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57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秦超被慕千顏無視,面子上掛不住,氣地磨了磨牙!

    慕千顏這個目中無人的臭婊子,他早晚把給她上了!在床上給她弄服了!看到時候怎麼叫著求他!

    秦超走了,慕千顏面無表情地淡問了句,“那個混蛋來幹什麼?”

    江星涵道:“沒什麼,來作死。”

    慕千顏也沒興趣再多問,坐到了一旁的布藝沙發上,長腿一疊,御姐範兒。

    剛開完會,點根菸,歇會兒。

    江星涵喝著咖啡,說道:“老慕,你不是想老大了嗎?今天晚上老大會來陪我們兩個一起吃飯!”

    慕千顏抬眉,蒙著寒霜般的眸子一暖,“真的?”

    “還能有假?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慕千顏當然不懷疑江星涵會騙她,只是真的有點意外,老大已經好久沒回來陪他們兩個一起吃飯了。

    “老大想吃什麼?我提前訂!”

    江星涵想了想,道:“老大不是喜歡吃川菜嗎?但也別訂太辣的!再定個披薩吧,我想吃!”

    慕千顏比了個ok的手勢,拿出手機打開訂餐app,訂老大最愛的那家川菜館……

    冰山美人那張冷若冰霜的撲克臉,難得露出幾分生動的孩子氣。

    江星涵托腮看著慕千顏,輕嘆了聲,老慕比他還要更依賴老大,以後可怎麼嫁人啊……

    ……

    濱江別墅區,秦家。

    秦瑟一進門,就看到客廳裡坐著幾位潘麗的孃家親戚,個個趾高氣昂地抱著手臂,拽的二五八萬似的。

    坐在沙發c位的中年女人是潘麗的弟媳,名叫秀鳳。

    秀鳳說道:“姐姐,姐夫,你說你們一家人住著這麼大的別墅,卻口口聲聲說沒錢給我們了,這話誰相信啊!”

    秦勇氣地一直黑著臉深呼吸,卻窩囊得說不出半句話來。

    這幢別墅,其實是秦瑟的生母曾颻生前買的,和秦勇結婚,就把它當做了婚房。

    後來曾颻過世,秦勇就把房子搞到了自己名下,還把情婦潘麗和一對私生子女帶進了門,一家人就一直住到了今天。

    所以,秦家人只是看著光鮮,其實兜里根本沒什麼錢。

    潘麗氣不過道:“秀鳳,你不要得寸進尺!你之前要一百萬,我們已經給你了!後來你又要了三十萬,說要給你兒子買車,我們也給了!現在你怎麼還來要錢?你以為我們家會印鈔票嗎!”

    秀鳳不以為然,“姐姐,現在房價那麼貴,一百萬也只夠付個首付款的!三十萬買個車又怎麼啦?你不是整天炫耀你家秦超有出息嗎?那麼有出息還在乎這區區百八十萬嗎?快點,趕緊再給我們轉五十萬,過幾天我要把新買的房子裝修一下!”

    “五十萬?秀鳳,你是瘋了吧!你家裝修憑什麼找我們家要錢?”

    “不找你要找誰要?不給錢,我們就不走了!正好我們也住一住你家這大別墅!”

    潘麗咬牙指著自己的親弟弟和弟妹,“你……你們給我滾!”

    潘麗的弟弟潘強二郎腿一臺,擺明了就是耍無賴,“讓我們滾?姐,你就不怕我們把你兒子秦超抄襲別人的事發到網上曝光嗎?不給錢,你們家也別想好了!”

    看著親弟弟這樣擠兌自己,潘麗氣結,手抖,“潘強,你……”

    戲看得差不多了。

    秦瑟唇角輕勾,秦家人現在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

    “爸爸,今天是什麼日子?家裡怎麼這麼多人啊?”

    眾人聞聲回頭,朝秦瑟這邊看了過來……

    秀鳳一看到秦瑟,就鄙夷地冷笑了聲,道:

    “呦!我當是誰呢!這不是那個嫁給老頭子鬼夫沖喜的秦瑟嗎?今天怎麼有空回孃家了?”

    秦瑟沒有搭理秀鳳,一臉懵然的表情看著父親秦勇,明知卻故問道:

    “爸爸,到底怎麼回事呀?他們怎麼在家裡?”

    秦勇一臉氣憤與無奈交織的神情,“瑟瑟,他們……他們都是來要錢的!嗐!”

    秦瑟佯裝疑惑地挑了挑眉,“要錢的?之前不是都已經給了潘阿姨娘家的親戚們每家一百萬嗎?怎麼他們嫌不夠,還來要啊?”

    聽到大女兒的話,秦勇狠狠瞪了潘麗一眼。

    潘麗卻暗瞪秦瑟。

    聽秦瑟那個小賤人說話她就來氣,什麼叫已經給了她孃家親戚每家一百萬?

    秦家那邊的親戚不是也都給了嗎!秦瑟這個小賤人就是故意在混淆重點!挑撥離間!

