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語醇思110 作品

第235章 你敢不從

    秦風看得出,林月涵吃醋了。

    自從把慕流淑帶回來,他已經整整一星期沒有找過林月涵。

    這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

    “你先休息。”秦風走出去把門一關。

    林月涵黑著臉,盯著秦風的眼睛,明顯是生氣了。

    “怎麼?”秦風捧住她的肩膀。

    “你問我?我還得問你吧?你到底要幹什麼?”

    “你把夜靈帶在身邊,我毫無怨言,可是慕流淑又是怎麼回事?”

    “我承認,她是不錯,對你也很好,但是……但是你得考慮一下我吧?我是你未過門的妻子不假,但是你不能把我的家當成她們的避難所啊。”

    “我是女總裁,我得管理一個公司,這叫我怎麼樹立威信?”

    秦風猛地把林月涵摟進懷裡,深吻。

    很快林月涵放棄了反抗,跟秦風半推半就進了房間。

    夜靈捧著小腹,嗑著瓜子走出來,笑嘻嘻的側耳搭在林月涵的房門上。

    “你幹什麼呢?”慕流淑推開門,想確認剛才的爭吵聲,卻看見夜靈趴在門上。

    “噓。”夜靈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朝著慕流淑一招手。

    慕流淑跟她一起湊過去,才聽清裡面的情話。

    她頓時臉一紅,站起身,有些生氣的看著夜靈,“你這傢伙,還真是跟個男人一樣。”

    “你不好奇麼?”夜靈拉著慕流淑的手,“秦風其實,很厲害的。”

    “這……”慕流淑低下頭,“我回房間了。”

    夜靈壞壞的一笑,繞到了慕流淑的面前,“怎麼?明明心裡想,嘴上又不肯說,你還真是夠矜持啊。”

    “我……”

    “你沒錯,但是我也沒錯啊,從小我就在男孩兒堆里長大的,野得很,就連我爸都擔心我以後嫁不出去,結果咧,我找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瞧我這肚子,你們覺得我倒貼,老孃我還覺得秦風是戰利品呢。”

    慕流淑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眼前這個女人,總是給人一種匪夷所思的震撼。

    “我兒子,一定會為了我自豪,因為我給他物色了最好的爹。”夜靈遞給慕流淑一把瓜子,“你也別老是悶在房間裡,這臉雖然是毀了,但是你是為了部落犧牲自己,這不是一種榮耀麼?為什麼要躲躲閃閃的?”

    “你真的真麼想?”慕流淑第一次聽到這樣讓人舒心的話語。

    “我怎麼想重要麼?重要的是你做了問心無愧的事,為什麼要跟個犯了錯誤的孩子一樣不敢見人?姑娘你三觀有問題啊。”夜靈挽起慕流淑的手,“在陽光下行走,無所畏懼。”

    “嗯。”慕流淑點了點頭,跟著夜靈這幾日以來第一次走出了別墅,在大街上散心。

    儘管時不時的還會有不一樣的目光透過來,但是慕流淑都反饋給他一個自信的眼神,似乎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此時,林子恆收到了下人的消息,秦風跟林月涵終於要自己把事辦了。

    “呼……”他長舒一口氣,“甄妮,準備婚禮。”

    “嗯?”甄妮詫異的看著林子恆,“你確定?”

    林子恆笑著點頭,“夜靈的肚子都漸漸的大了,我得替月涵扳回一城,這婚禮一定要先辦。”

    “咳咳。”忽然,一聲輕咳。

    整個房間的氣氛驟然嚴肅起來。

    兩個人看向門口,驚得不敢說話。

    南疆主帥,金震南竟然親自到了林氏別墅。

    而此時,整個林氏別墅,裡裡外外都是真槍實彈的軍人。

    “金主帥,難得大駕光臨,怎麼也不招呼一聲?”

    “你怪我突襲麼?”金震南臉色不悅。

    “絕沒有那個意思,甄妮,你趕緊沏茶。”林子恆額頭的汗已經下來了,趕緊把主座位讓出來,請金震南坐好。

    金震南端起甄妮敬的茶,一飲而盡,示意秘書把門管的嚴嚴實實。

    確認沒有其他人之後,他才放鬆了一些,示意兩個人也坐下來。

    林子恆和甄妮緊張的坐下來,連頭都不敢抬。

    “我來,是想談談秦風的問題,考慮再三,我覺得林家最好把秦風讓出來,反正林月涵跟秦風也暫時還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係。”

    “而我的女兒,已經有了秦風的子嗣,這誰進誰退,不言而喻了吧?”金震南威嚴的看著兩個人。

    林子恆看了一眼甄妮,然後委屈的低下頭,“主帥,凡事有個先來後到,之前令千金也跟我們說過,不會影響小女跟秦風的關係。”

    “林子恆,我是不是給你臉了?”金震南神色一凜,“秦風以後要做華夏的全軍主帥,難道能公然帶著兩個女人?”

    林子恆咕咚吞了一口口水,哭笑不得看著金震南,“主帥,恐怕不是兩個,是三個。”

    “什麼?三個?!”金震南勃然大怒,“他秦風是腦子進水了麼?”

    此時,秦風終於把林月涵哄開心了,迫不及待的脫掉了衣服,就要成全好事。

    “砰。”一聲巨響。

    整扇門飛了。

    金震南怒氣衝衝的站在門口,怒斥一聲:“小王八蛋,你給我出來。”

    林月涵嚇得捂緊被子,看著秦風被揪著耳朵拖了出去。

    客廳之中,金震南盛怒不已。

    “你給我解釋一下,你到底要拖到什麼時候?”金震南狠狠的一敲桌子。

    “拖?我什麼時候拖過?”秦風有些發懵。

    金震南冷笑一聲,“再過一個月,幽蘭的肚子就遮不住了,難道你要等孩子生完了再給我一個交代?”

    秦風知道了,金震南是來興師問罪了。

    “我說到做到,一定會給幽蘭一個交代,但這件事是不是先跟幽蘭商量一下?”秦風知道夜靈的性格,沒準她根本就沒把儀式當回事。

    “別拿幽蘭打掩護,我問的是你的意思,我今天來也是通知你,等你跟幽蘭結了婚,我跟北疆主帥會一起把帥印交到你手裡。”

    “噗……”秦風瞪大了眼睛,“搞什麼?我秦風不是說過了麼?我以後都不會再回部隊了。有的是人才,為什麼非得是我?”

    金震南丟出一個萬向投影儀,落地的一瞬間,就播放了秦風大戰冥域桑槐和金甲戰士的視頻影像。

    視頻的結尾,是無數的倖存者跪拜的畫面。

    “秦風,就衝這段視頻,華夏主帥的帥印,舍你其誰?而且我女兒的身手,給你秦風做正室妻子還不夠資格麼?”金震南神色一凜,“這都是軍方的命令,而且關乎華夏的臉面,你敢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