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59章 小嬌妻被人強了!

    秦超解開了秦瑟身上的繩子,扛起她下樓,扔到了車後座!

    車子啟動,去往魅影國際酒店。

    車後座,秦瑟倏地睜開了眼睛,同一種暗算,她絕不會中第二次。

    秦超剛剛朝她噴出那個噴霧的一瞬間,她就立刻屏住了呼吸,根本沒有吸入那個會令人昏厥的毒氣。

    秦瑟心裡已經有數了,秦超這個下三濫,這次絕不止是讓她去陪睡,換取一點利益那麼簡單了!

    看來,他想搞件大事情!

    ……

    魅影國際酒店。

    頂層總統套房的門被敲開,江星涵站在門內。

    剛洗完澡的俊美男人,頭髮還溼著,身上鬆散地套著件潔白的浴袍,像是事前準備已經做好,就等著美人上門了。

    秦超淫笑道:“江總,喏,我把我妹妹給您送來了!”

    看著被秦超抗在肩頭失去意識的女孩,江星涵眉頭一沉,“她怎麼了?我是不是說過不準傷著她!”

    “沒事沒事,她沒事!她就是睡著了,一會就醒了!江總您慢用,我就不打擾了!”

    把昏迷的秦瑟交給了江星涵,秦超就轉身走了,順便還把總統套房的門幫忙給帶上了。

    ……

    回到車上,秦超緊盯著魅影國際酒店頂樓那間總統套房的窗子,等看到套房內關了燈,他立馬拿出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

    “喂?警員同志,我要報警!我要實名舉報魅影總裁江星涵利用權勢欺壓百姓,強暴我妹妹!對,就現在,在他旗下的魅影國際酒店!”

    接線員問道:“請問,你和你妹妹的名字分別是什麼?”

    “我叫秦超!我妹妹叫秦瑟,今天20歲。”

    “秦先生您別找急,我們警局馬上就派人過去!”

    “好,拜託快點來救我妹妹!”

    掛上電話,秦超笑得陰險又狡詐。

    江星涵,你不是很牛嘛!

    看你一會兒被當成強姦犯逮捕的時候還牛不牛!

    秦超胸有成竹,秦瑟那賤貨不是自願的,等警員來了,她也肯定不會站在江星涵那邊。

    而魅影總裁被捕,魅影的人一定會來求他們傢俬下和解,到時候他就開口要走魅影的一部分股權。

    他們如果不同意,他就讓江星涵坐牢!讓人盡皆知他堂堂魅影集團總裁江星涵是個強姦犯!

    上流社會的人最在乎名聲和顏面了,不信他不怕!

    哼,光是不扣除區區版權費算什麼!他秦超要的是源源不斷的資金和權力!

    有了魅影的股權,他就是魅影的股東,光是吃年底分紅就夠他花幾輩子,根本不用再奮鬥了!

    誰還管什麼網遊《刺秦》,還怕什麼指控抄襲!

    都去踏馬的吧!

    ……

    城東分局。

    “趙隊,接到報警,魅影集團總裁江星涵涉嫌強暴良家婦女!”

    “受害人名叫秦瑟,20歲,報警人是她的哥哥秦超!”

    “現在申請馬上出警!”

    “秦瑟?”

    旁邊一個警員愣了愣,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

    想起來了!

    就是上次被他們兩個同事從蔚風山莊拷回局裡那個小姑娘!

    那個叫秦瑟的小姑娘,就因為她,還驚動了總局那邊,讓局長親自跑了一趟,訓斥了那兩個同事,還把他們貶到下屬所裡當片兒警去了,到現在還沒官復原職呢!

    小警員突然有些猶豫,那小姑娘背景肯定不簡單,今天這事兒,要不要和局長說一下?

    想了想,小警員撥打了局長秘書的電話……

    ……

    京城時間晚上九點,機場。

    厲赫鳴剛下飛機,上了前來接機的邁巴赫。

    一週前,爺爺在m國進行手術,他飛過去看望照料。

    手術很順利,但怕奶奶擔心,暫時還沒告訴老人家。

    邁巴赫行駛在路上……

    坐在副駕駛的齊傑突然接到了一通電話,掛斷後,他的臉色十分緊張難,猛地回過頭看向上司厲赫鳴,道:“少爺,出事了!”

    “說。”

    男人淡淡一個字,波瀾不驚。

    彷彿這世上,根本沒什麼事情能讓他動一動眉。

    齊傑急道:“京警總局長打來的電話說,他們分局剛剛接到有人報警,說是秦小姐在魅影酒店被人強暴了!”

    厲赫鳴眉頭陡然一沉,平靜的俊臉瞬間陰入地獄,下顎緊繃,頸部青筋噴張……

    ……

    彼時,魅影國際酒店這邊,頂層總統套房的門被警方冷冷扣響。

    “誰?”

    套房裡傳出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音質清冷。

    “我們是城東分局警員!裡面的人請馬上開門!有人報警稱這間套房裡有人涉嫌強暴良家婦女!”

    慕千顏打開門,一臉平靜淡定,無所畏懼。

    警員們迅速衝進套房內……

    只見一個小姑娘正懶洋洋的靠在床頭,吃著薯片在看電視……

    看到有人闖進來,秦瑟歪頭,眨了眨眼,“警員叔叔?啥事?”

    一眾警員頓時就懵了。

    他們左顧右盼,搜查室內,也沒見有一個男人在此。

    領頭的警員質問道:“這裡就你們兩個女人嗎?”

    慕千顏走過來,淡淡點了下頭,“不然呢?”

    秦瑟一臉單純的小模樣,道:“警員叔叔,你們這是在掃黃嗎?我們兩姐妹清清白白的,可是正經人哦!”

    “……”

    警員們尷尬了。

    秦超從後面跟進來一看,也懵了,“慕千顏?怎麼是你!江星涵呢?”

    慕千顏悠然挑了挑眉梢,冷淡道:“你說江總?今天集團出了點棘手的事,他一直在公司親自處理,沒有來過這裡。”

    “什麼?!”秦超滿臉錯愕,隨即堅決道:“不可能!你在說謊!江星涵明明來過!”

    說完,他便看向床上的秦瑟,大聲道:“妹妹,你說!那個江星涵剛才是不是欺負你了!”

    秦瑟瞥了眼秦超,然後看著警方道:“警員叔叔,這裡沒有男人來過。我們兩個是好姐妹,想在這裡睡一晚聊聊心事,這不犯法吧?”

    領頭的警員有些尷尬,“呃……當然不犯法,是我們搞錯了,抱歉!”

    秦超整個人傻了,根本沒想到秦瑟居然會幫江星涵掩蓋行蹤!

    領頭的警員憤怒地看向秦超,“秦先生,你知不知道報假警是違法的!”

    秦超慌張地解釋道:

    “不,我沒有報假警!你們要相信我,那個江星涵真的看上了我妹妹,用權勢欺壓我們,想強暴了我妹妹!剛才我把我妹妹送來的時候,明明就是江星涵開的門,真的……”

    領頭的警員眉頭一皺,“你說什麼?是你親自送你妹妹過來的?”

    秦超一愣,亂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