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42章 這就是愛情

    看著秦瑟湊近諂媚的小臉兒,男人輕易便看透了小女人此刻的用意。

    厲赫鳴饒有興味地眯起了他那雙極好看的眸子,張開薄唇,吃下了小女人送到嘴邊的牛肉。

    “怎麼樣親愛的,好吃嗎?”

    秦瑟一邊溫柔地問著,一邊拿餐巾悉心地給‘丈夫’擦了擦嘴角沾染的丁點醬料。

    “不錯。”

    厲赫鳴淡淡評價道。

    秦瑟眉眼帶笑,“那親愛的要不要再吃一口?”

    厲赫鳴眸色邪魅,挽了挽唇角,“要。”

    秦瑟馬上又切好了一小塊牛肉餵給他,“來,親愛的,啊——”

    厲赫鳴來者不拒,她餵過來,他便張嘴吃下,吃得饒有興味,樂在其中。

    第一次見到自家少爺這樣的……一面,女傭不可思議地擰了擰眉頭,湊過去小聲問陳管家道:

    “陳伯,大少和少夫人盤子裡的牛排明明是一樣的,只不過一個是五分熟,一個是七分熟。我記得大少一直只吃五分熟的牛排,可為什麼今天大少他好像覺得少夫人盤子裡七分熟的更好吃呢?”

    陳伯笑眯眯地斜了小女傭一眼,低聲道:“懂什麼,同樣的東西,對大少來說,當然是少夫人喂到嘴裡的更甜!這就是愛情!”

    女傭小臉一紅,愛情……這麼神奇的嗎?

    看到大孫子和孫媳婦兒那麼恩愛的餵食場面,兩個人並沒有受到那個妖里妖氣的洋鬼子影響,厲老太太那不悅的臉色才有所緩和,慈祥的眉眼漸漸染上笑意。

    同時,老人家也不忘傲嬌地瞪上賽琳娜一眼,用眼神警示她——看見沒,我大孫子和孫媳婦兒感情就是這麼好,你個洋鬼子沒戲!

    然而,賽琳娜已經愣住了,有些呆滯地看著對面愉快接受餵食的厲赫鳴……

    認識厲先生十年,賽琳娜從來沒有想過,她印象裡那位宛若千年寒冰般不近人情的厲先生,竟然會有這樣……人間煙火的生動一面。

    她簡直傻眼了!

    很快,秦瑟盤子裡牛排就投餵沒了,都讓某人吃光了。

    她都沒東西吃了!

    厲赫鳴拿起刀叉,舉止矜貴優雅,慢條斯理地切了一塊牛肉,一副獎賞的姿態送到秦瑟嘴邊……

    秦瑟瞅了瞅那塊牛肉,嫌棄地撇了撇嘴,搖頭拒絕道:“我不想要吃你的,你這個是帶血的!”

    厲赫鳴挑了挑眉梢,“那你想吃什麼?”

    秦瑟莞爾一笑,隨口撩道:“想吃你!”

    厲赫鳴一怔,勾唇。

    秦瑟也一怔,想吐。

    話雖然是出自她本人之口,但她也確實被自己這油膩的騷話給噁心到了!

    蒼天可鑑,要不是為了哄奶奶開心,她絕對說不出口這種讓人雞皮疙瘩掉一地的油話!

    果不其然,厲老太太在一旁咯咯地笑了起來,“奶奶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也沒聽到呦!吃飯吃飯……”

    眉開眼笑地樂呵著,老人家就端起剛剛還十分嫌棄蹄花湯喝得不亦樂乎,假裝沒看見某小兩口在那裡調/情……

    ……

    飯後。

    女傭扶著厲老太太出去散步,消化消化食。

    厲赫鳴靠在沙發上看報紙,秦瑟自己上樓回房待著了。

    不受歡迎的賽琳娜感到無所適從,去樓上的客房拿了自己的包包下來,小心翼翼地走到厲赫鳴面前,請求道:

    “厲先生,可不可以麻煩你派一輛車送我下山呢?我想了想,這樣在你家裡打擾的確不是很有禮貌,所以我還是回酒店吧。”

    賽琳娜已經明顯感覺到厲老太太對她的不歡迎。

    剛剛在餐桌上又看到厲先生和他的那位少夫人那麼恩愛地互相餵食,她已經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的一片痴心徹底沒戲了。

    再留下去,還有可能會丟了工作,所以還是識趣一些,早點走吧。

    厲赫鳴目不轉睛地看著報紙,看都沒看她一眼,淡聲道:

    “不打擾,剛剛吃飯的時候她不是說讓你住兩天嗎?聽她的。”

    “什麼?”賽琳娜有點懵了,心中那隻已經死了的小鹿又復活亂撞起來,厲先生這是在挽留她嗎?太不可思議了吧?

    然而,展開的國際報紙之後,厲赫鳴那張俊美絕倫的臉上唇角微微翹起,挽留?當然不是。

    他只是發現了賽琳娜的另一個作用而已。

    這時,秦瑟穿著睡衣走下樓,邊打著哈欠,邊端著一個杯子。

    很明顯,她是來樓下接水喝的。

    秦瑟瞥了眼客廳那邊的厲赫鳴和賽琳娜,毫不在意地收回目光,去廚房倒白開水了。

    厲赫鳴抬腕看了看名貴的手錶,微微眯眸,奶奶好像快散步回來了?

    而後,男人抬眸,對賽琳娜命令的口吻道:“坐下,在這裡陪我看電視。”

    “啊?”賽琳娜真的受寵若驚了,心跳瘋狂加速,她……她可以嗎?

    她就知道,厲先生其實對她也並非完全無意,雖然這個優秀至極的男人已經有了夫人,但如果有機會能夠做他的情人,她也是一百個願意的!

    於是,賽琳娜就婀娜多姿地坐到了厲赫鳴身邊的位置上,還試探著,不斷地往男人身邊挪近……

    秦瑟根本沒在意他們兩個,倒完水就端著杯子轉身,上樓回房睡覺。

    而就在這時,她卻聽到外面傳來了厲老太太和女傭聊著天開門的聲音。

    糟糕,奶奶散步回來了!

    可不能讓奶奶看到那兩個人單獨在客廳裡一起看電視的曖昧場面,要不老人家又該鬧脾氣了!

    嘖,真是不讓人省心!那男人非要在家裡搞事情嗎?

    來不及多想!

    秦瑟迅速掉頭,健步如飛,在厲老太太進門之前,她一屁股擠到厲赫鳴和賽琳娜中間坐下,把水杯放到茶几上,摟著厲赫鳴的胳膊,嬌滴滴地問道:“親愛的,你在看什麼呢?”

    厲老太太進門,剛好看到這一幕……

    看到孫子和孫媳婦兒坐在一塊,厲老太太自然是開心的,但看到旁邊還有一個多餘的洋鬼子,老人家就嫌棄地皺起了眉頭!

    厲老太太吩咐了身邊的女傭一句。

    女傭點點頭,走上前拍了拍賽琳娜的肩膀,用眼神示意賽琳娜跟她過來一下。

    賽琳娜起身,跟著女傭來到厲老太太面前。

    厲老太太不客氣地對賽琳娜說道:“塞小姐,你知道我們國家有一個詞叫作電燈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