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捲卷 作品

第66章 他什麼都依著小嬌妻

    “潘阿姨,你緊張什麼啊?”

    秦瑟挑眉看著潘麗,清麗的眸子裡噙著幾分內涵。

    潘麗眼神不大自然地晃動了一下,“咳、我緊張什麼?我哪裡緊張了!我有什麼好緊張的!”

    秦絮絮在旁冷哼了聲,“姐姐,我看你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吧?是不是想拖到人家警局下班了,你今天就可以不去自首換哥哥出來了?然後拿著你媽媽的骨灰盒,甩手連夜逃走?”

    秦瑟淺勾了下唇角,沒再理他們母子,轉而看向父親秦勇,道:

    “爸爸,走吧?用不了太長時間,只要參觀完我說的地方,我馬上就跟您去警局自首!”

    秦勇煩躁得很,不同意這個大女兒吧,看樣子她就不會讓司機開車去警局,於是便不耐煩地開門下了車。

    “趕緊的,你到底要帶我參觀什麼地方!要去趕緊去!別在這兒拖拖拉拉,浪費時間!”

    下車之前,秦瑟偏頭看了厲赫鳴一眼,意思讓他不要跟著,再在車上等她一會兒。

    厲赫鳴面色沉睿,薄唇輕挽了一下。

    他明白她的意思,也相信她有自己的打算,不必要的情況,他可以依著她,不插手。

    ……

    帶著秦家三口人來到小區裡一幢別墅前,秦瑟偏頭看向繼母潘麗,似笑非笑道:“潘阿姨,你有沒有來過這裡啊?”

    “我……我怎麼會來過這裡!”潘麗臉色有些發白,額際已經滲出一層虛汗,雖然她在故作淡定,但整個人看起來還是非常不對勁兒。

    秦勇不耐煩道:“趕緊的!你到底要我們參觀什麼!”

    秦瑟笑笑,沒有說話,然後走上前按響了那家別墅門鈴,等了一會兒,沒人來開門。

    她又動手敲了敲門,許久,還是沒人來開門。

    看樣子,此時此刻,這幢別墅家裡沒有人在。

    見狀,潘麗臉上的不安之色馬上就消失了,端起了得意洋洋的架子,頤指氣使地指著秦瑟道:

    “秦瑟,你到底想幹什麼!哼,把我們帶來這裡看你在這兒敲門玩嗎?我勸你不要再故弄玄虛了!乖乖聽你爸爸的話,快點去警局換你哥哥出來!”

    秦絮絮附和母親道:“就是!爸爸,你看姐姐,她分明是在浪費時間!”

    秦勇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黑著臉斥責道:“秦瑟,你鬧夠了嗎?鬧夠了就馬上跟我們回車上,立刻給我去警局自首!走!”

    秦瑟蹙了蹙眉,怎麼回事?

    根據星涵的情報,那個人是個無業遊民,每天都呆在家裡,哪裡都不去。

    怎麼可能這麼巧,今天不在家?

    正想著,秦瑟轉過頭,看到了一個人身影在秦家人的身後走了過來……

    蹙起的眉心舒展開,秦瑟漂亮的唇角勾起了微妙而深沉的笑意。

    ……

    秦家三口人懶得再等秦瑟在這裡墨跡時間,一起轉身準備先回車上……

    他們剛一轉身,就看到一個走路搖搖晃晃的醉漢有過來,手裡還提著半瓶白酒。

    秦勇並沒有在意那個素不相識的醉漢,嫌棄地瞥了一眼,正要繞過他走開……

    可誰知,那醉漢一看到潘麗竟眼前一亮,然後便如同惡狼見到肉腥一般撲了上來,激動又猥瑣地膩歪道:

    “麗麗,你來了!你終於來看我了!來,快讓老公親一口……你的豐乳肥臀想死我了……”

    潘麗大驚失色,尖叫掩飾心虛,“啊!你……你幹什麼?我我我……我不認識你啊!阿勇,絮絮,快來救我啊……”

    秦絮絮連忙過去幫母親的忙,可她捨不得弄壞了自己剛做的美甲,不敢使太大力氣,拉不動那個醉漢。

    秦勇一看自己老婆被別的男人佔了便宜,馬上就衝上去拉扯,“滾開!哪來的醉鬼!敢對我老婆動手動腳!給我滾開!”

    醉漢喝大了,死死抱著潘麗又蹭又摸,“什麼你老婆!這明明是我老婆!我們兩個孩子都有了,我們兒子都長大成人,現在成了公司大老闆了,有的是錢……”

    聽到醉漢的話,秦勇愣了愣,臉上閃過懷疑之色……

    潘麗見勢不妙,又大喊道:“哎呀!這個人要勒死我了!阿勇!狂幫我拉開他啊!這人喝多了,他認錯人在說胡話,你快幫我拉開他啊!”

    聽到老婆驚恐的喊叫聲,秦勇回過了神,覺得剛剛是自己想太多了,不過是一個醉漢認錯人而已!

    秦勇把那醉漢從潘麗身上拉開,推到了一旁,然後扶起了自己那受到驚嚇的老婆安撫,“行了,沒事了!就是一個醉鬼!”

    那醉漢也是真的醉了,倒在一旁爬都爬不起來,還迷迷糊糊地說著胡話:

    “麗麗……麗麗……想死我了!快讓老公親親……我的麗麗……你給我生的兒子真有出息……能給我買這麼大房子……等你和那個窩囊廢離了婚,咱們一家三口就在這兒……嗝……在這兒過日子……”

    潘麗一臉不安的神色,生怕那醉漢再說出更多胡話,趕緊挽著秦勇的胳膊拉著他往小區外面走,“阿勇,別管這醉鬼了!咱們快走吧,咱兒子還在警局等著咱們呢!”

    秦勇眉頭皺了皺,總覺得那個醉漢說的胡話好像有什麼問題,但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爸爸,潘阿姨,你們彆著急走啊!”

    秦瑟悠然開口,走到他們面前。

    秦勇駐足,瞥了大女兒一眼,“秦瑟,你有完沒完?在這兒都敲不開門,你還要幹什麼?”

    潘麗的臉色卻十分難看,惶恐不安地看著秦瑟……

    秦瑟瞥了嘴唇發紫臉色發青的潘麗一眼,而後一本正經地看向父親秦勇,指了指地上的那個醉漢,道:

    “爸爸,您仔細看看,覺不覺得這位喝醉的叔叔有些眼熟?”

    秦勇皺著眉頭仔細打量了一番那個不省人事的醉漢,還別說,的確是有些眼熟,那人長得好像……

    “比如,他長得是不是和哥哥秦超很像?”

    秦瑟的話,點破了秦勇心中那模糊的懷疑,瞬間讓一個令他怒不可遏的可能性在腦海裡躍然而起!

    潘麗急了,“阿勇,你別聽秦瑟胡說八道!她就是想挑撥我們一家人的關係!別耽擱時間了,咱們快去警局救兒子出來要緊啊!”

    死不承認就對了,那醉漢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也算是死無對證!

    她要穩住,只要趕緊讓秦勇把秦瑟拉走,讓那小賤人去警局自首,替兒子去坐牢。

    一切都會相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