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謙 作品

第 4 節 床前「白月光」

    男友特別摳門是種怎樣的體驗?

    一開始,我以為他只是摳門而已,其他條件都不錯。可後來我發現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因為他那些從我身上省下來的錢,都拿去追他的白月光了!!!

    發現這事的時候,我和男友、或者說未婚夫已經見過彼此父母,也訂婚了,婚禮的酒店都訂好了,兩人很穩定,只差一張結婚證了。

    他叫陳俊傑,各方面都不差。本地的戶口,被父母安排進了國企上班,有車有房,雖然長相中等,但身材不錯,也沒什麼硬傷。

    就是摳門,很摳門。

    他那套房子首付父母拿了八成,剩下不到一百萬,分期 30 年,每個月五千塊左右的房貸。

    他一個月賺一萬五六,還起來不算吃力。

    所以剛和我在一起,他就提出讓我住到他家去,並言之鑿鑿自己的父母從不來這裡,連鑰匙都沒有。

    但是等我欣然同意的時候,他說……

    「那房貸你付一下唄,反正你也要交房租。」

    「啊?」

    「你在外企上班嘛,年薪三四十,你也不在乎這點錢。再說這房子以後也是咱倆的。」

    雖然當時心裡有點不舒服,倒不是說同居的房租都要男生來付。但他這一手,總讓我感覺他有利用我還房貸的嫌疑……

    但我轉念一想,五千塊,在這裡稍微好點的地段,一個主臥也就這個水平了,他的房子還是個兩室一廳,挺划算。

    於是規矩定下了,我們開啟了同居生活。一切都還算好。他喜歡做飯,除了打遊戲時罵人,平時待我都還算溫柔。

    但摳門的習慣是越發明顯。

    比如下館子都是我結賬,包括甜品,奶茶,結賬時他也會默默撤一步,他的原因是這些東西是我愛吃的。

    我們養了只折耳貓,叫糯米,因為主要是我喜歡,所以貓身上的一切開銷也都落在了我身上。

    還有,他有輛奔馳吉普,是爹媽買的,但在一起後就不用來接我了,說這車大太費油。這倒也無所謂,我上學到 25 歲,已經習慣了地鐵,

    還有買衣服。我喜歡逛淘寶,自己的衣服都是自己付錢,同時也會時不時幫他看。第一次幫他買衣服,本以為會給他個驚喜,可是他竟然很嫌棄。

    「我可不喜歡淘寶貨。」

    「啊?淘寶的東西咋啦?」

    「都是高仿啊,你看你買這個,明顯仿大牌的。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買大牌正品的呢?」

    我當時挺火的,心想本來就是老孃給你買的,你不喜歡可以不穿,即使你不能很高情商地違心誇我,至少別立刻就挑三揀四吧。

    我壓著火,「那你自己買嘍?」

    「喂,是你送我衣服,我平時穿什麼 level 的你應該知道啊親,再說你擺臭臉幹嘛,我又沒怪你!」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是後悔從小沒和老媽多學幾招吵架的招數,遇到這種不爽,只能翻一個白眼不再搭理他。

    我倒是想當場翻臉,可翻臉了,你總要罵他吧,罵啥呢?毫無詞彙量啊!

    我天生是那種息事寧人的性格,就退了那件淘寶的衣服,雖然不爽,但是本著維護情侶關係的前提,我還真給他買了件大牌。

    好嘞,兩千多。

    並且,以後每次給他買衣服,除了 t 恤、襪子和內褲,都沒再低於一千過。

    比我自己的貴多了。

    閨蜜問我,他那麼多值得吐槽的,你幹嘛還和人家在一起呢?

    首先,我想這摳門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陳俊傑各方面不錯,我也在很認真地談戀愛,那以後要是結婚,這摳門就是在為家庭省錢啊!

    再者,我承認被大城市的婚戀觀洗腦了,小時候我也是運動會里給班級舉牌子,給鼓樂隊當旗手的女生,但到了大城市,真發覺你二十幾歲的青春貌美,真比不上人家五十平米的住宅。

    好了,現在我承認。

    我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傻子!我的整套婚戀觀宛如智障!

