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簡單又美滿

    很快,段瑢在昏迷中甦醒了過來,但口中並沒有水漬吐出來,他虛弱的躺在地上,感覺有點頭暈,還犯惡心。

    陸瑤蹲在一旁,著急問他:“感覺如何?”

    段瑢眼神迷離著,看著身邊的陸瑤,直到他發現自己全身溼漉漉的,可陸瑤卻是將他看了個精光。

    段瑢臉色瞬間變了,趕緊去拉衣服,陸瑤錯愕過後,輕笑了一聲:“我沒亂看,啥也沒看見。”

    然後老臉一紅,別開視線。

    她一個看慣了病人的人,覺得段瑢就算不穿在她面前蹦躂,她也該不受影響的,現在怎麼這麼沒出息臉紅了?

    陸瑤心裡煩躁,轉過了身:“你應當是泡溫泉時間過長,全身血管是擴張,才出現低血壓反應,發生了暈厥休克......”

    “是我不對,一直讓你泡著,你先將乾衣服穿上吧,我去那邊烤烤!”陸瑤指著火堆,彷彿是逃也似的朝火堆而去。

    段瑢看著陸瑤的背影,依舊有些懵,但隱約記得,好似有人一直在按壓他的胸膛,然後,還有唇瓣上柔軟的觸感,那都是真實的吧?

    但陸瑤不該是趁機佔便宜的人!

    段瑢眸光閃爍,麻利的穿了衣服。

    等他走到了陸瑤的身邊,陸瑤抬首看去,頭髮有半截依舊溼漉漉的,此時蹲在溫泉旁邊,衣衫也冒著騰騰水霧,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無辜的看著他,那五官雖然談不上精緻,但小巧柔美,臉頰微紅,段瑢覺得甚是可愛。

    他在陸瑤的身邊蹲下,然後目光直勾勾的看著陸瑤,陸瑤被他的這種眼神一盯,有些緊張,臉頰又逐漸升起了溫。

    “幹,幹什麼這樣看著我?”

    在她狐疑之際,段瑢卻是突然俯身,朝她粉嫩的唇瓣印了上去,陸瑤也在瞬間石化......

    段瑢只是蜻蜓點水一般,很快離開,但在離開時,卻是狠狠咬了一下,讓陸瑤悶哼一聲。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段瑢,段瑢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小得意。

    “我應該早就瞭解到你心思的,原來你......很想和我有下一步進展,這種事情不能讓你主動,咳咳,下次你若想親我,也不必這般偷偷摸摸,直接來吧!”

    陸瑤詫異的看著段瑢,瞪大了眼睛,一臉的問號。

    段瑢沒繼續說下去,尷尬的咳嗽一聲後,站了起來:“你可以將溼衣服給脫了,好好烤乾,這裡的溫度甚好,不怕感染風寒,我在四處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果實!”

    說著,人已經走開了。

    陸瑤看著段瑢的背影呆了......

    陸瑤反應了過來,他誤解她了!

    “那個,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剛剛是親了你,但那不是輕薄,你別誤會,那叫人工呼吸!就是嘴巴渡氣給對方,讓對方可以緩過氣息來!那是緊急施救!”

    段瑢雖然心裡還有一些小得意,聽見這話,腳步頓住了,然後回頭去看陸瑤,有些訝異。

    “緊急施救?”

    陸瑤認真點頭:“與輕薄無關,單純施救而已!男女老少皆可!”

    段瑢臉色有點僵:“男女老少皆可?”

    陸瑤沒覺得這話有什麼問題:“是啊......”

    “那,那如果剛剛昏迷的是大壯呢?”

    陸瑤想也沒想回應:“若是叫不醒,那隻能也這樣了......”

    段瑢:“......”

    見段瑢站著沒反應,陸瑤立即命令般的說:“快轉過身去,我要好好的烤衣服了!”

    陸瑤的臉頰紅的好似要滴血了一般,曲解了她的意思,然後段瑢剛剛在幹什麼?

    霸道總裁附身?非要親一下,然後才不會覺得自己吃虧麼?

    陸瑤心裡還在碎碎念,段瑢的鞋子重新出現在了陸瑤的面前,陸瑤疑惑的抬首看去,就見段瑢蹲了下來:“以後,這種事情,不管是不是唯一的辦法,對其他男人不準!”

    陸瑤呆呆的看著段瑢,那表情錯愕極了。

    段瑢一字一句,叮囑:“包括狗子!”

    然後他重新站了起來,這次是真的邁開步子走了。

    陸瑤:“......”

    陸瑤將衣服烤乾後,段瑢的身影也出現了,只是小棕棕站在他的肩頭上,嘴裡包著一個果實,不捨得吃掉,而是包著,準備帶回家。

    段瑢的懷中兜著果子,朝陸瑤走來:“這裡溫暖,果然有結果子,只是時間不早了,咱們得回去了。”

    陸瑤看著他,然後又看向松鼠:“那......小棕棕它,要和我們一起走麼?”

    段瑢聳聳肩,他又聽不懂小松鼠的內心。

    陸瑤站了起來,朝小松鼠走去:“要不,你考慮考慮吧,外面的世界是全新的!有我和忘無罩著你,你也不會有任何危險,鼠生不過短短二十載,已經是到頭了。”

    “考慮過過全新的人生,成為獨一無二的松鼠,多好啊!我會在大年初四來接你!”

    陸瑤眨眨眼,小松鼠究竟走不走,暫且讓它考慮考慮吧!

    之後陸瑤和段瑢一起下了山,但回家的路上聽到不少人已經放了鞭炮,吃了午飯。

    她和段瑢原本只打算離開一會,然後就回來做飯的,但沒有想到,這一走,竟然走了將近兩個時辰......

    進了房子,嗅到了一股股的香味,陸瑤和段瑢皆是深吸了口氣。

    不用想也知道是狗子爺爺在家裡做了午飯!

    二人到了廚房,果然,狗子在乖巧的燒火,狗子爺爺在炒菜。

    看到二人回來,狗子爺爺在一旁笑著說:“看到你們拿出來了不少魚,野豬肉還有蘿蔔,現殺的雞和雞蛋,我就......擅作主張做了菜。”

    陸瑤和段瑢一致搖頭:“這不是擅作主張,你做的很好!”

    陸瑤和段瑢一致誇讚,他們就怕,等他們在山上下來,可能真的是晚了。

    到時候讓狗子爺爺來,卻是吃了個寂寞,多不好啊。

    見到狗子爺爺做好了午飯,還真是鬆了一口氣。

    陸瑤看向段瑢:“將果子放下,趕緊去放鞭炮吧!”

    段瑢明白,狗子則是新奇的問:“瑤瑤姐,你和忘無哥去了後山?後山也太神奇了吧,冬天也會有果子?”

    “是啊,後山真是個神奇的地方,現在這季節還有果子吃!待會午飯吃了膩人,就吃果子解膩!”

    說話間,外面已經響起了炮竹聲,陸瑤嘴角微揚,雖然日子平淡,但有段瑢和狗子,陸瑤覺得在黃土村的生活,很是美滿。

    可是不知去了縣上後,能否找到段瑢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