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糰桃子控 作品

第六十七章 朱家三郎

    那群賭錢的,本來瞧著津津有味的,一看衛紅將火燒到他們身上來了,頓時鬧騰了起來。

    “小姑娘家家的,說話不要那麼難聽。什麼賭錢,這大雪封了路,我等無聊,小賭怡情,有何不可?倒是你……”那先前自稱爺爺的老漢,說了一半,話頭就被旁邊一個穿著絳紫色裙衫的半老徐娘搶了去。

    她端起手壺裡的酒,笑道:“小姑娘這麼潑,倒是適合跟我們混江湖走鏢。咱們在這裡住了兩日,你倒是好,先是下馬車的時候,故意將那朱三郎的披風弄得掉進了雪地裡。

    用朝食的時候,昨兒個夜裡用晚食的時候,又同人家朱三吵了起來,掀翻了桌子。今兒個早上,還把他推倒在地。我們不過是賭,下一次你什麼時候,再弄他罷了!”

    那婦人說著,對著身後一群人舉起了酒壺,“這回是我贏了罷。瞧那小子都死了……”

    她身後的人都罵道,“徐娘子慣會佔便宜,這也不一定就是姓衛的小姑娘殺的,再等等,再等等。”

    衛紅漲紅了臉,剛想衝過去,就被身邊一臉菜色的友人們拉住了,這是一個穿著桃紅色小襖的姑娘,白色的滾毛邊,看上去頗為富貴,“衛紅,別說了,朱三都死了。”

    衛紅抿了抿嘴,哼了一聲,“高姐姐,死了便死了,左右又不是我殺的。他那麼討厭,誰知道惹了什麼人。”

    屋子裡的池時,耳朵聽著屋外頭的動靜,眼睛卻在屋子裡認真的尋摸著,她蹲了下來,看看擱在門口的那個炭盆子。那炭盆子的旁邊,放著一個小茶壺,裡頭溫著茶。

    興許太久沒有人管了,茶水流了出來,將炭盆子旁邊的地,都淋溼了,一灘的水。

    那茶壺裡冒著的熱氣,將門栓噴得溼溼的,偶爾還有一滴水珠子落下來。

    池時伸出手去,用指尖悄悄的觸碰了一下那茶壺,眼神一頓。

    “朱三郎為何要在門前,放個火盆子,還煨著茶。”池時問道。

    這時單腳蹦蹦跳跳的跑出來的男子說道,“朱三他身子不好,十分的畏寒,夜裡也總是睡不好被驚醒。他這間屋子,有些漏風,昨兒我便幫他找小二多要了一個火盆子。”

    “有一個在床邊,有一個在門邊。這樣吹進來的風,也能沒那麼涼”,他說著,又瞥了衛紅一眼,“而且他怕衛紅髮瘋,擱個火盆子在門口,她來了,那也推不開門。”

    “朱三愛喝茶,以前在家中的時候,小爐上也沒有斷過茶水。”

    池時若有所思看了來人一眼,根據衛紅先前的話,這個腿腳不便的,應該就是他們一行人中,那個崴了腳的秦之。

    她想著,站起身來,又朝著朱三郎的屍體走了過去,在他的身上驗看起來。

    朱三郎畏寒,他穿得卻很單薄,只穿了中衣,外頭披著一個件薄薄的紅色外衣。他生得細皮嫩肉,手腳上都有一些新鮮的淤青,應該是今日被衛紅弄得摔倒了的時候摔的。

    ……

    “這朱三郎做什麼?你們一群公子小姐的,怎麼連個下人也沒有帶?我看他生得十分好看,你怎麼這麼討厭他?”

    周羨朝著樓梯看過去,小二去報了官,官差還沒有來。池時看上去,還需要一會兒。

    他轉眸一動,手中的扇子搖了搖,溫和的笑了笑,對著那衛紅問道。

    衛紅真在氣頭上,正想罵人,可一仰頭,就瞧見周羨一張俊美的臉,她呼吸一滯,紅著臉往後退了幾步。

    “你們看到了吧,這才叫好看的人。那朱三郎,算做什麼?”

    她說著轉過身去,氣鼓鼓的對著眾人說道,然後轉過身來,不自在的對著周羨行了個禮,“公子有所不知,我們一行人,本居住在京城。家中都是行商的,算不得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但是也自有安身立命的產業。”

    衛紅慣常口無遮攔,這話匣子一打開,便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說了出來。

    原來他們一行一共七人,祖籍都是杭州人。杭綢蘇繡在京中十分受貴人喜愛,因此那一代做南北綢緞生意的人,格外的多。

    他們家中,都有生意往來。那衛紅,秦之家中,都是做絲綢的;羅言家中有繡莊,高小姐家中有能在運河裡行走的商船,柳亦卿家中有商隊,擅長走旱路。至於朱三郎,他家中以前倒是在漕運上頭做官的。

    行商的再富有,哪裡壓得住做官的?是以雖然朱三郎是個庶出的,但這六個人當中,還是以他為首,眾人處處都恭維他。

    他這個人,做事行為都矯情得很,任性善妒,對其他的人,總是頤指氣使慣了。

    可一切,都在去年,突然變了。朱三郎的父親,做的是肥差,手腳難免不乾淨,被御史查了個正著。陛下大怒,將漕運上頭徹底清洗了一遍。

    朱家雖然有人作保,沒有落下個滿門流放的厄運,但是朱三郎的父親,卻是落了大獄。

    這一下子,落草的鳳凰不如雞。

    “你不知道,他以前有多噁心人。我家的布坊,以染紅色聞名,所以我才叫衛紅。我皮膚白,最適合穿的就是紅色。可是朱三也愛穿紅,他便不許我穿紅。”

    “當真是太好笑了!”衛紅說著,抬手一指,“他家都落了難了,還當自己是個厲害玩意兒呢!就如今他身上穿著的這件,用的還是我家布莊新出的落日紅。這是染出來的第一匹,我給了羅言。”

    “第二日,便穿在了他身上。”

    衛紅說著,又惱了起來。

    他們幾人日漸長大,因為感情好,家中一早就有聯姻的打算。也是在去歲,衛紅同羅言定了親,高小姐同柳亦卿也有了婚約。若非朱家出事,這一輩子,幾個人也算是在罵罵咧咧中過了一輩子。

    像他們祖輩一樣,雖然有各自的小九九,但還是互為聯盟,在這商海之中,共乘一舟。

    “秦之前幾日,剛定了親事。我們幾個,明年都要成親了。就想著,在成親之前,幾個人一道兒出來耍上一耍。若是知道羅言同秦之也叫了朱三,我便不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