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 作品

第六百三十一章盡釋前嫌

    當秦鋒將帶出來的部隊帶回了赤水村的駐地,這剛剛經過了一場夜間戰鬥的一些老弟兄,在團部內都已經坐在了一起。

    此刻顧文翰坐在位置上有些沉默無聲,內心在深深譴責自己,一時沒說什麼話,而在座的這些弟兄們的目光,也都紛紛落在了顧文翰的身上。

    這些老弟兄們的嘴上什麼都沒說,但是這心裡想的都是一樣的,不知道這顧文翰該怎麼處理他身上範下來的錯誤。

    秦鋒見到這裡所有老弟兄們都不說話,秦鋒也同時注意到了現在顧文翰身上的狀態,立刻主動的打破了沉寂,以緩解現在環境的尷尬,此刻這裡安靜的甚至可以聽到這裡每一個人的心跳聲,和吞嚥口水的聲音。

    “這樣吧,現在咱們也全都回來了,對於這場戰鬥我先來說說!”

    “咱們這一仗打的著實漂亮,反殺鬼子,出去一趟就殺敵三百多!白白的撿了這麼大的一個便宜!還能用上的鬼子戰馬,咱們完全能組建起來一個加強的騎兵連了!”

    “至於那些被手榴彈炸死的鬼子戰馬,也足夠咱們隊伍上的弟兄,連續幾個月開葷的了!頓頓吃馬肉,都能讓弟兄們吃到吐,你們說,這一仗咱們是不是賺大了?”秦鋒此刻不替任何人身上的錯誤,只挑了一些值得表揚的事情來說,之所以故意這樣來說,就是怕傷了顧文翰的自尊心,也清楚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秦鋒的這句話一出,頓時引起了再做的老弟兄們都跟著鬨堂大笑,而且他們的心裡都覺得,他們這次出確實賺大了。

    “是啊,這回咱們弟兄總算是可以長時間開葷了,咱們可以吃著乾糧就著馬肉,過冬了!這小鬼子非但給咱們送來了戰馬,還給咱們送了肉菜,當然值得慶祝!”

    “老秦,要不我看,等吳政委他們回來了,咱們就先開個葷慶祝慶祝先!”隨後這陳長青就開始笑著在這裡提議道。

    顧文翰此刻明顯的感覺到秦鋒現在之所以這樣說,是刻意的去避開向他追責的話題和問題,這反而讓顧文翰的心裡更加的不舒服,沉默了有一會兒的他,立刻從自己的位置上緊急的站起身來,心急的說道,“秦團長,你怎麼能在這裡報喜不報憂呢?我身上的問題你怎麼還不說呢!”

    秦鋒的笑聲戛然而止,隨後看向了突然站起身的顧文翰,隨後一本正經的樣子說道,“什麼叫報喜不報憂啊,咱們這一次明明是打了大勝仗嘛,應該是慶祝了,我有什麼好說你的,功勞都是大家的嘛,難道你還想一個人獨佔這份功勞啊!”

    “秦團長,你!”顧文翰見到秦鋒這樣的曲解的他的意思,頓時讓他不知道該怎麼秦鋒的面前說,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上有錯,可是秦鋒就是不這麼認為,讓他很難要求他人對他進行追責,好讓他自己深刻反醒。

    就在這顧文海還在要辯解的時候,秦鋒此刻立即切換了話題,目光轉向了陳長青就開始囑咐道,“那...那個長青,現在咱們也不知道吳政委他們到底什麼時候能回來,你帶著他們趕緊出去把帶回來的那些殘馬好好的處置一下,把馬肉分割,燒一些炭火,把分割好的馬肉煙燻一下,封上臘肉,這也好方便咱們長期儲存留著過冬!要麼沒兩天就壞掉了!”

    此刻再做的這些弟兄,也明白了秦鋒現在的意思,就是讓他們在這個時候先回避一下,一時間陳長青帶著人紛紛站起身來準備離開,“哦好,我們知道了!那我們就先去弄了!”

    一時間,這團部內的人全部都已經走光了,整個屋子裡面就剩下了秦鋒和他顧文翰兩個人在。

    顧文翰始終都糾結他的自身的問題,隨後心急的在秦鋒的面前說道,“秦團長,你這是在有意的袒護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錯誤的判斷導致弟兄們入了鬼子的圈套,你為何不處分我?難道就是因為我是劉司令員專門派來的參謀,所有你不追究?”

    這裡沒了其他人只有他們兩個,這秦鋒也乾脆就有話直說了,“你只說對了一般,也不全是你是劉司令員給我派來的參謀,劉司令員讓你來協助我與我做搭檔,你的身上肯定有你的優點,因為我相信劉司令員他不會看錯人更不會選錯人!”

    “而且從今往後,你顧參謀長和陳副團長以及吳政委他們一樣,都是我秦鋒的搭檔!我秦鋒怎麼可能會當著那麼多的弟兄的面前,來為難我日後長期的搭檔夥伴呢?”秦鋒此刻在他的面前直說了,說著自己所能看到的那一面。

    面的秦鋒的這些話,顧文翰對秦鋒很是服氣,秦鋒不止是在度量上很寬宏,在目光上也看得很長遠,懂得怎麼去順應人性,讓更多的人都相信他秦鋒,肯死心塌地的跟著他,讓顧文翰看到了秦鋒身上最為有魅力的一面。

    “我顧文翰現在與秦團長你一邊,我簡直覺得我自己根本就不算什麼,而我之前還那樣的與你爭執,讓你這個當團長的在你自己的弟兄們面前很沒有面子!這個也是我的錯!”