    因為陳俊傑出軌了。

    拿著從我身上省來的錢出軌!

    並且他出軌的不是別人,是我在外企工作的女上司!

    01

    其實從餘薇薇來到我們公司開始我就察覺到不對勁了,但我完全沒往我男友身上想。

    一個多月前,她空降到我們公司,聽說是和上面老總有點親戚關係,剛來了就破格成了我們策劃部門的部長。

    當晚我們就舉辦了酒會歡迎她。她知道我是部門裡的出策劃案最快的女生,在酒會上特意挨著我坐,並且主動和我喝了好幾杯。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她可能已經在審視我了。

    當天我還沾沾自喜,跟陳俊傑說部門來了新領導,好像還挺喜歡我。

    後來事情開始不對勁了,我開始很明顯地感覺到部門裡其他同事開始有意疏遠我。

    部門同事喜歡在週末約出去唱 k,聚餐或者玩桌遊,可是餘薇薇來之後,有好幾個星期他們完全沒有跟我提過週末的聚會。後來我才知道,其實他們還是照例聚,只是沒人告訴我,卻帶了餘薇薇。

    後來,部門裡的女生平日裡也刻意地躲著我,比如晚上坐地鐵的時候避開我的時間,溝通項目的時候揹著我開小會議。

    還好有個心直口快的同事婷婷,在某一天突然問我,「小沐,你這麼工作何必呢?」

    我莫名其妙,說「我咋了?」

    她說「薇薇姐明明安排我做寵物電子那個案子,你為什麼要再做一份呢?」

    「啊?」

    「然後還罵我做的東西一文不值,我知道自己做得沒你好,但你不至於吧?」

    我腦子裡飛快地轉著,很快想起來兩星期前確實有一個寵物電子的策劃項目,費用不高,是很小的活。

    就是因為這個項目小,要得急,所以餘薇薇特意安排我迅速做完,且不要耽誤白天工作。所以那天我熬到了凌晨五點,第二天交給餘薇薇的時候她還表示極其滿意。

    但我什麼時候罵過婷婷的策劃案?

    哦我想起來了,在餘薇薇交給我任務之前,曾經給過我一個「其他公司的」策劃案,說是「反面教材」,並且當著我的面,一通批評。

    難道那份策劃案是婷婷的?

    可是,這種事,我在餘薇薇的辦公室裡做過不下三五回。

    難道餘薇薇在用這種方法打壓我?

    我熬了那麼多夜,救過那麼多次急,可是餘薇薇卻背地裡把我塑造成一個急功近利背後說人壞話的綠茶?

    看我沉默了很久,婷婷也似乎反應過來了。

    「你忘了還是怎麼著?」

    「婷婷,你們現在聚餐都不帶我了,就是因為這個?」

    婷婷聽到這話,立刻支支吾吾起來,「哦……那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嘛,怕你沒時間……」

    我知道她很善良,被我一問,都忘了責怪我了。

    於是我跟她說這裡有誤會,沒把自己被餘薇薇針對的猜測跟她講。畢竟,我沒理由讓她和我一起抵抗上司。

    但是,餘薇薇為什麼針對我呢?

    很快就有答案了。

    這一段時間,陳俊傑也怪怪的。

    他已經一個半月沒有和我有過房事了。

    每次我問他,他都說你工作忙,不想要求你。

    可我後來才知道,他對我無慾無求,完全是是被餘薇薇卸掉了所有的火。

    02

    就當我還在琢磨著如何跟餘薇薇促膝長談,裝弱小演可憐,讓她不要對我職場穿小鞋的時候,我家裡出事了。

    那天我還在加班,突然接到陳俊傑的電話,說貓「不行了」。

    他語氣平靜,但內容分明是小傢伙已經到了生死邊緣。

    我說你趕緊送醫院啊!他說自己還要參加朋友的酒局,很快就要出發。

    我懶得和他爭辯酒局重要還是一條命重要,立刻保存手上的活,啟程回家,心裡想大不了貓救活了半夜我再來加班。

    趕到家,就看見陳俊傑正要出門,頭髮膠得很好,一身沐浴露味顯然是剛洗過澡。

    我說貓都這樣了,有洗澡的功夫貓都救活了!