    那邊,秀鳳不屑地瞧著秦瑟,哼了聲,“才給了一百萬,一百萬夠幹什麼的!”

    秦瑟這才轉過臉來看向秀鳳,道:“這位大嬸,你不知道嗎?一百萬足夠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了!”

    秀鳳一愣,“判刑?你、你什麼意思?”

    秦瑟微笑,“我的意思是,你們現在這種行為已經構成敲詐勒索,並且已經把拿到手一百多萬鉅款花了,這足夠可以判刑了!”

    秀鳳皺起眉頭,“……什麼?”

    秦瑟掃視了一圈客廳裡的幾位親戚,十分平靜地說道:“給你們一分鐘時間,再不走的話,我就要報警了。”

    秀鳳一副不信的樣子,“呵!你還敢報警?你你你……你報一個試試!”

    秦瑟走上前,以身高優勢,居高臨下地看著又肥又醜的秀鳳。

    “這位大嬸,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把人逼急了都沒好處,大不了大家就破罐破摔!誰也別想好了唄!”

    秀鳳慌了,她被秦瑟身上那股不知哪來的女王氣勢逼退了一步,聲音也控制不住發顫,“你……”

    秦瑟再又勾唇一笑,挑了挑眉,“還不走嗎?看來各位是真想去牢裡坐坐了!那我就成全你們。”

    說著,她就掏出手機,準備撥打報警電話……

    秀鳳見狀,真的不敢跟她對著來了,自己找臺階下,忙說道:

    “咳!算了,這丫頭是個嫁出去的外人!咱們不跟她說,走,改天再來!”

    說完,秀鳳就叫上老公潘強和其他幾個親戚趕緊走人了……

    人都走了。

    秦勇這才鬆了口氣,擦了擦滿頭的大汗,“瑟瑟,遇到事情還是你有辦法!不像她們娘倆,簡直就是沒用的廢物!”

    說著,就嫌棄地瞥了眼老婆潘麗和杵在一旁始終沒敢說話的二女兒。

    潘麗一臉不甘,卻也不敢說什麼,畢竟她的孃家人確實沒給她長臉!

    秦絮絮咬著下唇,怨氣很重地瞪著秦瑟,哼,一會兒等哥回來了,看她還能笑多久……

    秦瑟又問道:“爸爸,您急著找我回來到底有什麼事啊?”

    秦勇道:“瑟瑟,你剛才也看到了,家裡這幫親戚簡直是像吸血鬼一樣,要起錢來沒完沒了,尤其是潘家那些親戚!”

    潘麗臉色難看,委屈地解釋道:“阿勇,那也不是我的錯啊,也不是我讓他們來的……”

    “你個敗家娘們給老子閉嘴!老子現在最煩的就是你!”秦勇狠狠罵了潘麗一句,轉而又放平了語氣對秦瑟說道:

    “瑟瑟,你知道魅影集團要在《刺秦》的利潤里扣除十倍版權費,你哥公司那邊現在都快週轉不開了,親戚們又一直在要錢,咱家也實在拿不出錢來給他們了!”

    秦瑟淡淡地看著父親,“嗯,所以爸爸這次叫我回來的是為了?”

    秦勇對她嘿嘿笑了笑,道:“瑟瑟,爸爸看魅影集團的江總對你似乎有點意思,要不你出面去陪陪那位江總,叫他不要再為難你哥哥了!至少那什麼版權費不要讓他扣十倍那麼多啊!”

    秦瑟沉下臉,目光冷了幾分,“爸爸,你忘了嗎?我現在已經嫁人了,你們已經用我換了一千萬資金了!怎麼還要我去取悅魅影的總裁?這不是逼著我出軌嗎?”

    秦勇不以為然,沒了對待外人時的窩囊模樣,強勢道:

    “什麼出軌不出軌的!你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你出軌了!我不管!為了你哥哥的公司,你就再給我犧牲一次吧!”

    秦絮絮忍不住在一旁低笑了兩聲,十分得意,幸災樂禍。

    秦瑟斜睨了她一眼,又看向父親,道:“爸爸,為什麼一定是我呢?讓絮絮去不可以嗎?”

    潘麗忙道:“絮絮跟你不一樣,絮絮還沒結婚呢!黃花大閨女哪能隨隨便便去陪男人!瑟瑟,你都已經嫁人了,去陪別的男人一次兩次也不會被發現的!”

    秦瑟冷冷看向潘麗,“曾經我沒有嫁去做沖喜新娘的時候,你們不是也照樣把我送上了魏老闆的床?潘阿姨,你這麼雙標嗎?”

    潘麗啞然。

    “還有,”秦瑟又看向秦絮絮,似笑非笑,“妹妹,你自己來說,你還是不是黃花大閨女啊?嗯?”

    被她這麼一問,秦絮絮臉上幸災樂禍的笑意瞬間全無,臉都白了……

    【作者有話說】

    想要明天加更的話,大家給卷卷點點催更,好評一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