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颁奖典礼全部结束后, 宴会厅里庄严肃穆的氛围略淡, 轻松愉快的晚宴正式开始。

    李惟刚拿了奖, 这会儿来找他攀谈的人络绎不绝,张蔓看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自顾自吃起晚餐。

    颁奖典礼和晚宴都在斯德哥尔摩的市政厅里举办, 餐桌就是用得市政厅里原本的长排连座,铺着雪白的桌布, 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餐具, 精致的镀金餐具上, 全都刻了诺贝尔的字样。每年晚宴的菜品都不一样,这年是隆重又精致的法餐, 算是合胃口。

    张蔓吃了一个白葡萄酒青口,拿起酒杯,笑着和旁边白发苍苍的法国老太太碰了碰杯子。

    老太太英文讲得不算太好,带着很浓重的法国口音, 吐字有点浊:“桌上有湿巾。”

    说完,还善意地笑着,指了指她的脸。

    张蔓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摸了摸脸,这才反应过来, 刚刚李惟在台上演讲的时候, 她哭得天昏地暗,这会儿估计还是满脸的泪水, 混着脸上的妆,肯定很吓人。

    她笑着道谢, 拿起湿巾擦了擦脸。

    虽说在热情奔放的西方国家待了那么多年,但她骨子里还是个拘谨含蓄的华人,遇到这种情况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羞赧。

    老太太似乎是看出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和她开玩笑:“不用觉得害羞,我丈夫拿奖的那年,我也没比你好到哪儿去。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他加入了诺奖基金会,我每年这个时候有空也会过来。”

    张蔓笑着回了她几句,也知道,老太太这是在安慰她。

    刚刚那一刻实在是有点尴尬,他在台上发着光,她就在底下捂着嘴大哭,大概全世界在看颁奖典礼直播的观众都能看到她的狼狈模样。

    其实今天获诺奖的人不少,和她一样在台下看颁奖典礼的家属也有很多,在这种肃穆氛围下,难免心怀感慨,大多数都落了泪。

    但这种场合,就算是落泪也是矜持合情理的,像她这么狼狈窘迫的确实没几个。

    喝了点酒,困意一下就上头了,其实张蔓酒量不算差,但昨晚上熬到半夜才睡,这会儿确实困得不行了。

    她勉强又吃了点东西,又去洗手间洗了脸让自己保持清醒,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李惟已经入座了。

    张蔓站在入口,往那边看,看他和邻座的一位科学家攀谈。

    男人穿着妥帖笔挺的黑色西服,线条流畅的侧脸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精致又硬朗,五官比例甚至比他旁边那个深目高鼻的丹麦科学家还要好看很多。他的长相和十几年前真的没有太多变化,无非是个子高了些,脸上更有棱角了些。

    某一个瞬间,让她觉得他似乎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在路口转身看她,牵着她手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