    “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的判斷力真的很準確,你把小鬼子的思想猜的很透徹,這一點我更是比不上你!可是你之前明顯的已經感覺到了,那你為何不及時的制止我,你完全可以讓人b把我給綁了!”

    “你又第一時間趕過去增援,你們的增援速度如此之快,在我們先到達了那裡之後,你們應該已經隨後也到了對吧,你此舉,是完全默許了我這去範這樣的錯誤!你這是又何苦呢?”顧文翰此刻開始在秦鋒的面前自我的反省,聽到秦鋒說了那麼多,有一些事情他也看的明白了。

    “顧參謀,我知道你們這次去將會是一場錯誤,我雖然表達了我自己的意見,但是我沒有強硬進行阻攔,而是放任了你們去,如果我不這樣的話,你顧參謀現在會這樣與我心平氣和的坐在一起商量,一起溝通麼?”秦鋒此刻直視著他的眼睛,把自己的話說得很明白。

    顧文翰見到秦鋒這樣說,他默默的低下了頭,最終還是實事求是的說道,“不是這樣的話,以我自己以往的性格,我想我不會!”

    “你這是讓想讓我自己親身自己去體會,讓我親自去領悟這其中的道理!這些也都是你有意的?”顧文翰頓時覺得秦鋒這個人的思維很可怕,這一些從頭到尾都在秦鋒的算計之中,可能這裡就是秦鋒馭人之道,常人哪會有這樣的思維,居然把他都給算計進去了,幸好秦鋒這樣的人物是自己人,而不是敵人。

    “如果你不親身的去體驗一下,那你怎麼會知道,這貪功冒進出現的嚴重後果是什麼樣的境地呢?”秦鋒的臉上微微一笑,很坦然的對他說道。

    此刻的顧文翰更加的有所感悟了,隨後他心裡的那個結也跟著釋然了,坐直了自己的身板,也同樣很直白的說道,“秦團長,我顧文翰現在很佩服你的智慧,我顧文翰今後能有你這樣的搭檔,我感覺我這個參謀長會當得很輕鬆!”

    “難怪秦團長你,能將曾經十來個人的縣大隊,能把隊伍給壯大成了現在這個模樣,如今這支隊伍現在已經成了劉司令員十分看重的主力部隊,這一切都是秦團你領導的好!”

    “而且,今天的這一仗,弟兄們的表現我全都看在了眼裡,他們作戰很驍勇!只見的配合也相當的默契,一支隊伍只見的默契程度能達到現在這個樣子,這樣的部隊,肯定會一直打勝仗!”顧文翰的眼神中已經是滿滿的敬重之色,開始在秦鋒的面前說道。

    “顧參謀,你這樣恭維我的話,我會很驕傲的!而且我這個人一驕傲就會犯錯誤!”秦鋒此刻咧嘴一笑,笑著聲音與顧文翰交流道。

    “哪會,我方才的這些話可不僅僅是恭維,而是我有感而發,而且以我這樣的性格,以往可說出這恭維人的話!而是這次事情過後,我真的是敬重你!”顧文翰此刻是一本正經的樣子,對著秦鋒說道,剛才的那一些話絕非恭維。

    “哈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秦鋒現在也不謙虛了哈!既然你這般的敬重我,那你就留下來跟著我們一起好好的幹,就別想著怎麼往你自己的身上攬責任的事情了!咱們一起放手大幹一場,那武田澤男遲早會有經受不住咱們的那一天。”

    “好,從即刻起,我顧文翰尊重秦團長的每一個意見,每一個選擇!絕對不會像今天這般的冒進,配合好打場每一場行動!”這深沉了很久的顧文翰,在秦鋒的面前此刻終於笑出了聲音來,兩人之間出現了問題,很快就解除了隔閡。

    “對,這麼說不就對了嘛!哈哈,在你顧參謀剛來的時候,我秦鋒就覺得你這個小子倔強的性格很像,是說打咱們就打,就喜歡從小鬼子的手上搶東西,這一點是真的對我秦鋒的脾氣!”

    “不過你的身上唯一的一點與我不同的就是,我沒你這個人那麼耿直!留下來好好的幹吧!等吳政委回來了之後,我再給你好好的引薦!”秦鋒笑著抬手重重的一拍顧文翰的肩膀,今天兩人交流的話題也就此的結束了。

    這過去了一整晚,出了有些日子的吳海龍,在第二天的一早終於從外面回來了,他們一次出去了十幾個人,而他這一次回來卻突然帶回來了幾百號人。

    “團長,團長,吳政委他們回來了!”秦鋒的警衛員野子,在村子外面見到了吳海龍的影子,立刻就回來在秦鋒的面前報告道。

    秦鋒一聽到吳海龍終於回來了,立刻就來精神,隨後起身對著顧文翰說道,“你看,咱們的吳政委回來了,走吧,我給你好好的引薦一下,咱們這最能吃苦耐勞的吳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