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偶遇、

  剛到下班時間,周英子挎著一個籃子過來。

  周明看見她後一臉的不可思議。

  好好地怎麼會突然來縣城。

  “你怎麼來了?”

  “以為我願意來,還不是你娘要我把雞蛋帶到縣城來賣,說是縣城賣的價比鎮上賣的貴。”

  “賣了嗎,我和你出去賣吧。”

  周明連忙拉著她往外面走,省的等會她反應過來胡鬧。

  “賣了,來買尺布,給倆孩子做衣服,實在沒衣服穿了。”

  周英子說完就往裡走。

  她本來是要進去找李明清的,沒想到在這裡會看到孫佳雪。

  雖然孫佳雪正低頭收拾桌子但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孫佳雪!你怎麼在這兒?”

  “我在這裡上班。”

  “什麼!你怎麼會在這裡上班?李明清呢?你一個村裡來的村姑竟然來這裡上班!”

  周英子尖叫道。

  滿臉的不可思議。

  她日子過得固然慘,但見孫佳雪過得好更加的生氣。

  周明把她往外面拉。

  怕她發起瘋來把供銷社給砸了。

  之前兩個人在家打架差點把房子拆了。

  “鬆手!我們是老熟人,過去說說話。”

  周英子使勁掙扎。

  孫佳雪從櫃檯裡面出來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周英子跟在她的後面,一副非要和她說話的架勢。

  李明清和妞妞正巧過來。

  “媳婦兒,走吧,去吃飯。”

  “英子來了,非得和我說話。”

  “英子?哪個——”

  他話還沒問完就見周英子小跑著過來。

  一下子明白說的是誰。

  怎麼就這麼不趕巧,自家媳婦正式上班第一天就碰到她。

  “明清啊,佳雪說她在供銷社上班,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

  “你多吃虧啊,要是不想上班可以把這個工作崗位賣出去,佳雪從農村出來,可幹不好這個工作。”

  “別對別人的事指手畫腳,管好你自己。”

  李明清這句話已經說累了。

  怎麼天天有人來對他們的決定和生活指手畫腳。

  自個的日子過得一團亂麻還非要管別人的事。

  腦子有坑。

  “以後有你後悔的,以我的親身經歷說事,等你以後想把工作要回來就晚了。你問問周明,他可不願意把工作還回來。”

  “不用你管。”

  李明清說完就帶著孫佳雪和妞妞進飯店。

  徒留下生氣的周英子。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竟然不和我說!周明你是怎麼想的?我要不是為了給你生孩子這工作可輪不到你,現在孩子長大了是不是應該還給我,你要是個男人就的和李明清一樣。”

  周明火氣上來了。

  “你別給臉不要臉,你一個女人就是應該在家照看孩子,別天天整些有的沒的。”

  “那不是你孩子嗎?從孩子生下來你抱過幾次?天天就長了一張嘴。”

  周英子歇斯底里的罵道。

  幸虧外面沒幾個人,要不然丟人可丟大發了。

  不過得儘早走,等會各個廠子可就下班了。

  人多起來真的會把他們當猴看。

  “行了,別吵吵了,有什麼話回家再說。”

  “帶我去隔壁飯店吃一頓,要不然我可不走,只會撒潑打滾,就看你要不要這個臉面。”

  周英子說完這話架勢已經擺好了。

  不像開玩笑的。

  她真能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潑。

  周明真是怕了她了。

  “行,去飯店吃。”

  國營大飯店。

  李明清和孫佳雪正在點菜。

  三菜一湯。

  再加一籠的小籠包。

  “先點這些,等不夠吃了再點。”

  “肯定夠吃的,晚飯吃多了可不好。特別是小宏和小哲,悠著點,省的撐得難受。”

  小宏不以為然道:“媽媽,沒關係的,爸爸會給我們針灸很快就好了。”

  李明清被他這話逗笑了。

  他的針灸之術沒想到還有這用處。

  確實兄弟倆吃起飯來有時候沒數,吃著吃著就撐了。

  天天耳提面命的讓他們吃七八分飽。

  偏偏倆孩子在遇見愛吃的菜後根本剎不住。

  妞妞笑著道:“現在才六點鐘,等會走回家就消消化了。”

  “姐姐說的對,說不定回家還餓了呢。”

  一家五口坐在靠牆的位置。

  每次來吃飯只要這個座位有空閒他們就會坐在這裡。

  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見外面。

  旁邊還有窗戶,通風正好,比較舒服。

  李明清一抬頭就見周明和周英子進來。

  周明也看見他了。

  不好意思的和他點頭示意了一下。

  “兩位看看菜單,點什麼菜?”

