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64章 我想親你,讓親麼!

    “什麼?吃早飯?你哥哥都關進去了,你還有心情吃早飯!賠錢貨,你給老子迅速滾回來!聽到沒……”

    父親還在電話那頭罵罵咧咧,秦瑟就掛了電話,起床去浴室洗漱,不急不躁。

    下樓吃飯的時候,秦瑟看到厲赫鳴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報紙,坐姿慵懶閒適,卻神姿高傲,有股王者般的倨傲。

    本以為他已經去公司了,因為往常這個時間他都不會呆在家裡。

    去餐廳必經過客廳,秦瑟路過沙發前,男人抬眸看向她,“睡飽了?”

    秦瑟點點頭,“你今天,沒去上班啊?”

    “週末,休息。”

    男人淡道,端起茶几上的熱咖啡喝。

    “哦。”

    之前的週末,也沒見他在家休息過。

    秦瑟兀自走到餐桌坐下,女傭把熱好的早餐端給她。

    吃完,準備出門。

    “去哪兒?”

    秦瑟剛走到門口,還沒來得及把門拉開,就聽到身後出來了厲赫鳴的詢問聲。

    她回頭,看到厲赫鳴一身藏藍色高定西裝,筆挺高大,亦步亦趨朝她這邊走了過來。

    “我爸爸早上打來電話,叫我回去一趟。”

    “我送你。”男人道。

    秦瑟略微愣了一下,“不用了,你難得有空在家休息……”

    男人卻像沒聽到似的,或是聽到了也無所謂似的,走過來自然而然地抓起了她的手,拉開門,牽著她往外走去。

    秦瑟被迫跟著他的腳步,垂眸看了看自己被牽住的那隻手,被一股溫暖厚實的力量包裹著……

    心,突然有點亂。

    她被塞進副駕駛的座位,厲赫鳴探過身來給系她安全帶……

    兩張臉近在咫尺,他呼出的氣息呵在她臉上,秦瑟想起昨晚額頭上那冰涼的一吻,心跳陡然加快了幾分,目光不由自主地盯在他那雙好看的薄唇上,若有所思。

    “看哪兒呢?怎麼,想親我?”

    男人噙著譏誚笑意的話讓秦瑟回過神,臉頰閃過微紅。

    她白了他一眼,哼了聲,回懟道:“你湊這麼近,是你想親我還差不多!”

    安全帶已經繫好,男人扶著她的椅背湊近,額頭抵上她的額頭,直勾勾地看著她的眼睛,“嗯,我想親你,讓親麼?”

    秦瑟明豔的雙眸瞪大了一圈……

    基本可以確定,這個男人在明目張膽地勾引她!

    難得看到小魔女似的她露出這樣呆萌的樣子,男人唇角微彎,大手覆上頭頂輕輕糊了糊她的頭,“傻瓜!”

    秦瑟:“……”

    不光覺得被調戲了,還總覺得自己被這男人當成未成年的小孩子了!

    ……

    秦家別墅門口。

    限量款跑車停下,引得旁人側目紛紛。

    雖然濱江別墅區也算是京城的高檔小區,但這樣級別的的限量款跑車,對這裡的住戶而言仍是難得一見。

    車內,秦瑟對駕駛位的男人道:“你在車上等著,不用跟著我進去。”

    厲赫鳴點了下按鈕,車子的中控臺便彈出內置的雪茄盒,骨節分明的長指取出一支雪茄磕了磕,點頭,“嗯,等你。”

    難得,他還挺聽話的。

    秦瑟下車,走進了秦家大門。

    ……

    秦家。

    潘麗坐在秦勇身邊,兩口子正商量著什麼,秦絮絮也坐在一旁時不時插幾句話。

    聽到大門那邊有動靜,秦絮絮第一個回過頭看,道:“爸爸媽媽,你們看,姐姐回來了!”

    秦勇和潘麗也回過頭,看向了秦瑟。

    一看見秦瑟打扮的光鮮亮麗的樣子,秦勇的氣就不打一出來,重重拍了下桌子,站起身,大聲斥道:“不孝女,還不給我跪下!”

    秦瑟站得筆直,挑了下嫵媚的纖眉,“為什麼要我跪?”

    秦勇怒道:“你說為什麼?你害得你哥哥被警方抓了!害得你爸爸我一把年紀沒有兒子陪在身邊盡孝!你這個不孝女,賠錢貨!到現在你還不知道錯!”

    呵,不知道錯的人到底是誰?

    秦瑟一臉淡然自若,邁動了筆直的小腿,走近了他們一些,道:

    “爸爸,哥哥挪用公款是事實,逼我去陪睡是事實,是他自己打電話報的警也是事實,怎麼就是我害的了?”

    秦勇混道:“你還說!如果你不舉報你哥哥,誰會知道他挪用公款的事!”

    秦瑟勾了勾唇,“爸爸,聽聽您說的這是什麼話?”

