慄慄佳 作品

第八十八章——死道友不死貧道

    而此刻,遠在邊疆前線對抗漠汗大軍的葉叢,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

    “葉將軍,您沒事吧。”一邊的親衛趕緊問道。

    最近漠汗的大軍攻勢兇猛,而且換了主將之後,不似以前那樣只會強攻,兵法策略運用的比赫桐將軍還要熟練,像是個身經百戰的大將,他們在這等攻勢之下,已經連敗了三場,之前的優勢蕩然無存。

    近幾日赫桐將軍與呂達、葉叢兩位副將,幾乎日夜不眠,與眾位將軍在帳中商議對策。

    葉叢更是回到自己營帳之中還看著沙盤一次次推演,親衛真怕他在這時累壞了身子。

    “無礙。”葉叢揮揮手,他如今在軍營中,未穿甲冑,一身灰布袍子,左臂處層層包紮,卻還是有血絲隱隱露出。

    這是三日前,他們最後一次大敗時留下的傷勢,當時他們經歷過兩次大敗,軍心不穩,日出時分,巡邏了一夜的守衛昏昏欲睡,又見天色亮起,放鬆了警惕。

    竟被不知從哪裡竄出來一隻漠汗鐵騎營的隊伍縱火燒了糧草,他們急忙撲火,軍營大亂,漠汗竟趁機兵分兩路左右襲擊,葉叢雖殺敵無數,但卻被一支利箭射傷,若不是他閃躲的及時,只怕射中的就不是左臂,而是心臟了。

    這一箭力道極大,他左臂經脈幾乎被震斷,若不是茶茗留給他的傷藥,只怕他如今這條手臂都保不住。

    想到此處,葉叢一直冷冽嚴肅的面容,忍不住微微緩和下來,他突然很想那個一臉單純但對自己無比信任,總是眨著一雙黝黑杏眼泛著星光看著自己的茶茗了。

    而這邊的山腳下,蜀繡與眾人玩笑一番,這幾日緊張壓抑的心情也好了許多,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問道:“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可等了許久也沒等來回應,茶茗與林波的臉色都不太好看,蜀繡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覺,遲疑的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玄旭道,“我們抓住了那個前來報信的人,逼問出了他們山谷的位置,然後等我們到的時候,正好那個李四娘來求援,就一起跟過來了。”

    玄旭說的輕描淡寫,可蜀繡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不然茶茗與林波也不會是這種表情,皺眉道:“你說實話,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娘娘,其實……”茶茗櫻唇咬了又咬,幾乎要咬出血來,還是忍不住想說實話,卻被玄旭撇了一眼,最終還是沒敢說完。

    蜀繡看了一眼他們的小動作,心下有了計較,卻按下不提,故意轉移話題道:“那既然這寶藏已經被我們發現了,下一步,就是要把它運回帝都,可這地方上不著天下不著地,是個真真正正無天無地所在,能有這輕功上下自若的也沒有幾人,總不能讓我們一趟趟運下來吧。”

    回憶起那個巨大的寶庫,蜀繡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要真靠他們幾人,豈不是七老八十都運不完,想著自己滿頭白髮垂垂老矣還在辛辛苦苦“搬磚”的樣子,她忍不住一陣惡寒,這可絕對不行啊。

    玄旭看著她一下苦惱一下拒絕,小臉上豐富多彩的表情,忍不住摸摸她腦袋道:“先派兩個暗衛守在此處,一日一換,一有異動就發信號彈。其餘的,等宋珩言帶領壓糧的軍隊到達之後,再做打算。”

    蜀繡聽到這裡,也一臉肅容的點頭道:“如今我們勢單力薄,確實這寶藏放在這裡還安全一點,畢竟我們沒有法子運下來,他們也不可能有辦法做到。而且這裡山脈眾多,他們一時半會要找到此處想來也不容易,反而比我們運到城裡目標重大的好。”

    “只要瞞到宋珩言帶兵到達,這一局,就算我們大獲全勝了。”

    玄旭瞧著女子說起這些的時候,眼睛裡都在冒著光,一臉得意的表情,看的他心癢難耐,忍不住習慣性的想捏捏她臉上的肉,可見到上面的疤痕,又只能忍下來。

    “哎,你們怎麼都無精打采的。”蜀繡奇怪的看著茶茗和林波兩人,他們今天的表現真的太奇怪了。

    “沒,沒事。”林波看了一眼玄旭,道,“就是這幾天一直提心吊膽的,有點累了。”

    “嚯!”蜀繡一驚,有人之年竟然還能看到林波說自己累了,她還一直以為他是個鐵打的人呢。

    “既然累了,就回去休息吧。”蜀繡道,“解決了寶藏的事情,煙陽城內可還有數萬百姓等著我們能研製出治療瘟疫的法子呢。”