  服務員說完周英子立馬接話道:“他們點了什麼?我要一樣的。”

  “三菜一湯外加一屜小籠包。”

  周明立馬道:“我們只要兩個大包子就行。”

  服務員看著他們兩個人。

  意思是讓他們先商量好再說。

  “兩個大包子不夠吃,我今年還是第一次下館子,必須得吃頓好的。”

  反正剛賣了雞蛋,手裡有錢。

  大不了回去被周老婆子罵一頓。

  先吃了再說。

  周明小聲道:“我可沒錢。”

  “我有雞蛋錢。”

  “你咋這樣式的,多貴啊,一個大包子還不夠你吃嗎,趕緊過來坐著。同志,就只要兩個大包子。”

  他說完拉著周英子去旁邊坐下。

  “咱們去坐在李明清旁邊,又不是不認識,熱熱鬧鬧的一塊吃飯多好。”

  她說完自顧自的在李明清隔壁桌坐下。

  “哎呦喂,還真是巧啊,在這裡碰見你們一大家子。”

  “廢話,你剛剛看著我們進來的。”

  李明清拆臺道。

  坐在隔壁簡直影響他食慾。

  沒見過這樣的人,跟狗皮膏藥似的。

  她繼續道:“佳雪倒是沒什麼變化,越來越年輕,一看就是在傢什麼也幹,這媳婦當得真是不稱職。”

  “你倒是變化很大,跟四五十歲的大嬸似的。”

  周英子被李明清這話氣的差點吐血。

  大嬸!

  竟然說她像四五十歲的人。

  真是豈有此理。

  “李明清,我和佳雪一樣大。”

  “是嘛,真看不出來,我媳婦看著像十八。”

  “真不知道佳雪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怎麼會看上她這麼懶得人。”

  孫佳雪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看出來她不幹活的。

  懶這個字真的和她不沾邊。

  “媽媽可不懶,照顧我和弟弟們沒少費心費力,嬸嬸不知道就不要亂說話。”

  妞妞義正言辭道。

  小宏和小哲附和道:“對啊,媽媽照顧我們可辛苦了。”

  周英子後槽牙要咬碎了。

  這幾個熊孩子怎麼回事,孫佳雪就不像辛苦的樣。

  她才是真的辛苦。

  辛苦的看起來老了好幾歲。

  “她天天在家有什麼辛苦的,我看享福還差不多。”

  “你還天天在家呢,享福就享成這樣?”

  “我在家可沒閒著,看孩子刷鍋洗碗做飯,起的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整個家裡就沒有比我更累的人。”

  周英子抱怨道。

  周明在家就時不時的聽她說這話,非常的不耐煩。

  “得了吧你,村裡人還得上工,你幹這些活就偷著樂吧,趕緊吃飯,吃了飯回鎮上。”

  服務員端著菜盤來給李明清上菜。

  三菜一湯端上桌。

  “你還真捨得,沒幾個人吃飯捨得點這多,吃不了就浪費了。看著這些菜挺好吃的,我嚐嚐。”

  “想的怪美,想吃自己買。”

  周英子拿著筷子伸過來的手頓了一下。

  “就只是嚐嚐而已,這麼小氣幹什麼。”

  “你不小氣自己買。”

  李明清拒絕道。

  周明只覺得沒臉,恨不能給她兩巴掌。

  丟人現眼。

  服務員可不僅一次往他這邊看。

  他可是要時不時的來這裡吃飯,真是丟死個人了。

  “老實的坐著,包子馬上出鍋,帶回家裡吃,給兩個孩子嚐嚐。”

  抓緊找了個藉口走。

  “急什麼,娘在家看著呢。”

  她好不容易來一趟縣城可不會這麼輕易的回去。

  更何況還有李明清兩口子在。

  不管怎麼著都得待到他們離開再說。

  只不過在服務員把兩個肉包給端上來之後,周明從兜裡拿出來一個塑料帶,把包子裝進去。

  站起來拉著周英子就往外走。

  老臉丟盡了。

  包子上桌再不走就不像回事了。

  李明清一家人有菜有湯吃的高興,他們就不在這裡給這個添堵了。

  周英子剛要開口就被捂住嘴往外拖。

  他後悔沒有早一點把她的這樣破嘴捂上。

  到了外面,走了十米遠他才鬆開。

  “你有毛病啊,把我拽出來幹什麼。”

