身後就有人叫她名字。

    秦瑟轉過頭一看,是楚留白。

    楚留白走過來,看她的眼神裡充滿了複雜的感情,最多的是歉疚之色。

    “秦瑟,我們能單獨聊聊嗎?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不能,到飯點了,我趕時間。”秦瑟想也不想便回道。

    楚留白猜到她會拒絕,也理解她的拒絕。

    畢竟就在剛剛不久之前,他還因為蘇晚寧的事誤會過她,對她說了很多過分的話。

    她會生他的氣,也正常。

    “你想吃什麼?我可以請你一起吃個飯嗎?”楚留白心中有愧,極盡討好的語調問。

    “不可以,我有約了。”秦瑟滿臉不感興趣,甚至打了個哈欠。

    “那,那改天有時間……”

    “我時間挺寶貴的,改天也免了。”

    甩下這句,秦瑟便施施然走進了電梯,厲赫鳴自然而然地跟在她身邊,一起。

    楚留白愣了愣,看著已經站在電梯裡的秦瑟,心裡落差感很大。

    曾經的秦瑟喜歡他,不會這樣冷著臉對他……

    而楚留白完全沒有意識到,站在秦瑟身邊的那個氣場震懾的男人,和她是一起的。

    但他記得那個男人,昨天在魅絲見過一次,是和沈暮寒一起的那位。

    能和沈公子走在一起的人,絕不會是一般身份。

    昨天,他的哥哥楚少璟好像也認識那位先生,叫他厲少。

    但他並不認識人家,怕對方不記得自己,也不好打招呼。

    楚留白只以為那位先生是恰巧來醫院,恰巧和秦瑟一趟電梯,絲毫沒有懷疑他們兩個認識。

    在他心裡,秦瑟不太可能和那種地位的人有什麼交集。

    電梯門關上之前,楚留白還有話想說,便也快步擠了上去。

    ……

    電梯內。

    “秦瑟,對不起。一直以來,都是我誤會了你。”

    楚留白站在秦瑟面前,十分誠懇地說道,甚至不顧旁人異樣的眼光。

    因為他怕這次不說,以後再也沒機會見到她,再也不能把她約出來好好說話。

    “沒關係,我並不在乎你誤不誤會。”秦瑟只瞥了他一眼,看都沒多看,自顧自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解鎖,滑弄。

    她冷淡的態度,讓楚留白有些尷尬,但還是強調道:“無論如何,真的對不起。”

    秦瑟沒再理他,忙著在手機上預定餐位。

    一會兒要去的那家火鍋店生意很好的,需要提前預定,不然去了要排挺久的隊。

    她和厲赫鳴年輕力壯能排隊,奶奶她老人家可不能久站。

    而且現在也很方便,能提前網上點單。

    “你能吃辣嗎?”秦瑟忽然仰頭,詢問地看向身邊的高她兩頭的厲赫鳴。

    厲赫鳴淡淡兩個字,“可以。”

    “那我們兩個要川香麻辣鍋底,給奶奶要一個清湯鍋吧!老人家脾胃不好,不可以吃辣。”

    “嗯。”

    看著他們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對話,楚留白著實愣了愣……

    他們認識?好像很熟悉的樣子,是什麼關係?

    叮!

    電梯門開,厲赫鳴擁著秦瑟的肩一起走了出去,齊傑也跟在後面出去。

    沒有人多看楚留白一眼,彷彿他是透明的空氣。

    楚留白呆滯地愣在電梯裡,看著秦瑟和那位神秘厲少一同離開的背影,心裡又是奇怪,又是五味雜陳。

    耳邊,忽然響起了曾經那個喜歡纏在他身邊的少女聒噪而甜美的聲音……

    “楚留白,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長得特別像女孩子啊?”

    “楚留白,我逗你的,你生氣了?”

    “楚留白!過來過來!你看……”

    回憶如潮湧,楚留白失神地喃喃道:“秦瑟……”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楚留白回過神,迅速走出電梯,接聽了電話。

    “留白,你人在哪?”電話那頭傳來了哥哥楚少璟有些急切的聲音。

    “哥,我……我在外面,怎麼了?”

    楚少璟嚴肅地問:“留白,你是不是得罪了蔚風山莊的人?”

    楚留白有些茫然,“蔚風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