    他還反問我說,「誰讓你不早回來,我那酒局也挺急的好麼?」

    我直接進屋從貓籠裡抱起糯米,甩下一句「糯米有事我跟你沒完!」趕忙去了寵物醫院。

    貓在我懷裡的時候,不說奄奄一息也快了。

    眼睛微微張著,連抬爪子按我的力氣都沒有。

    我到了寵物醫院,見到熟悉的醫生,立馬就哭了,大喊我家貓喘不上來氣了!快死了!

    那醫生一見到貓,立馬就說「好像不是病了,是被什麼東西噎到了,是不是吃了什麼東西?」

    說著他就抱起貓來,用手使勁從貓的胃部往上推。他拇指粗壯,按糯米的時候似乎很用力,我心疼死了,卻又不敢攔著。

    好在沒有兩分鐘,糯米全身蜷縮一下,又使勁舒展,吐出了一個拇指大的東西。

    接著,發出了很大的一聲「喵嗚」。

    醫生一鬆手,那貓順勢落在地上,又撲到了我身上,抓著我的毛衣不鬆手。

    我又淚崩了,瘋狂地親著小傢伙,抱著它轉圈。

    這時候,那醫生問了一句,「你的吧?」

    我回過頭,看見他正拿著托盤,裡面是糯米剛吐出來的東西,此時被他沖洗了一下,竟然是一隻耳環。

    一隻,我絕沒有買過,卻很眼熟的昂貴耳環。

    是,我見過這隻耳環,在公司。

    餘薇薇戴過。

    03

    一直到這時候,我還沒有將餘薇薇和陳俊傑聯繫起來,畢竟那昂貴耳環誰都能買。

    但家裡出現其他女人的東西,這事忍不了。

    當天晚上,我沒和陳俊傑說耳環的事情,避免打草驚蛇,同時趁陳俊傑睡著,打開了他的手機。

    他是那種沒能力記住多組密碼的人,銀行卡密碼是生日,手機密碼是生日,賬號密碼是名字加生日。

    先前沒查過他的手機,還真是我那些虛偽的道德感作祟,認為自己該相信男友,現在想來,相信毛啊!

    可是,很詭異的是,他的手機裡確實沒有任何關於其他可疑女人的信息,qq,微信,甚至微博,關注的都是羅振宇羅永浩、馬未都、馬東……一個小美女都沒,還真是個純直男。

    就在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小題大做,開始為那隻耳環編造出現的理由時,我發現家裡特別特別小的一絲異樣。

    是陳俊傑的電腦桌。

    更確切地說,是他電腦桌右側的一個宜家款白色塑料盒子。

    那上面,一直放著一個相框,裡面是我和陳俊傑的合照。

    照片裡,我們剛在一起,我對著鏡頭自拍,他則在一旁親我,很甜蜜。

    可是現在,那照片,竟然扣著。

    為什麼要扣下?

    我拿起那張照片,思索片刻,然後打開了那宜家盒子。

    這是我第一次打開那盒子,果然有發現。

    那盒子裡面,躺著一部倒扣著的 iphone8。還很新,但顯然是被陳俊傑淘汰了的機型,他每年都換最新款的。

    我拿起那手機,還沒來得及點開,那屏幕竟然因為重力自己亮了起來。

    沒關機。

    屏幕上有許多提示,我懶得看,直接用陳俊傑慣用的密碼解鎖,竟然失敗了!

    失敗了兩次之後,我無奈,只能拿著那手機回到了床邊。

    好在 iphone8 還沒有淘汰 home 鍵,仍然可以指紋解鎖。我聽見陳俊傑的鼾聲,知道他已經睡得很熟,於是怯手怯腳地,將陳俊傑的手指按在手機上。

    拇指,食指,中指,一直到無名指才解鎖。

    無名指?有什麼寓意麼?

    很快我就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那手機裡只剩下了極少的軟件。

    微信……當然了。

    探探,陌陌,soul……好吧。

    人人網……

    人人網?

    那個多年後被重新運營的復古 app?