    “地球人都知道挪用公款是違法的,即便我不舉報,也遲早會被別人發現的。我只是想趁著哥哥挪用的數額還不算太大,不至於判死刑,就先舉報了哥哥,為的是讓他及時懸崖勒馬。”

    “說起來,我這也是為了哥哥好啊!爸爸,潘阿姨,你們應該感謝我才對,不是麼?是我救了哥哥一命,也免了你們二老將來會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

    秦勇氣得手抖,“你……”

    潘麗給老公拍著背順氣,道:“阿勇,你聽到沒?她在咒咱兒子死刑呢!”

    “我就說秦瑟這孩子跟咱家不是一條心的,你之前還護著她,疏遠我和絮絮,哎……”

    “現在可好了,她把咱們兒子弄到監獄裡面去了!這可怎麼辦啊!嗚嗚嗚……”

    說著,潘麗就委屈不已地哭了起來……

    秦勇心疼地把妻子擁進懷裡安慰,“麗麗,之前是我不好!你放心,這次我會聽你和絮絮的,讓這賠錢貨去自首,不會讓咱兒子有事的!”

    安撫完了委屈的妻子,秦勇抬起頭瞪著秦瑟,命令道:

    “秦瑟,你現在就跟我去警局自首,說你哥哥公司的公款是你揹著他偷偷挪用的!你給我去替你哥哥坐牢!”

    秦瑟蹙眉,“為什麼又是我?就算你們想救哥哥出來,這種捨己為兄的壯舉,也應該是讓哥哥最疼愛的親妹妹秦絮絮首當其衝才對吧?”

    潘麗依偎在秦勇懷裡哭得更兇了,“阿勇,秦瑟這孩子也太歹毒了,害了咱們兒子還不夠,她還想害咱們家絮絮……”

    秦勇道:“秦瑟,你妹妹還是個學生,她懂什麼!你比她大,你這個做姐姐就應該衝在前頭承擔事情!更何況你哥哥本就是被你害的!”

    秦絮絮在一旁衝秦瑟得意地挑了挑眉,笑得有恃無恐。

    秦瑟冰冷的目光掃視他們一家三口,“好!讓我去自首可以,不過,你們現在得把我媽媽的骨灰盒拿來,馬上還給我!否則,就算你們把我送到警局,我也只會舉報哥哥更多違法亂紀的事情,絕不會替他領罪!”

    潘麗和秦勇對視,似乎對此有些猶豫,畢竟那個骨灰盒算是他們唯一能控制秦瑟的籌碼了……

    秦絮絮道:“姐姐,我們怎麼知道你拿到你媽媽的骨灰盒之後,會不會反悔?萬一你拿到了東西,又不肯去自首了怎麼辦?”

    秦瑟瞥了她一眼,轉過來鄭重其事地對父親秦勇,道:“爸爸,我可以向你發誓!只要把媽媽的骨灰盒還給我,你讓我去自首,我就一定會去!”

    秦勇想了想,秦瑟的性格倒是隨她那個死了的媽,說一不二。

    而且,當下他們也沒別的法子了……

    “絮絮,去吧!你去院子裡的垃圾桶底下,把那個破骨灰盒給她挖出來!”

    就這樣隨了秦瑟的意,秦絮絮心裡有點不痛快,但還是聽父親的去了。

    秦瑟暗暗捏緊了拳頭,眼角泛起狠戾的猩紅,他們竟敢把媽媽的骨灰盒埋在垃圾桶底下!

    不放心秦絮絮一個人去挖母親的骨灰盒,秦瑟跟著她一起出去。

    挪開垃圾桶,用鐵鍬挖了一會兒就看到一個暗紅色的檀木盒子。

    秦絮絮先於秦瑟將那骨灰盒拿了起來,故意扔進了垃圾桶裡面,道:

    “哎呀,姐姐真不好意思!我手滑,不小心把你媽媽的骨灰盒掉進垃圾桶裡了呢!”

    秦瑟當然知道秦絮絮是故意的,咬緊牙關沒有理她,走過去從垃圾桶裡撿起媽媽的骨灰盒,用衣服擦了擦骨灰盒上沾染的髒東西,眼底的猩紅加重……

    媽媽死後,秦勇捨不得花錢給媽媽買墓地,就把這個骨灰盒當成雜物,放在家裡的雜物間。

    她被送到鄉下之前,想帶走媽媽的骨灰盒,可潘麗使壞,故意挑唆父親秦勇,不給她拿走!

    那時候她還小,沒有能力保護媽媽的骨灰盒,只能任由擺佈。

    但她在媽媽骨灰盒底下做過標記,刻了一隻蝴蝶。

    秦瑟看到了自己小時候刻的那隻蝴蝶,確定就是這個骨灰盒,沒錯。

    “秦瑟!你要的東西拿到了!走吧,現在就跟我們去警察局自首,換你哥哥出來!”

    秦勇不耐煩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秦瑟抱著媽媽的骨灰盒轉過身,沒有脾氣地點了點頭,“好。爸爸讓我去,我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