  “趁我現在還能好好和你說話趕緊見好就收,別在外面給我丟人現眼,趕緊回鎮上。”

  周英子見他怒目圓睜的握著拳頭便沒再說話。

  隔三差五的被打一頓不是開玩笑鬧著玩的。

  兩人心不甘情不願的往回走。

  李明清和孫佳雪從窗戶看兩人離開這才安心吃飯。

  “她怎麼來了?”

  “說是來賣雞蛋,真的是巧了,要是晚來兩分鐘也碰不上,有了今天這一出我看明天還得來。”

  “媳婦兒,她要是明天再找事你別搭理她。”

  “說不定不來,到時候再說。”

  “周英子是屬於那種不敲打就不長心的人。”

  李明清對孫佳雪實在是不放心。

  怕他被周英子欺負。

  滿臉的擔憂。

  孫佳雪笑著道:“明清哥,不會有事的,我對周英子還是很熟悉的,之前見過好多次。”

  “她沒臉沒皮,說話難聽。媳婦兒,你這麼好說話我實在不放心。幸虧錢經理時不時的會過來,有什麼事你就直接去公社找閆興國。”

  “好,放心吧。”

  和李明清過了那麼多年,潛移默化中氣場變強了不少。

  應付周英子不在話下。

  “我明天得找周明說道說道。”

  這事得在他去滬市之前解決掉,要不然實在不放心。

  次日。

  李明清和孫佳雪一起到供銷社。

  周明見狀調侃道:“難不成以後你每天都要來接送?”

  “今天是特地來找你的。”

  “找我?難道說你想帶我一起去滬市?”

  “呵呵,你倒是敢想,一天天的淨想美事。專門來一趟是提醒你管好周英子,有什麼事在家裡解決掉,別鬧到供銷社,省的被人看見。”

  周明皮笑肉不笑的道:“不用你提醒。”

  周英子瘋起來比過年的豬還難殺。

  說句實在話,他還真沒把握。

  今早晨他來上班的時候就吵吵著要來縣城。

  被他按在地上打了一頓才消停。

  李明清說完就走了。

  他去隔壁郵局給彭天華打個電話。

  商量一下買哪個時間段的火車票。

  撥通電話後響了得有半分鐘才接起來。

  “你好,我是李明清,找一下彭天華同志。”

  “明清啊,我就是,原本打算下午去找你把相關事宜說一下,沒想到你給我打電話了。”

  “我們去滬市買幾點的火車?”

  “這個不用管,已經買好了,下午我送過去,至於別的全部都安排好了,只需要保證人平安到就行。”

  “行,那我就不操心了,下午你去供銷社直接給我媳婦就好。”

  掛了電話,李明清就去路口接李老婆子。

  他剛到路口沒五分鐘就見驢車過來。

  李老婆子拿了一個籃子,裡面裝滿了不少蔬菜。

  “你咋來了?我認識路自個就去了。”

  “在家閒著沒事就過來一趟。”

  “虧得我來的早要不然你得在這裡等大半天。”

  她笑著把沉甸甸的籃子拿下來。

  駕駛驢車的老大爺羨慕道:“大妹子,好福氣啊,你這兒子可真孝順,每次坐車都帶不少東西回去。”

  “我確實福氣好。”

  李老婆子樂呵呵的道。

  李明清伸手拎過籃子。

  “娘,下次來別帶東西了,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一點也不缺。”

  “知道你不缺,就是帶過來給你們嚐嚐鮮。”

  “從村裡拎到這裡大沉沉的。”

  “放在車上又不是拎著,不沉。”

  兩天之後。

  李明清和彭天華在火車站集合。

  “沒想到啊,從滬市回來沒幾個月又得去一趟。”

  “以後怕是得天天去滬市。”

  “之前知道你是在國外學的製藥,沒想到你和建樹兩個人認識,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

  “可不是嘛,建樹給我打電話說這事我還以為是開玩笑的,哪成想是真的。明清,這次的製藥工程大會可就看你的了。”

  “我只是去打醬油的。”