    “研製出治療瘟疫的配方,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不急於一時,況且還有茶茗呢。”玄旭見她一臉倦容,有些不忍,“先回去讓茶茗再給你仔細檢查一下,再好好休息一夜,有什麼事都等明日一早再說。”

    “是啊娘娘,剛剛那麼多人看著,等回了院子,我在房裡給你重新檢查一遍。”說道這個,茶茗忽然來了精神,“還有你手臂上和臉上的傷疤,都要重新上藥。”

    “好好好。”蜀繡連忙應了,“不過這一切都等我吃完晚飯再說。”

    剛剛在平臺上她的肚子就餓的“咕咕咕”的叫了,又講了那麼久的話,她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茶茗心疼蜀繡這幾日收的苦,給她好好做了一頓大餐,撐得蜀繡連路都走不動,躺在床上任憑茶茗折騰她身上的傷勢。

    等沐浴完,換完藥,蜀繡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又都活了過來,簡直神清氣爽,不要太舒服。

    “夫人,這幾日呢傷口不要碰水,還有必須忌口,禁食辛辣、刺激性食物,避免引起上火,傷口發炎。”

    “還有醬油,食用太多容易引起傷口變色,要是這樣,就會留疤,以後就不好看啦。”

    “海鮮也不能吃,其性比較寒,不利於傷口的癒合,容易引起傷口的不愈……”

    茶茗還在那裡喋喋不休一些注意事項,簡直比當初自己的臉劃傷還要小心謹慎,想了想又道:“我估計我說了那麼多你也記不住,反正最近夫人你的飲食就由我全權負責,不是我給你吃的,都不準吃。”

    “好。”蜀繡應得乾脆利落。

    “?”這反而讓茶茗小小的驚訝了一下,這麼多忌口,她本來都打算好了蜀繡的反抗,沒想到答應的那麼爽快。

    “茶茗你看看是不是很聽話呀。”蜀繡捧著自己精緻的小臉蛋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

    “是……是吧。”茶茗忽然覺得自己的後脊背一陣發涼,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那我都這麼聽你的話,你是不是也要聽我的話呢?”蜀繡聲音溫和,笑容迷人。

    明明是一副美不勝收的漂亮樣子,茶茗卻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迎風起舞。

    “你實話告訴我,你和林波,還有玄旭,到底有什麼事瞞著我?”

    茶茗一愣,這話題跳的有點快,她有點反應不過來:“瞞著你,什麼瞞著你。”

    她對蜀繡的忠心天地可鑑,日月可表啊,怎麼會有事……瞞著她……呢?

    好像還真有一件事。

    蜀繡看著她突然凝固起來的表情,知道這是想起來自己再說什麼了,繼續笑眯眯的道:“好茶茗,乖茶茗,從小到大你最聽我的話了,不要騙我我,實話告訴我,你們瞞了我什麼?”

    “沒有沒有沒有。”茶茗的頭晃得跟個撥浪鼓似得,連連否認,手上飛快都開始收拾瓶瓶罐罐醫藥箱,打算趁機溜走。

    蜀繡好不容易找到了這麼個跟茶茗獨處的機會,哪能這麼輕易放她離開,當下握住她的雙手,淚眼朦朧,聲情並茂:“茶茗,我真的好傷心啊。”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相依為命,青梅竹馬,不離不棄,沒想到你竟然為了一個才認識幾個月的野男人,就背叛我,拋棄我,連真心話都不願意和我講,揹著我和他有了小秘密,嚶嚶嚶~我真的好難過啊”

    茶茗看著眼前這個畫風突變的女子,忍不住嘴角抽搐。

    娘娘,你這個和我有了小秘密的男人就是你的親親夫君,我們青洛尊貴的皇帝陛下啊。

    還野男人,就算是野男人也是你的野男人!跟我有半毛錢關係!

    蜀繡撩起衣袖假意淚,一雙勾雲鬼的桃花眼淚光盈盈,哪怕茶茗知道這是假裝的,卻也依舊忍不住的心軟。

    “好了好了,我說就是了。”

    “好茶茗,乖茶茗,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蜀繡袖子一甩,哪裡還有半分難過委屈的樣子,只怕是開心的要跳到天上去,“快說快說。”

    茶茗看著她的樣子,簡直哭笑不得,嘆了口氣道:“不過我說了,要是回頭陛下問起來可得替我保密,不能說是我說的。”

    “放心放心。”蜀繡連連點頭,“問起來就說是林波告訴我的。”

    茶茗被她的話一噎,剛想反對,不過細細一想,死道友不死貧道,禍水東引什麼的好像問題也不大。

    “那日娘娘你被擄走之後……陛下去那李三娘的鋪子裡找人……等候了幾日終於等來了李三娘……可是她卻要陛下答應一個條件……”

    蜀繡越聽,原本還一臉好奇的神情就越是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