    忍著好奇,我還是決定儘快直奔主題,打開了微信。

    接下來的事情讓我完全震驚了。

    裡面有十幾個姑娘的微信。而其中,只有一個置頂。

    叫「薇薇-vivian」

    這是餘薇薇的微信號!

    每天都在我的手機裡活躍著,問我項目如何了,問我是不是還在公司,說我寫得好要繼續加油的那個微信號!

    我點開聊天。

    裡面最後幾句話映入眼簾。

    「寶貝,我的耳環是不是落在你家了?」

    「你要記得收好哦,不要讓她誤會。」

    「你睡了吧,真是個健康的寶寶。」

    「想你……的身子呦~」

    04

    當天晚上,我忍著噁心,好好地查了一遍他的這部寶藏手機。

    原來陳俊傑和我在一起的同時,一直在用探探、陌陌等軟件撩妹,並且按照聊天記錄的時間,他可以同時和兩個以上的女生聊微信,當然他們的聊天往往有固定套路。

    一開始,陳俊傑會先在社交軟件上發自己健身的照片,配上一張那輛奔馳吉普的方向盤。

    然後在評論區裡選女孩。

    加到微信後,開始簡單的聊天,互相發照片,至少都會露點腰線事業線的那種。再之後,他們的聊天往往會結束於一個地址……

    在這些陰暗的事實裡唯一值得我欣慰的,是對於這些女孩,陳俊傑沒留過家裡的地址。

    然而,餘薇薇不一樣。

    通過一整晚的勘察,我明確了一個事實。

    如果那些社交 app 女孩是陳俊傑的 p 友,那麼餘薇薇,就是陳俊傑的白月光。

    因為那個人人網 app 告訴我了一切。

    在裡面,我發現原來餘薇薇是陳俊傑的學姐,大他一屆。當年,青澀的陳俊傑寫過許多帖子來暗示自己「愛而不得」,而好事的同學往往會在評論下面留言說,「又想薇姐了?」

    至於餘薇薇,她在人人網裡所有的照片、帖子、說說,都會看到陳俊傑的評論和點贊。

    後來,餘薇薇去了美國讀書,陳俊傑自然也就沒法繼續追求她了。

    可是多年以後的今天,他們倆一個 31 一個 30,卻再次重逢了。

    從微信聊天裡看來,陳俊傑現在的「人設」已經成了一個在上海有房有車的鑽石未婚男。

    而餘薇薇,也終於對陳俊傑示好了。

    但憑藉女人的敏感,我很明確餘薇薇並不是真的喜歡上了陳俊傑。

    因為陳俊傑雖然成熟了很多,硬氣了很多,但也只不過是一個高級一點的舔狗。

    畢竟,微信裡每隔幾段聊天就會有 1314 元的轉賬,還經常提及陳俊傑送出去的大牌化妝品,首飾和包包。

    我終於知道陳俊傑為什麼摳門了。他買這些東西的錢,自己摳下來的錢都不夠呢,至少還要從爹媽那裡借錢!

    有那麼一刻,我還有點感動。他還真是深情呢。或許從餘薇薇的角度來看,他是個好男人。

    但我轉念又覺得不對。

    追我的時候,陳俊傑不也極短暫地豪擲千金過?

    我和餘薇薇的不同僅在於,我被陳俊傑「得到」了。

    得到了,就一分錢不用花了。就要為他還房貸,請他吃飯,給他買衣服,然後看著他在我枯坐寫字樓加班的深夜裡,去賓館裡與社交 app 女孩約 p,以及舔狗一般,將房貸錢交給另一個女人!

    憑什麼啊?

    憑什麼啊!?

    05

    那天晚上,陳俊傑睡得很好。

    可我為了翻完他和餘薇薇這一個月的兩天記錄,竟然熬到了天矇矇亮。

    我清楚了一件事:餘薇薇來過這個家,睡過我這張床,甚至很多次,就是在我加班的時候,她在這張床上和陳俊傑偷情。

    而且發現這件事的時候,我們還有不到兩個月就要辦婚禮了!

    我實在忍不了了,想要立刻和陳俊傑分手,搬東西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